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47章 丰收祭妙言换太子(3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他们是乔装成商队过来的,因此无论船身还是装扮看上去都平平无奇。

    大船靠岸,站在船舷上的夜凛回头道:“公子,这里就是魏国南境最大的码头响水湾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身着纯黑暗纹锦袍,正正襟危坐在甲板的大椅上。

    他扫了眼熙熙攘攘的响水湾,饮尽最后一口茶,起身道:“魏元基已经收到咱们抵达南境的消息,先去临安王府稳住他,绝不能叫他出兵北上。”

    夜凛知晓他所有的顾虑都是为了郡主,于是点点头,立即招呼人手下船。

    君天澜骑着疾风,缓缓穿行过嘈杂繁华的长街。

    纯黑暗纹锦袍衬得他肌肤白皙细腻,巴掌宽的玉腰带把他的身形勾勒的更加挺拔,英俊的面庞尽管永远是那副冷峻神情,却仍旧吸引了大街上不少小媳妇和黄花闺女惊艳的目光。

    大魏民风开放,甚至有姑娘家按耐不住欢喜,偷偷抛手帕和花朵到他怀里。

    夜寒看着觉得好笑,低声道:“你说若是郡主看见这一幕,会不会吃醋?”

    夜凛摇首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一名才被选进夜字辈暗卫的少年,并不了解君天澜和沈妙言的过往,好奇地低声问道:“夜大哥、夜二哥,你们说的郡主是谁啊?咱们主子那么好,那郡主为何不欢喜他?我瞅着好多皇帝都是三宫六院,咱们主子又为什么只愿意等着那个不知道去了哪里的郡主?”

    他问的问题太多,夜凛和夜寒不知该从何说起,正想着要不要干脆训他多嘴,却听得前方传来君天澜低哑磁性的声音:

    “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。”

    几名暗卫呆呆望着他孤傲挺拔的背影,夜寒忍不住骂了句脏话:“草!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咱们主子贼有男人味儿?!”

    其他暗卫点头点头:“同意!”

    此时大梁城郊外。

    尽管小乔氏周围有暗卫护着,可四周又莫名其妙涌出来许多百姓,直接把她和小雨点冲散了!

    小乔氏回过神才发现儿子没了,顿时急得不行,正要叫侍卫找,忽然看见不远处站着个小娃娃,戴着狗熊面具,可不正是小雨点!

    她急忙挤开人群奔过去,把“小雨点”抱起来,匆匆往人群外走。

    此时被冲散的暗卫又挤了回来,护着她和“小雨点”挤到人群外。

    小乔氏进了临时扎好的帐篷,心疼得摸了摸“小雨点”的脑袋,“小雨点没吓到吧?”

    说着,见怀中孩子毫无反应,不由心惊,急忙取下那狗熊面具,却见面具下的小孩儿形容痴傻,哪里是她的小雨点!

    她尖叫一声,猛地站起来,不顾一切地往帐外奔去:“小雨点!”

    守在外面的侍卫长急忙道:“皇后娘娘!”

    “有人狸猫换太子!”小乔氏望着挤满人的田野,急得眼眶通红,“你赶紧传令下去,封锁一切路径,别让贼人跑了!”

    那侍卫长同样惊出一身冷汗,急忙拱手:“是!”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潮水般的禁军被调了过来,不由分说地封锁所有出路,又派出无数人马,在成千上万百姓中找起人来。

    然而赶来观看丰收祭的人实在太多,你一言我一语便已是喧嚣朝天,哪里听得到那些侍卫的呼喝。

    靠近祭天圆台的沈妙言察觉到不对劲儿,拉着魏长歌费了大功夫挤出去,就看见小乔氏扯着嗓子在各条路径上来回奔走,一边哭一边大喊着小雨点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急忙抓住小乔氏,“皇嫂,到底怎么了?小雨点丢了?”

    小乔氏哭着点头,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沈妙言想了想,命旁边的侍卫道:“你去宫中,把常常和太子殿下玩在一处的那匹雪狼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那侍卫立即拱手去办。

    沈妙言安慰大哭不止的小乔氏道:“雪团子嗅觉灵敏,又常常与小雨点在一块儿玩,熟悉他的味道。只要雪团子过来了,一定能嗅到小雨点的去向。”

    小乔氏紧紧抓着她的手,犹如找到了主心骨,连忙哭着点头。

    然而没等那侍卫把雪团子从宫里带出来,就有另一名侍卫神色匆忙地奔过来:“皇后娘娘!帐篷里多了一封信!”

    说着,呈上一封信笺。

    小乔氏急忙打开,三两下看完,顿时面如土色,“南境,造反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拿过信笺,只见绯色信笺上,用龙飞凤舞的金字写着几句话:“南境从此自立为国,与大梁再无瓜葛,不受约束。另外小太子在本郡主这里,若想救他回去,让魏天诀去理镇找本郡主,一命,换一命。”

    她望向魏长歌,魏长歌冷声道:“我这就去回禀皇兄,立即备战。至于小雨点……”

    他望向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他一个笑容,“我去。”

    魏长歌握住她的手,“魏灵玄此人性格暴躁,未免她对小雨点做出什么事,你且先去稳住她。我带人暗中跟随,摸到她的据点后,再一举拿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颔首,如今,也只能如此。

    好好的丰收祭终是不欢而散,沈妙言回府收拾好东西,本打算去前院找魏长歌汇合,还未出门,却看见窗台上坐着个红衣少年。

    连澈把玩着一枝牡丹,悠闲地晃悠着双腿,“姐姐不能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魏灵玄为人残暴,她本就嫉恨姐姐得了魏长歌的喜欢,若姐姐再带着魏长歌去,你猜,那可怜的小太子还会有命在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微动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连澈从窗户跃下,“地狱黄泉,刀山火海,我陪姐姐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原地,静静望着他,“你既知道是地狱黄泉、刀山火海,又为何愿意陪我去?你知道的,我无法回报你任何感情。”

    连澈垂眸轻笑,捻着那朵娇艳的牡丹,语带淡漠:“陪姐姐是顺便,更重要的,是去报仇。姐姐莫要忘了,魏元基欠我鬼市一万条人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唇瓣缓缓扬起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而魏长歌在前院左等右等,都没能等到沈妙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