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48章 沧州城郡主会周帝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眼见着已是夜幕降临,他急了,起身去重华苑找人,谁知进去之后才发现沈妙言、素问和韩叙之都不在,只桌子上留着一封告别信。

    他匆匆看完信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:“小丫头胆子忒大了!来人,备马!”

    然而沈妙言与连澈等人已经走了一个多时辰,他到底没能追上他们,只得重又折返回来,点兵点将,思量着连夜追去理镇。

    理镇位于大梁城南边,沈妙言与连澈等人骑马赶到时,只见镇子里火光点点,夜市里仍有人烟。

    “魏灵玄会藏在哪里?”沈妙言蹙眉。

    连澈看上去一派轻松闲适,“我大哥说,魏灵玄此人没什么好处,唯有守诺这一条。她既然说了在理镇等姐姐,必然就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果然有暗卫打扮的男人骑马而来,远远问道:“来人可是凤仪郡主魏天诀?”

    沈妙言淡淡道:“正是,你家主子在哪儿?”

    那暗卫抬手笑道:“郡主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他带着沈妙言等人进了理镇一处不显眼的宅院,屋子里灯火通明,小雨点果然就在里面,看见沈妙言时,立即朝她奔了来:“姑姑!”

    沈妙言蹲下来抱住他,检查了下他浑身上下,见并无伤口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歪坐在太师椅上喝茶的魏灵玄掀起眼皮望了她一眼,冷冷道:“被我魏灵玄折磨死的人没有八百也有五百,但我这人有个原则,绝不伤害孩子。你这样的表情,好像我吃了你侄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站起身,“永眠在永乐寺后山那一万具骨骸,不都是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父亲干的,与我无关。”魏灵玄起身,“马车等物已经备好,你随我去南境。至于小太子,我自会让人照看他回大梁城。你放心,我这人说话算话,最是守信不过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颔首,“我信你。”

    此时正是凌晨,深蓝色夜幕上嵌着几点星子,越发衬得夜空浩渺深邃。

    几辆马车行驶在通往南境的小路上,沈妙言望向车帘外,琥珀色瞳眸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此去南境,也不知会遭遇什么?

    按照魏灵玄憎恶她的程度,在抓到她的时候,就该狠狠折磨她才对,可她并没有。

    那么只有一个可能,自己身上,有她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尚还平坦的腹部,难道,是君天澜的孩子?

    他们想利用这个孩子,威胁君天澜?

    彻夜未眠导致她有些困了,忍不住胡思乱想着,若君天澜知道他的孩子落入魏元基手中,会不会来南境救她?

    可他们的关系那么恶劣,他大约是不会来的。

    她想着,模糊地望着山道上结了冰霜的枯草,渐渐疲惫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行人赶了半个月的路,终于抵达南境。

    沈妙言好奇地朝车外张望,但见南境富庶,许是多雨的缘故,植物和建筑等都非常接近中原。

    “响水湾是南境屯兵的地方,过了响水湾,就是沧州,也就是魏元基的老巢。”

    连澈策马行在她窗外,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沈妙言颔首,随口问道:“听闻穆铭所代表的穆家,垄断着南境的盐铁和矿石,不知道他们家的根基又是在哪座城池?那些矿脉,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哟,凤仪郡主这是惦记上我家的矿脉了?”穆铭不知何时出现在附近,拽着缰绳,吊梢眼满是风流,“不如你陪我一晚,我就送你一座矿山,如何?便是沧州城最有名的花魁娘子可都叫不上这个价呢,我对郡主够大方吧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连澈腰间长剑出鞘,直接架到了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穆铭哈哈大笑,小心翼翼把那利剑挪开:“我不过是开个玩笑,沈公子何必如此动怒?”

    说着,骑马到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连澈收了剑,淡淡道:“穆家根基同样在沧州城。穆家的金矿、银矿,俱都分布在沧州城附近,数量极多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穆铭吊儿郎当的背影,好奇道:“多到什么程度?”

    连澈偏头看她,桃花眼深邃幽暗:“多到足够打造千艘战船,渡魏兵通过狭海前往中原。”

    “真好……”沈妙言唇角轻勾,缓缓放下车帘。

    午后,载着沈妙言的车队,缓缓驶入沧州城。

    沧州城城楼高达百丈,透着古朴的威严,俯瞰众生般高高耸立。

    此时城楼之上,君天澜正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他的身边,一位面容苍老,双眼却炯炯有神的男人拄着一根拐杖,正陪他一道俯视远处的景色:“大周皇帝,本王这南境,美不美?”

    君天澜淡淡“嗯”了声。

    魏元基在风中剧烈咳嗽了几声,立即有两名貌美如花的少女捧着锦盒与温水上前,服侍他服下锦盒中的丹药,

    魏元基缓了缓,又道:“比这南境风光更美的,是整个大魏!本王有吞并大魏之志,不知大周皇帝可愿意与本王同行?若事成,本王愿割下五分之一的江山赠与皇帝!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目光忽然落在城楼下方,微风撩起一角车帘,车中美人影影绰绰,像极了他挂念的那个她……

    是她吗?

    “大周皇帝,你究竟有没有听见本王的话?!”魏元基怒了,用拐杖重重敲打着地面。

    君天澜回过神,淡淡道:“此事还需从长计议。此处风大,王爷不如与朕暂时回府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再望向楼下,那车队已然进了城,在视野中寻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魏元基一手拄着拐杖,一手扶着侍女,沿着城楼台阶往下走,还不忘絮絮叨叨,“不瞒大周皇帝,本王那不成器的女儿也该从大梁回来了。听闻皇帝还未立后,不如考虑一下本王的玄儿?虽不成器,可配皇帝还是够格儿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与他保持着三尺距离,负着手走下台阶,“朕心中已有良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们这些毛头小伙就只知道什么良人不良人,情不情.爱不爱,等你到了本王这个岁数,就知道什么良人都不重要!这女人呐,还是年轻貌美最是重要,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他说着,苍老干枯的大掌探进婢女衣裳里,直引得那婢女娇chuan微微,连声轻呼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