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1章 魏元基之死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不过,这丹药滋味儿甚好,令人莫名快乐。

    她倒是挺想再尝一尝的。

    因此,她并未推诿,先试吃过一半丹药,才让魏元基吃下另一半。

    魏元基满意与她的乖巧听话,随口道:“美人儿若有什么想要的东西,大可说出来,本王一定满足你!”

    沈妙言此时只觉身体轻飘飘的,像是踩在云端,所有的烦恼与痛苦都消失无踪,好似成了仙人那般。

    她好半天才回过神,定了定心神,笑道:“我被困在这狭小的房间里,甚是难过。若王爷果真怜惜我,还请恩准我在挽知阁内自由活动。”

    说完,见魏元基眼底流露出不悦,她立即红了眼圈,扮出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,“王爷莫非是怕我跑了不成?您是王爷,整个临安王府都是你的,我一个弱女子,能跑到哪里去?再说了,王爷英雄不老,乃是盖世枭雄,人家那么喜欢王爷,怎么舍得逃跑?”

    这话若搁在从前魏元基尚还年轻时,或许会察觉到是恭维的谎话,可他到底老了,被娇滴滴的大美人如此谄媚恭维,再加上那丹药的作用,因此只觉浑身舒畅,毫不犹豫就同意了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送魏元基离开后,沈妙言长长松了口气,瞟了眼指甲上的丹蔻,暗道不若先在这挽知阁转一圈,看看里面可藏着什么秘密,其他的再做打算也不迟。

    她立即行动起来,盛装打扮后,做出赏花赏景的姿态,在挽知阁内到处停停走走,并未引起任何侍婢的怀疑。

    挽知阁是座四层小楼,她转到一楼,来往侍女面带笑容,俱都对她彬彬有礼地请安问好,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她转了一圈后又回到四楼,正觉着无趣打算回自己屋子,却见长廊尽头的雕花木门,被一把青铜大锁从外间牢牢锁住。

    莫非里面也藏着什么美人?

    她好奇地走过去,见四周无人,于是干脆利落地拧开那把青铜大锁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房中光线昏惑。

    她踏进去,双眸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后,再定睛看时,差点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满屋子都摆着博古架,博古架上收藏的不是什么古董字画,而是透明的琉璃罐子,罐子的液体里盛泡的,是各种各样的“人”!

    有的是一双美玉无瑕般的美人手,有的是一只涂着丹蔻的玉足,有的是一截极美的琵琶骨,有的是一颗睁着美眸的头颅!

    沈妙言双膝发软跪坐在地,琥珀色瞳眸倒映出这人间炼狱一般的场景,抬手死死捂住嘴,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。

    这就是……

    魏元基的“珍藏”吗?!

    正在这时,外面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两名侍女捧着罐子,走到门口时,一人奇道:“咦,这门怎么没关?”

    另一人笑道:“定是你上次送东西进来时,忘了锁门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踏进来,面无表情地把手中捧着的琉璃罐子摆在博古架的空位上,“这玉美人从受宠半个月,就成了这副模样。”

    那琉璃罐子中,赫然泡着两颗黑白分明的眼珠。

    “哎,挽知阁中的美人,有谁受宠能超过半个月的?”另一名侍女不以为意,“你就看那位新进来的凤仪郡主好了,我敢打赌,不出半个月,她也要被泡在这里了!”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那位凤仪郡主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美的,或许能被留一具全尸呢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又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攀在天花板上的沈妙言,缓缓降落在地,一抬眸,正对上那两颗看起来很是悲伤的眼球。

    尽管她曾见过不少杀戮,可眼前的情景比杀戮还要残酷。

    她往后退了几步,双手合十对满屋子的“藏品”道了声“我会为你们报仇的”,便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奢华的长廊中一个人影都没有,她独立良久,双腿仍有些发软,强撑着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等来到一楼,她坐在临着阳光的游廊中,把手伸到外面,接触着那暖融融的光,只觉自己这才重新活过来。

    已是九月深秋,可眼前的庭院里仍旧繁花葳蕤,各种品种颜色的菊花争相斗艳,在庭院中布置出别开生面的图案,可见花匠下了很大的功夫。

    她又看了会儿,突然觉得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她起身,立即往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及至跑到四楼,站在扶栏边再望向那座庭院,只见不同颜色的菊花果然是排列出了图案,可那图案却十分古怪。

    不过,她对这图案……

    却有点儿眼熟。

    她曾经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她努力回想了很久,突然一拍脑袋,她在大魏藏书室里的古书上,见到过!

    琥珀色双眸充斥了异样的光彩,她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图案,“这并非是普通花圃,这些菊花摆出来的,是一个阵法!若能打开阵法找到生门,顺着那生门进去,就能看见阵法隐藏下的密室!不过,能让魏元基如此大费周章隐藏的密室,里面又藏着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要不要找机会进去看看呢?

    她歪了歪脑袋。

    身后不远处,一双眼睛把她所有的动作,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暮色四合。

    沈妙言再一次服侍魏元基食用过丹药,魏元基动作之间都是不老实,她使尽手段总算把他哄走后,独自在床榻上辗转难眠到夜半,终是按捺不住,悄悄起床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那阵法她曾研究过,记得如何破阵。

    她擅自转到一楼,仰头望向夜空中的明月,几片乌云飘过来挡住了夜色,阵风起,将游廊下的灯盏吹得摇曳生姿,把地面的花影拉得纤长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一片寂静,唯有风声和几片落叶从地面翻卷过去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走到花圃中央,按照脑海中对这个阵法的印象,开始解阵。

    另一边,听松院。

    君天澜盘膝坐在矮几旁,抚摸着那颗碗口大的玉珠,暗红色凤眸中不辨喜怒。

    窗外传来秋虫空旷的鸣声,越发衬得秋夜寂寥。

    到夜半时,一只雄伟的苍鹰落在窗台,左顾右盼,从喉咙里发出“咕咕”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