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5章 妖道无寂(2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换血?

    沈妙言默默注视她的背影,只觉这女人似乎又疯了一点。

    小童领着两人穿过长生殿,沿着雕花游廊走了许久,终于在一座用漆黑巨石堆砌出的屋子前驻足,“郡主,师父在里面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魏灵玄向他微一颔首,推开乌黑的门,拉着沈妙言大步踏了进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眯了眯眼睛,这屋子里点着上百盏灯,光线极为明亮。

    居中并排放着两座石床,周边摆放着各种乱七八糟她叫不出名字的道具,也不知是用来干嘛的。

    “道长,可以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魏灵玄声音中透出狂热。

    沈妙言这才注意到,石屋子的角落,还站着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明明灯火璀璨,可他身着黑色道袍负手立在那里,却格外低调而不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,面容俊俏却阴柔,唇角微微翘起,一双阴鸷的眼黏在沈妙言身上,明明是含笑的目光,却令人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转身,一股异香在石屋子里弥散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皱眉,下意识地抬袖遮住口鼻,旁边的魏灵玄身形摇摇欲坠,竟直接晕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终于见到你了,我的天女。”无寂缓步靠近她,细长双目中的狂热更甚于魏灵玄,“放心,这迷药对你并没有影响力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连后退几步,直到后背撞上石壁。

    她试探着挪开宽袖,果然这迷药对她并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她定了定心神,盯着无寂,沉静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……”无寂伸手掐住她的下颌,俯视着她那张绝艳小脸,眼中流露出满意,“自然是创造你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创造……我?”沈妙言无法理解他的措辞。

    无寂微笑,仍然一眨不眨地注视她那双琥珀色双眼,“你的娘亲原是大魏郡主,为何会出现在楚国?”

    沈妙言发怔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那年元宵的烟花很美,当然你娘亲也很美。”无寂笑容越发灿烂,与他周身阴柔的气息格格不入,这种反差令人格外不舒服,“我把她掳走带到楚国,喂她丸药令她失去所有记忆,告诉她她叫卫筝,把她送到你父亲身边,制造他们的相逢相爱,所以这世上才有了你啊。不是我创造出你,又是谁创造出的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沈妙言注视着他漆黑不见底的细长双目,琥珀色瞳眸渐渐失去神采。

    无寂牵着她的手,引导着她在石床上落座,嘶哑难听的声音里盛着盈盈笑意,“昔日的君天澜,小小年纪一无所有流落街头,却为何能成为楚国国师?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啊。他入山拜师,正是拜我为师。他的功夫,他的心魔,他的一切,作为师父的我,都了如指掌。是我,把他送上楚国国师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无寂轻轻抚摸沈妙言的手背,姿态闲适自得,“沈国公府覆灭,却独独留下你。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君天澜欠沈国公的那个人情,正是我从中制造的啊。让我的好徒儿遇到袭击,再让沈国公从旁路过救下他,这不就是绝佳的人情债吗?你爹娘活着只会妨碍我,我只要留下你这颗火种,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无寂潮湿黏腻的手掌抚上沈妙言的面颊,动作之轻柔,宛如在抚摸他的情人,“二十多年前周国的那场大乱,也是我制造的,毕竟他被送出周国,更有利于我掌控安排他。他是天定的帝王之命,而你身怀凤歌,我只要掌控住你们,就等同掌控了这天下,多么美妙啊……我的宝贝儿,你说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明明是嘶哑难听的声音,语调却极为温柔绵腻。

    像是光鲜亮丽的响尾毒蛇摇摆着尾巴,发出声响吸引猎物前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双眸迷离,缓缓软倒在他怀中,“你将,掌控天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乖。”无寂把玩着她,看待她的目光犹如看待一个美丽的人偶,语气透出居高临下的施舍,“我的宝贝儿这么美,在夺取你的气运之后,我也舍不得把你弄死呢。不如就乖乖做我的傀儡娃娃,你可喜欢?”

    “傀儡娃娃……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在他那双诡异双眸的注视下,早已失去所有意识,只顺着他的话乖巧应答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!”身着墨袍的男人在石屋子里纵声发出狂笑声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他很快把沈妙言放平在石床上,拿起银针扎进她的皮肉中,动作迅速地开始放血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大睁着双眼,安静乖巧地注视着屋顶,仿佛根本察觉不到痛楚。

    另一边,大梁城。

    深夜时分,皇宫中就已乱成一锅粥。

    魏成阳登上城楼,触目所及都是军队,乌压压的大片大片,紧紧包围住皇宫,容不得半只苍蝇飞出去。

    他身着细铠,儒雅的面庞很是平静。

    虽然料到魏惊鸿会反,却没料到竟然反的这样快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从城楼下方扫过,更没料到,朝中竟然有这么多臣子,都已投靠魏惊鸿。

    他抚着美髯须苦笑了下,难道他这个天子,待他们还不够好吗?

    视线落在乔以烈身上,他定定道:“乔老丞相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乔以烈骑着骏马,看上去颇为意气风发,“皇上可是有什么要事?”

    “你我心知肚明,这皇宫迟早会被攻破。然而即便如此,皇宫中依然有忠于朕的侍卫。你们若想攻下皇宫,不耗损一定兵力是不可能的。朕与你们做个交易,放雨儿一条生路,朕开城门投降,你们不费一兵一卒便能取下皇宫,如何?雨儿也是你的曾外孙,你也应当想他活着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!”乔以烈大笑出声,“魏化雨不过是本相庶子之女所出,又哪里及得上本相的亲女儿重要?”

    他的亲女儿正是魏惊鸿的夫人,大乔氏。

    魏成阳眸中现出一抹失望,拢在明黄色宽袖中的双手狠狠攥紧,发狠的目光又转向乔以烈身后一人:“尚弘阔,你原不过是御奴坊的奴隶,是朕看中你的才华,亲自为你免去奴籍,让你做县令,再一层层提拔你为如今的正三品大夫!”

    那尚弘阔冷笑了声,“所以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