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2章 灵歌番外: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除夕过后,便是元夕。

    这夜大梁城热闹非凡,来往百姓皆都衣着崭新,小孩儿们提着灯笼在长街上嬉戏耍闹,也有嘴馋的,流连忘返于售卖花糕的摊贩前。

    护城河畔,杨柳落尽,枯树上挂满各式灯笼,地面还有一层厚厚积雪,踩上去咯吱作响。

    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儿,身着狐裘锦袍,两边额角各垂下一根细细的辫子,桃花眼顾盼生辉,怀抱莲花灯蹲在河畔边,盯着水流发呆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他小心翼翼把莲花灯放进水中,却又不大舍得地拿了回来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,莲花灯底座都湿透了,他却仍然无法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不远处走来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,生得肤若凝脂甚是可爱粉嫩,咬着一块梅花糕,看见他的动作,不禁歪了歪脑袋。

    小姑娘身后跟着个男孩子,顺着她的视线看见蹲在河边的小男孩儿,那双吊梢眼立即露出不开心,上前小心翼翼扯了扯小灵玄的衣袖:“郡主,你看那种萝卜头做什么?你不要看他,你看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灵玄皱眉,转身朝着他就是一脚:“狗东西!你少碰我!去,给本郡主再买一块梅花糕过来!”

    小穆铭委屈巴巴地搓了搓衣角,不甘心地望了眼河边的小萝卜头,闷闷不乐地去买梅花糕了。

    小灵玄背着手走到小长歌身边,伸长脖子看了片刻,忽然出声道:“喂,你的灯座都要湿透了,估计你的河灯飘不了多远。”

    小长歌被她吓了一跳,“噌”地站起身,涨红了脸,“你……你这人怎么这样,干嘛在背后吓我!”

    “哼,胆子真小!”小灵玄吃完最后一口梅花糕,舔了舔手指头,好奇地去瞄他的莲花灯,“你许了什么心愿啊?”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!”小长歌不高兴地把莲花灯别到身后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都看见了!”小灵玄凑到他脸前,灵动漆黑的漂亮眼睛一眨一眨,“你许愿让你的表妹快快回来是不是?还说什么等你长大就娶她,啧啧,小小年纪,真是不知羞、不知羞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小长歌恼羞成怒,脸儿涨得通红,竟不顾男子风度,直接把魏灵玄推进了河里!

    正好穆铭拿着梅花糕回来,看见这一幕吓懵了,急忙把糕点放到旁边,奔过去把小灵玄给捞了上来。

    小灵玄浑身冻得发抖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见小长歌要走,不顾一切奔过去,与他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穆铭呆了呆,望着滚在地面的两人,急忙冲过去想把小灵玄拉出来,结果还未靠近,就被小长歌一脚踹开!

    小灵玄怒了,骑在小长歌腰上,把他摁在地上狠狠地揍,直把人揍得鼻青脸肿!

    她终于发泄够怒意,却见他紧紧抱着那盏莲花灯蜷在地上,呜呜咽咽地哭了。

    她皱眉,稚声道:“喂,你是不是男人呀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你是坏女人!”

    小灵玄额头青筋直跳,从他怀里抢过那盏莲花灯扔进河里,转头狠狠道:“哭哭哭,真是没用的废物!这样的你,就算将来你表妹回来了,你也保护不了她!”

    小长歌梨花带雨地站起来,小脸通红地攥紧拳头:“我……我会保护她的!我用命保护她!”

    “用命保护她?难道你愿意为了她去死吗?”小灵玄歪了歪脑袋,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小长歌脆声:“当然愿意啦!我哥哥说,爱一个女人,就要把她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!我愿意为了她努力,直到她归来!”

    “可假如你表妹以后不在人世了,那你要怎么办?难道你就不再娶亲了吗?”

    小长歌回答得斩钉截铁:“生不能白头,惟愿与她死共一穴……一生一世一双人,续弦什么的,我是不会考虑的!”

    小灵玄漂亮的眼睛里弥漫出羡慕,踩着鹿皮小靴哒哒哒走到他面前,轻轻拉起他的手,真诚道:“那我不打你,你别娶你表妹了,你娶我好不好?咱俩一生一世一双人,好不好?你用命保护我,我也愿意用命去保护你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空中陡然响起巨响。

    两人抬起头,只见吊在半空中的巨大花灯晃了晃,竟摇摇摆摆地朝着他们砸了下来!

    小灵玄尖叫一声,下意识地把小长歌推了出去!

    小长歌跌坐在地,不可置信地望着被花灯砸中的小姑娘,良久后,才回过神,急忙冲过去想救她。

    可是他人小,根本搬不动那巨大的花灯,等他费尽心思喊人过来时,花灯底下空空如也,那个救了他的小姑娘,早已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远处熙熙攘攘的街头,小穆铭背着受了重伤的小灵玄,沉默着朝前走。

    小灵玄趴在他的肩头上,从晕厥中缓缓醒来,声音虚弱:“穆铭,那个小哥哥呢?”

    少年声音倔强不悦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镇南王吧?我看见他腰牌上刻着‘长歌’两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穆铭,他的名字真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也很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穆铭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……有喜欢的男人了!”

    倔强的少年背着她往前走,目视虚空,轻声道:“我早就有喜欢的女人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落雪的街头,面相刻薄的少年突然喊出声:“魏灵玄,我说,我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“呸,狗东西!我才不会喜欢你呢!我这个人呀,既专情又薄情,我只喜欢小哥哥,这辈子就认定他一个了!你可千万不要喜欢我,不然你迟早会因为我没命的!”

    “没命就没命,我乐意!你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雪花从漆黑的夜幕上飘零而落,落在花灯上,落在纸伞上,落在美人的裙裾上。

    后来的后来呀,大雪掩盖了来时的脚印,就连前方的归途,也变得缥缈无踪。

    小长歌终是忘了那个救过他的小姑娘,而他的身影、他说过的每一句话,却清晰地烙印在小姑娘心底,任时光也无法抹去。

    画地为牢的孤城中,看见的看不见的,忘掉的忘不掉的,悄悄汇聚成河,终至地老天荒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