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7章 夜盗兵符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那几名小姐骇了一跳,惊恐地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身姿纤瘦、妆容清丽的姑娘,以团扇遮面,细声道:“莫非,你就是那位凤仪郡主魏天诀?”

    沈妙言负手而立,声音淡淡: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那姑娘鼓起勇气,慢慢道:“小女乃是沧州城太守之女,唤作季如意。魏天诀,大魏已经亡了,如今坐在帝位上的,是魏惊鸿魏大都督。而你,也已不是什么郡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沈妙言发出一声轻笑,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秋雨茫茫,夜风卷起她素白的裙角与宽袖,红绉纱灯笼的光照在她的面庞上,那双琥珀色琉璃眼深不见底,闪烁着冷戾的暗芒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,邪肆而张扬。

    众女心中涌起莫名的恐惧,不禁齐齐吞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那名虎背熊腰的李姑娘在地上滚了半天,也不见有人扶自己起来,不觉羞恼,含泪爬起来,怒骂道:“你既非郡主,又怎敢在我等面前耀武扬威?!本小姐命令你,马上给本小姐磕头道歉!”

    沈妙言冷讽的目光落在她脸上,吓得她又急忙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此时围观的人渐渐多了,季如意摇了摇团扇,余光落在了人群之外。

    那个身着龙袍的男人负手而立,即便站在一群贵公子后面,也仍旧像是个发光体,令所有人在他的光芒下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杏眼中无法自抑地涌出浓浓爱慕,她强压下心底的渴望,转向沈妙言,柔柔弱弱道:“魏姑娘,李姐姐不过是随意说了几句玩笑话,你这般大动干戈,甚至直接捏碎她的腕骨,恐怕不妥吧?我看你不如向她致歉,刚刚的一切恩怨,便一笔勾销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生得精致漂亮,这番话又进退有度,一时间赢得不少围观众人的称赞。

    季如意面颊微红,抬手把垂落在眼前的一缕碎发捋到耳后,姿态娴静而端雅。

    她的余光悄悄望向不远处的君天澜,杏眼中满满都是爱慕,暗道虽然自己容貌不及魏天诀艳丽妖媚,可帝王中意的,不都该是女子的品性吗?

    魏天诀骄横无礼,毫无女子该有的温柔恬静,想必皇上喜欢的也只是她的容貌。

    可只要他看到自己的贤淑,一定会爱上自己。

    她信心满满地想着,不防沈妙言缓步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笑道:“魏姑娘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响亮的耳光声陡然响起。

    季如意捂着通红的面颊,不可置信地望向她,这个女人是疯了吗?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?!

    她就不怕皇上嫌弃她粗鲁吗?!

    沈妙言把她脸上的惊愕与难堪尽收眼底,笑得妩媚邪肆:“就算大魏暂时不在了,即便魏惊鸿是我的仇人,可仔细论起来我仍旧算是他的义女。你算个什么东西,也敢命令我给人道歉?”

    季如意难堪得要命,忍不住泪意盈盈地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负着双手,缓步从人群中踏出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”季如意抬起通红的眼眸,纤瘦的身姿看起来宛如弱柳扶风,“皇上,求您为臣女做主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凤眸幽暗,声音低沉: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季如意眼底立即涌出欢喜,得意地望向沈妙言。

    君天澜又重复了一遍: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季如意见沈妙言不肯跪,又软声道:“算了,魏姑娘曾经是高高在上的郡主,如今皇上让她当众下跪,到底她心里接受不了。我替李姐姐做主,就原谅她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“噗嗤”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魏姑娘,你笑什么?”季如意不解地望向她,“我可是在为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慢条斯理地绕到她身后,突然抬脚踹向她的膝盖窝,一脚把她蹬得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季如意发出一声惊呼,沈妙言俯身凑到她耳畔,声音清脆甜糯:“季小姐,皇上是让你跪哦!”

    君天澜连一眼都未曾给季如意,只淡淡道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蹦跶到他身边,君天澜与她十指相扣,周身的帝王气势暴露无遗:“即便大魏不在,可她背后,还有整个大周。堂堂大周乐阳郡主,岂容得你们这群人如此羞辱?传朕旨意,季如意和李殷目无尊卑,责令抄写《女戒》、《女训》千遍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,牵着沈妙言,大步离开了游廊。

    围观众人都是自扫门前雪的,哪里肯给季如意两人求情,只马不停蹄地追着沈妙言与君天澜去了大花厅。

    留下来膳后的夜寒朝呆呆跪在地上的两名小姐抬手:“二位,请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嘴角禁不住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家主子还真是舍不得郡主受一点儿委屈,这种小事,郡主明明自己就能搞定,他还偏偏要出手,这真是杀鸡用了宰牛刀。

    大花厅中济济一堂,南境的将领和重要官吏几乎都到齐了,正觥筹交错地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沈妙言端坐在君天澜身侧,单手托腮,琥珀色双眸弯如新月,看起来一派纯净无暇。

    然而她此时的心思,全都落在了连澈身上。

    也不知连澈他,究竟有没有把事情办好?

    此时临安王府后院,一个黑影正朝君天澜临时设置的书房逼近。

    黑影轻飘飘落在树上,朦胧光影中,依稀可见他生着一张清秀白净的面庞,左眼角下一点朱砂痣,不是连澈又是谁。

    他静静注视着守在书房外的侍卫,暗道君天澜为人谨慎,除了门口有人把守,看不见的角落一定还藏着实力高深的暗卫。

    然而姐姐花了这么多天去哄君天澜,终于哄得他举办那劳什子的庆功宴,成功把大部分守卫都调去了前院,这般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他绝对不能失手。

    桃花眼眯了眯,他整个人化作残影,一掠而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院的庆功宴结束前,沈妙言灌了君天澜不少酒,然而这个男人就像是泡在酒缸里长大的,居然怎么都喝不醉。

    她无法,只好陪着他回后院,踏进门后吩咐侍女道:“沐浴的热水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几名侍女立即屈膝行礼,认真道:“皆已准备妥当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便仰头望向君天澜:“你去沐浴吧,我待会儿再去。”

    男人薄唇微抿,深深凝了她一眼,抬步往屏风后而去。

    他走后,房间角落的小地毯立即被挪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