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8章 青丝白发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连澈从地洞里小心翼翼探出脑袋,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低声道:“得手了吗?”

    连澈摇头,“南境的兵符,并不在他书房里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颇有些遗憾,如此一来,就不能拿南境的兵马对付魏惊鸿了,收复家国河山了。

    连澈又道:“今夜运气不大好,不仅没能找到兵符,我还被人发现了。姐姐,君天澜很快就会查到我头上,我今晚必须离开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皱眉:“你要回鬼市了吗?”

    “若我独自离去,自然是回鬼市。若是姐姐与我一同离去,那便一直北上,去找平北王借兵,征伐魏惊鸿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立即想起当初鬼帝让她办的事:把魏芊芊嫁给平北王。

    她有些恍惚,如此说来,莫非鬼帝早就料到会有今日这一出戏了?他早就知道她会去问平北王借兵?

    好深的算计……

    她想着,斩钉截铁道:“我与你同往。”

    屏风后的水声渐渐小了。

    连澈认真道:“卯时一刻,我在北郊准备好马匹等姐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见他离开了,急忙把小地毯给遮好。

    她在房中转了一圈,匆匆收拾了个小包袱藏在桌角。

    刚站起身,只披着件宽松中衣的君天澜就从屏风后步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并未扣盘扣,露在空气中的胸膛肌肉精壮,每一寸线条都堪称完美。

    三千青丝垂落在腿侧,白皙英俊的面庞透着冷峻与尊贵,暗红色凤眸深邃幽暗。

    他在太师椅上坐了,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走过去,他递来一条干毛巾:“擦头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在他背后站定,拿着毛巾细细给他擦干头发,琥珀色瞳眸中,无端浮现出曾经在楚国京城时,她也曾这般为他擦发。

    那些发丝从她的指间滑过,带着浅浅的龙涎香,还有一点点残留的醇厚酒香。

    她一时起了玩心,踮起脚尖,凑近他的发顶嗅了嗅。

    男人低哑的声音里透着好笑:“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察觉失态,于是继续给他擦头发,淡淡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擦着擦着,却看见那浓黑的青丝中,隐着一根白发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捻住那根白发,轻声问道:“你今年多少岁了?”

    “二十五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她应着,指尖却有点儿发颤,想把那根白发拽下来,又不大敢,于是装作没看见,把它藏进了黑发中。

    夜色渐浓。

    床榻上的男人仿佛化身成一头不知饥饱的野兽,不停地攻城略地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他略显疯狂的脸,总觉得好像对他而言明天就是末日,否则他今夜为何如此疯狂而不知收敛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几个时辰,君天澜终于停下。

    她意识有些模糊,却还是强撑着拿起床头的茶盏递给他,“君天澜……”

    这几日,她常常会给他斟茶。

    那些茶水都是正常的,所以他对她的防备,似乎没有之前那么深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次的茶……

    她凝着君天澜,只见他伸手接过茶盏,呷了几口后,把茶盏搁回床头,抱住她重又睡下。

    但这次他很规矩,只安静地埋首于她颈间。

    灼热的呼吸喷吐在沈妙言耳畔,她痒得厉害,却又不敢把他弄醒。

    虽然他抱得很紧令她很不舒服,然而到底折腾了一夜,她自己有些撑不住,也渐渐睡了去。

    只是心底还惦记着卯时一刻要跟连澈在北郊汇合之事,所以她并未睡多久就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轻轻推开君天澜,盯着他的脸看了片刻,见他眉宇紧皱,又想起了他的那根白发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轻轻抚平他眉宇间的川字,才蹑手蹑脚地下了床,拿起藏在桌角的小包袱,往角落地毯下的地洞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出几步,她回转身跑到君天澜身边,鼓起勇气俯身亲了亲他的额头,低声道:“谢谢你救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君天澜背对着她,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滑落,滴落在软枕上,晕染开点点深色。

    良久后,他坐起身,“素问。”

    素问从外面进来,看见榻上只有君天澜一个人,顿时愣了愣:“皇上?”

    君天澜垂着眼帘,淡淡道:“带上韩叙之,你们两个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素问愕然:“郡主……逃走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并未回答她的问题,“好好照顾她。若她有什么闪失,朕拿你们是问。”

    素问急忙应是,不敢有丝毫迟疑,急忙去找韩叙之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独自坐在偌大的寝屋中,偏头望向黢黑的窗外,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,他与她,才能好好在一起?

    另一边,沈妙言沿着地洞离开临安王府,刚出现在长街上,就察觉身后跟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,素问和韩叙之各自背着个包袱,正静静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咦,”她挑眉,“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儿?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素问不敢说是君天澜让他们跟着她的,于是轻声道:“郡主的心思瞒得过其他人,却瞒不过奴婢。这么多天的伪装,奴婢早就看出来,您是打着想离开的主意。而奴婢是郡主的人,自然是要跟着郡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素问,你可真聪明!”沈妙言招招手,“走,咱们去北郡。”

    主仆三人离开了沧州城,在北郊寻到连澈,骑马朝北方而去。

    身着墨色锦袍的男人,负手立在城楼之上,静静远眺她离开的方向,凤眸中满是不舍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刚蒙蒙亮,南下的大雁排成人字形,从他们的头顶掠过,从刚丰收过的田野间掠过,从霜白的树林上掠过,从绵延群山上掠过。

    魏国的锦绣河山,一一烙印在男人眼中。

    那个素白纤瘦的少女骑在马上,在蜿蜒的官道上中逐渐远去成点。

    她是要做大事,而身为她的男人,他选择成全。

    垂在腿侧的手攥成了拳,终有一天她会明白,他君天澜,是最适合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也是这世上,最深爱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在曦光中微笑,他相信,每一场分别,都是为了更好的重逢!

    而沈妙言等人沿着官道,行了整整两个时辰的路,才下马在路旁的茶棚中休息。

    这茶棚的点心做的粗糙,令人难以下咽,沈妙言想起自己包袱中还藏着一碟菊花酥,于是兴冲冲打开包裹。

    正要拿菊花酥,她却看见,包袱里,静静躺着几枚兵符。

    南境的……

    百万兵符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有妹纸提问妙妙怀孕问题,嗯,她是大魏皇族血统,年龄增长、防御越强,可无视大部分物理伤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