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82章 走千里谢陶送锦袄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福公公扶着君天澜从皇祠里出来,满脸都是心疼,捏着嗓子道:“皇上是帝王,何必受这种苦?什么请罪,皇上是一国之君啊,稍微意思意思,也就够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龙袍下的双膝早已跪的红肿,冷峻的面容较之前多了几分苍白,声音却是一贯的淡:“自己犯的错,若是一笑而过,又有何面目治理家国天下?又哪里来的底气,去惩处犯了错的朝臣?”

    福公公望着他冷峻坚毅的侧脸,他在宫中活了大半辈子,什么人没见过,然而饶是见惯了各色人物,可轮到这位年轻的帝王,却仍旧是止不住的钦佩。

    有国君如此,是大周之福啊!

    君天澜在乾和宫中休息了两日,有白清觉的药物帮忙,腿上的伤很快就好了。

    此时君焰和顾娴也正好要离开镐京,因此特地抱着念念过来辞行。

    念念在顾娴怀中咿咿呀呀说着旁人听不懂的话,顾娴抚摸着他毛茸茸的头发,认真道:“澜儿,哀家仔细想了想,打算把念念一同带去洛阳,你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目光始终落在念念身上,闻见此话,淡淡道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顾娴不悦道:“你国事繁忙,哪里有时间照顾孩子?”

    “国事有大臣料理,算不得多么繁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大男人,后宫又没个像样的女子,如何能照顾好念念?你听哀家的话,念念还是由我抱去洛阳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奶嬷嬷帮忙照顾,母后不必操心。”

    顾娴神色僵住。

    君天澜已经起身,走过来想把念念抱回去。

    然而顾娴哪里舍得松手,这小宝宝白白嫩嫩,身上一股子好闻的奶香味儿,又懂事乖巧,她这个当祖母的,喜欢的不得了呢。

    然而君天澜却是不管这些的,直接拽了念念的衣领把他拎在半空中,望着顾娴的目光犹如望着敌人:“母后,时辰不早了,你和皇叔还是快些走吧。”

    顾娴一眨不眨地盯着念念,生怕君天澜把他从半空中摔下来,连忙起身紧张道:“澜儿,不是哀家多嘴,这抱孩子可不能这么抱!这个年纪的宝宝都娇嫩着,你可万万别把他摔着了!”

    “不会,母后放心。”君天澜皮笑肉不笑,生怕顾娴抢走他儿子似的,把念念往身后一扔。

    顾娴惊叫了声“哀家的心肝宝贝儿”,正要扑上去,却见福公公及时接住,那小祖宗仿佛察觉不到危险,傻狍子似的还咧着小嘴儿笑。

    她抚着胸口松了口气,忍不住拍了下君天澜:“你这混小子,乱来什么?当心哀家揍你!”

    此时御书房中还有不少宫人伺候,闻言皆都忍不住低头窃笑。

    君天澜嘴角抽了抽,皱眉催道:“母后今天还走不走了?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!”顾娴对他没好气,转而慈爱地望向小念念,上前亲了亲他,这才依依不舍地随着君焰离开。

    她走后,君天澜屏退左右,自个儿抱了念念,伸手逗弄他的小鼻子:“对不起,没有把你的母后带回来。但是念念,你要相信父皇,终有一天,你也会和其他孩子一样,有娘亲疼爱的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眼圈微红。

    念念伸出肉乎乎的小爪子,声音稚嫩含混:“父皇……父皇……不哭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一愣,旋即忍不住笑了,额头轻轻抵住念念的额头:“嗯,父皇不哭。”

    念念望着他,咧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这才注意到他似乎长了两颗小门牙,看上去白白小小,米粒似的格外可爱。

    向来手段狠辣、冷峻坚毅的男人,在这一刻心头几乎软成了水,初为人父的喜悦冲散了那冷厉的戾气,秋阳从御书房窗外洒落进来,他在光中,把念念高高抛起,又抬手接住,仅剩的凤眸中是止不住的欢喜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已经嫁给谢容景的君怀瑾踏进来:“皇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接住念念,脸上瞬间恢复平时的冷峻:“何事?”

    君怀瑾在大椅上坐了,没好气道:“还不是驸马的妹妹!那个小哑巴不知道去哪儿了,驸马这些天都在寻她,可是半点儿线索都没有。皇兄,云香楼的消息最为灵通,不如你拜托妩姐姐,替驸马查一查那小哑巴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冷冷扫了她一眼,“她是驸马的妹妹,便也是你的妹妹。一口一个小哑巴,教养何在?”

    君怀瑾不开心地噘了噘嘴,“好嘛,那不叫她小哑巴总行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去云香馆查。”君天澜拎着念念回到龙案后,坐下来批阅奏章。

    君怀瑾没能讨到好处,大着胆子瞪了他一眼,这才起身告退。

    她独自骑马来到云香楼,赵妩正和君无极在雅座中下棋。

    她说明了来意,赵妩嫣然一笑,纤纤玉手执黑棋落子:“公主晚了一步,这个时候,丞相夫人大约已经身在草原了。”

    “草原?!”

    君怀瑾一怔,旋即明悟,这个便宜妹妹,大约是去找顾钦原了!

    她摇摇头,也不见陶陶和顾钦原关系有多好,这么巴巴儿地找过去,人家未必领情。

    而此时,千里之外的草原。

    茫茫草原一望无际,大周的军队驻扎其上,居中的雪白大帐中,顾钦原端坐在上,正慢条斯理地品茶。

    下方两侧大椅上,坐着草原各个部落的首领,一方以拓跋烈为首,一方以阿狮兰为首,可谓泾渭分明、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阿狮兰双目中杀意毕现,率先开口:“无论如何,除非杀了谢昭,否则我绝不同意出兵攻打楚国!”

    拓跋烈冷笑了声:“昭儿素日里最是善良不过,怎么可能对阿珠下手?本汗好奇,她究竟做错了什么,让你一个大男人,这样的针对她?!”

    阿狮兰笑得嘲讽:“可汗被蛇蝎美人迷昏了头,如此不辨是非,连枕边人杀了亲妹妹都不知晓,阿珠泉下有知,怕是要伤心死了!”

    拓跋烈还要与他争执,大帐的帘子忽然被人挑开,面容极为美丽的女人端着托盘走进来,一众男人的目光落在她身上时,皆都一滞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