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88章 受军棍痴女再成痴(2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谢昭一愣,随即狂喜,美眸中涌出浓浓得意:“呵,顾钦原果然是疼我的……不过话说回来,那张地图本来就是那小贱人弄出来的,我不过是看得起她,才冒用了她的图。如今出了事,自然该由她来担着!”

    “王妃娘娘说的是呢!”那侍女颇有些兴奋,“很快就要在三军面前行刑了,娘娘可要过去观看?”

    “自然要过去!”谢昭在梳妆台前补了个精致的妆容,见镜中女子貌美动人,不禁嫣然一笑,扶着侍女的手,款款往帐外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三军面前,谢陶被绑缚在长凳上,两名人高马大的侍卫手持军棍,那军棍正相继落在她身上,声音慑人。

    谢陶嘴里死死咬着一根木棍,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沁出,打湿了青丝,面色惨白可怕,看起来甚是可怜。

    顾钦原面无表情地坐在不远处,不曾看她一眼,只淡漠地翻阅着兵书。

    有几名副将看不下去,纷纷上前求情道:“相爷,夫人她也是处于一片好心,又是个娇弱姑娘,如此惩处,恐怕不妥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合上兵书,淡淡道:“有何不妥?犯了错就该接受惩罚,否则,军规军纪何在?”

    那几名副将无奈,不敢再求情,只悄悄叫人备下伤药,待会儿送到大帐中。

    谢昭赶过来时,那三十军棍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趴在长凳上的少女气若游丝,下身的裙子上早已浸满鲜血,娃娃脸面若金纸,仿佛很快就要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谢昭走过去,当着众多将士的面,心疼地在她跟前蹲下,轻轻抚摸她的面颊,“妹妹,你说你不想出风头,才把那张假地图送给我,让我交给相爷。可我没想到,那地图竟然是假的……你是不是早就知道,地图是假的?”

    她说着,轻轻啜泣起来,“莫非,你一开始就打算陷害我,让我背这个锅?不过,好在相爷明察秋毫,最终查明那地图是你所绘制……妹妹,我从来不知道你的心思竟然这般险恶,我实在伤心得很……”

    围观的将士们闻见这话,望着谢陶的目光,立即变了。

    原来,事情的真相是这样的!

    有将领粗声道:“没想到咱们的相爷夫人竟然是如此品行,真是不堪!”

    “不错!这样的女人,当真配不上我们相爷!”

    “还是王妃娘娘善良,唉,我怎么觉得王妃娘娘和相爷如此般配……只可惜王妃娘娘早已嫁给了可汗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王妃娘娘和相爷郎才女貌,真的很合适呢!”

    谢昭背对着他们,唇角微翘。

    当转过身的时候,她脸上的神情便换做了楚楚可怜:“诸位莫要再说了,妹妹若是听见,定要伤心的。”

    这般大度善良的话,再度引起那些将士的称赞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整座军营都争相传颂丞相顾钦原执法不阿、公私分明的品格,以及谢昭的良善大度。

    草原上的秋夜,寒凉如水。

    夜幕蓝的深邃,点缀着几粒星辰,格外浩淼苍远。

    大帐中点着几盏灯火,顾钦原坐在床榻边,静静凝视床上昏厥不醒的姑娘。

    那三十军棍都是实打实的,并没有丝毫放水。

    饶是男人挨了这三十棍都吃不消,更遑论女子。

    此时这姑娘仿佛仍旧在梦中经历那刻骨的疼痛,冷汗一颗颗沁出来,很快就把换好的干净中衣重新打湿。

    顾钦原垂下眼帘,面无表情地替她重新换过中衣。

    指尖在触及到那滚.烫的肌肤时,不觉轻颤了下。

    他深深皱起眉头,不解地望向谢陶的睡颜,他并不喜欢她,为什么此时看见她身上的伤口,竟会有点儿……

    心疼?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又释怀了,宠物养久了尚且会有感情,更何况人呢。

    而从小到大,他顾钦原喜欢的女人,始终是那个在寒冷的冬日里,被他抢去热包子和铜钱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回忆起多年前的那一天,他的唇角忍不住浮现出笑意,没想到当初那个小姑娘竟也喜欢他……

    真好。

    他随手给谢陶掖好被子,便毫不留恋地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此时谢昭正等在屏风外,见他出来,不觉红了眼眶,“扑通”一声跪了下去,柔声道:“相爷,都是我不好,若我能察觉到妹妹拿出来的地图是假的,也不至于损失那三千兵马……相爷,您骂我打我吧,如此,我也能好受点儿!”

    顾钦原心疼得把她扶起来,“此事与你无关,你不必自责。”

    “相爷……”谢昭泣不成声地扑进他怀中,语带媚意,“我心里难受,你替我揉揉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握住顾钦原的手,放在她的心口上。

    顾钦原骂了声“妖精”,便与她拥吻在一块儿。

    两人情到深处,顾钦原抬手把圆桌上的茶盏等物扫落在地,将谢昭放到桌上,不管不顾地滚到一处。

    情到浓时,他凝视谢昭的面容,素来冷漠薄凉的眉眼满是柔情蜜意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顾钦原喜欢多年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他喜欢她,喜欢到不在乎她的容貌、不在乎她的清白。

    只是单纯的因为,当初的一饭之恩。

    昔日他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落魄子弟,而如今,他是大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,他手握权与力。

    他惦念了多年的女人,终于快要属于他。

    此生,他顾钦原定要好好待她、好好珍惜她,绝不会负她……

    而屏风后的床榻上,青灯照壁,被衾冰凉。

    谢陶在病中发了高烧,唇瓣干裂,意识朦胧地轻唤出声:“水……水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回应她的,只是屏风外那热烈婉转的娇.吟。

    帐篷外落了雪,静悄悄,白茫茫,渐渐覆盖一切。

    两日后。

    谢陶终于从高烧中醒来,因为缺少照顾和医药,竟烧得彻底痴傻了。

    从镐京紧赶慢赶赶过来的谢容景夫妇,在看见表情呆滞、眼神痴傻的少女时,饶是素日里总唤她小哑巴的君怀瑾,都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谢容景盯着床头那碗稀薄凉透的粥,又扫了眼不知多久未曾更换的茶水,垂在腿侧的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,手背上已然是青筋暴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