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9章 花思慕镐京识念念(3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他好奇地捏了捏念念肉乎乎白嫩嫩的爪子,上面还有五个圆圆的小肉坑。

    他心中欢喜,又伸手去捏念念软软粉粉的脸蛋,念念咧嘴傻笑,两颗米粒般的小白牙露了出来,越发可爱。

    花思慕喜欢的不得了,把念念抱在怀里哄他玩,暗道父亲常说感情要从小培养,还常常告诉他,若是将来遇上好姑娘,就要尽早把人家哄到手,将来才不会被旁的男人拐走。

    如今他遇到了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妹妹,他一定要好好把握,将来娶小妹妹做老婆!

    小小的人儿,乌黑的圆眼睛里都是狡黠,越发卖力地逗念念开心,全然把他当成未来媳妇儿培养了。

    午膳是在乾和宫用的,每道菜都是御膳房精心烹调,精致又美味。

    君天澜特意让御膳房给花思慕准备了一只特别的雕花小碗,里面装的满满都是花思慕喜欢的菜肴,偏还制作的无比可爱。

    他喜欢的不得了,抱着小碗犹豫了会儿,蹬蹬蹬跑到坐在婴儿椅里的念念身边,拿起一个瘦肉捏成的小鸡腿送到他嘴边:“念念吃!”

    念念挥舞着肉乎乎的小爪子想去拿,君天澜笑道:“他还小,只长了四颗牙,不能吃那个。”

    花思慕歪了歪脑袋,软声道:“那念念吃什么呀?”

    福公公端来一碗蛋黄粥,笑道:“小太子吃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花思慕欢喜地仰起头望向君天澜,“皇伯伯,我喂念念吃饭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君天澜自然是同意的,与花容战喝着温酒,由着他们两个孩子耍玩去了。

    花思慕一勺勺把蛋黄粥凑到念念嘴边,念念吃饭时很乖,一勺不漏地全吃光了。

    福公公在一旁笑道:“小太子和花小公子真是有缘,往日里,就算是皇上喂饭,小太子也不肯乖乖吃呢。如今花小公子喂,小太子倒是听话得紧。”

    花思慕才三岁,自然不知道所谓太子,一般都是男孩儿。

    他此时心中无比得意,暗道不愧是他看中的媳妇儿,从小就和他好。

    不过小媳妇儿也太小了点儿,得多吃些,快快长大才好。

    他想着,喂得越发勤了。

    午后,君天澜与花容战喝得有些多,少年气性涌上头,花容战抱着酒瓶子直乐呵:“皇上啊,咱多年不曾比过骑射,不如今儿来比一场?我跟你说哦,我这些年在南蛮,可不曾少练。你怕不是我的对手了!”

    温倾慕嗔怪道:“喝醉了就知道胡说!什么骑射不骑射,你能比得过皇上?”

    君天澜笑容内敛:“无妨。朕已让人请棠之和清觉进宫,咱们四个一起吧,人多热闹。晚上你们就在宫里歇着,咱们也好秉烛夜谈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立即朝温倾慕挤眉弄眼:“看到没,虽然一别经年,可皇上到底是疼我的!”

    “你少臭美!”温倾慕失笑,还是嗔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午后,韩棠之和白清觉果然进了宫。

    白清觉思量着温倾慕一个女眷怕是孤单,于是特地把安似雪和妞妞带上,几个男人去园林里骑射,安似雪和温倾慕两人凑到一块儿,倒是有说不完的育儿经。

    妞妞如今虽然才两岁,可个子却与花思慕差不多高,坐在暖阁一角静静玩着小老虎,并不与花思慕和念念亲近。

    花思慕求之不得,自个儿搂着念念,一遍遍教他唤“花哥哥”。

    念念聪慧,他不过才教了一刻钟,念念就已经很清楚地知道面前这个小男孩儿就是“花哥哥”,喊出来时发音也十分标准。

    不远处,温倾慕听安似雪说完这三年以来,君天澜和沈妙言之间发生的事儿,只觉无比唏嘘。

    她沉默良久,叹息道:“原以为他们俩该是咱们中间最顺利的一对,却没想到……”

    安似雪望着乐呵呵的念念,淡淡道:“世事难料。她若回来,咱们皆大欢喜,但她如今也有自己的大事要做。皇上在她那里屡次碰壁,知晓她是倔强的性子,不完成她的大业,约莫是不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温倾慕又叹息一声,只道在旁人的爱情面前,她们终究只是外人罢了。

    爱情里的事,外人再如何评说,也只是外人。

    冷暖自知的,是爱情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角落里的妞妞许是玩累了,颠颠儿地跑到安似雪腿边,抱着她的小腿,闭着眼睛,将圆圆的脸儿贴在上面。

    温倾慕见她生得玉雪可爱,笑道:“一直唤她妞妞、妞妞的,也不知她大名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叫白圆圆。”安似雪笑说着,弯腰把妞妞抱起来。

    “团团圆圆,倒是个好名字。”温倾慕目光意味不明地扫了眼妞妞和自家小崽子,从发髻上取下一柄精美的金钗,簪到妞妞发髻上,“来,姨母送你的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“这太贵重了,妞妞不能收!”安似雪一惊,急忙要把那柄金钗取下来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温倾慕按住她的手,“咱们这种人家,这样的见面礼都是轻的,你不要嫌弃才好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无奈,只得收下。

    妞妞倚在她怀中,仰头糯声道:“娘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望向花几,上面摆着一碟精致的玫瑰牛奶酥。

    她记得这是妙妙从前最爱吃的点心,没想到,她即便不在这里,皇上也还在每座宫中都备着这样点心。

    用情至此,叫人泪下。

    她心中感喟,拿起一块儿送到妞妞小嘴边:“尝尝这个,你姨姨过去最爱吃这个了。”

    千里之外,大魏北郡城。

    沈妙言拥着柔软的狐毛斗篷,慵懒地靠坐在窗边,盯着矮几上的一碟玫瑰牛奶酥发呆。

    她随手拿起一块儿,轻轻咬了口,酥点入口即化,玫瑰的清甜和牛奶的醇香在唇齿间弥漫开,虽然味道依旧,可总觉得,似乎少了点儿什么。

    是少了团圆的味道吧?

    一样东西之所以好吃乃至百吃不腻,往往并不仅仅取决于它的味道,更重要的,是它凭寄依托的东西。

    如千里之外的游子思念母亲煮的一碗葱花面,如边疆的战士思念新婚妻子做的一锅馒头。

    此种思念,非切身经历过的人不能体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