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6章 收兵权凤凰终浴火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魏思城一愣,偏头望向她,随机无奈摇头,这位凤仪郡主,可真不是个好惹的,居然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他头上……

    这下好了,就算父王不愿意反了魏惊鸿,也得反了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你你——”魏懿指着沈妙言,半晌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睁着无辜的琥珀色琉璃眼,“善意”提醒道:“平北王,我不叫妮妮,我叫天诀。”

    魏懿翻了个白眼,活生生被她气得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大管家急忙上前,一手扶住魏懿,一手给他掐人中。

    旁边又有侍女捧来醒神丹等物,折腾了一刻钟,魏懿才终于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他喝了口热茶,缓了缓胸腔里翻涌的气血,抬眸望向歪坐着无所事事的沈妙言,声音多了几分端严:“凤仪郡主好算计,生生断了本王的后路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,”沈妙言坐正了,漫不经心地轻抚裙子上的褶皱,“与叛国贼为伍,可算不得什么后路。”

    “哼,魏惊鸿在大梁城经营多年,你觉得仅凭我北郡的一点兵力,能够与他为敌?魏天诀,便是白日做梦,也该有个限度!”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而笑:“若再加上南境百万兵力,王爷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魏懿一愣,“南境?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陡然明悟:“魏元基是你所杀?!原来南境的兵权,落入了你手中?!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沈妙言倨傲地抬起下颌,周身皇族气势外放,尊贵又威严,“王爷若肯辅佐我入主大梁,我在此承诺王爷,北郡永远归王爷管辖,世代荫袭,永不夺爵!”

    魏懿盯着她,尽管他知道这个女人不过才十九岁,尽管他知道这个女人曾颠沛流离、并未接受过完整的皇族教育,然而此时此刻,他莫名觉得沈妙言并不是他能主宰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好像,凤凰终将翱于九天。

    他笑了一声,“让本王出兵为你复国,倒也不是不可以。只是,本王有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你,嫁给我儿魏思城。你身后的沈公子,迎娶本王的女儿魏筠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沈妙言直言拒绝,“我可以嫁魏思城,但我弟弟的姻缘,由他自己做主,我不会用他的姻缘,做我上位的砝码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郡主请便。”魏懿皮笑肉不笑,起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他自然看得出来沈妙言对连澈的在乎,一桩联姻不够稳妥,难保将来这个女人毁约。

    再加一桩,才算有保障。

    “姐姐说,我的姻缘,我自己做主?”连澈抱着长刀,笑容淡漠,“那我自己做主,迎娶平北王之女。”

    “连澈!”沈妙言皱眉,怒声呵斥。

    魏懿顿住脚步,转向连澈,笑容透出满意:“下个月,你们就得完婚。完婚之后,北郡兵权,听凭郡主调遣!”

    年关将近。

    镐京城皇宫,君天澜盯着夜凉送来的消息,向来面无表情的脸更加冷酷。

    她要嫁给平北王世子?!

    她为什么要嫁给平北王世子?!

    她不打算回镐京了吗?!

    胸腔中跳跃着铺天盖地的愤怒,他用内力将那封消息化成齑粉,恼怒地站起身,把龙案上的所有东西一气扫落在地。

    他快步踏出御书房,冷声吩咐:“备马!”

    靠在角落打盹儿的福公公急忙跟上:“皇上!您这是要去哪儿呀?这大冷天的,先把斗篷披上啊!”

    君天澜快步行走在游廊中,尚未走出乾和宫,迎面就遇上了君无极。

    君无极张了张嘴:“那什么,四弟,我刚刚在云香楼听曲儿,妩儿收到消息,说乐阳要成亲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垂在腿侧的双手攥成了拳,“你让开!”

    君无极哪里敢让,拦住他道:“急不得、急不得!四弟,乐阳不是那么随便的女人,她心中有你,岂会随便嫁人?我听妩儿说了大魏那边的局势,我猜测,她大约是要与魏思城联手。”

    一番安慰的话说完,君天澜脸色却更加沉黑冰冷。

    他如今已是大周皇帝,为她出兵杀了魏惊鸿,根本算不得什么难事,为什么非要那样倔强,为什么非要自己不辞辛劳地亲自动手?!

    谁知道那魏思城是个什么样的男人,万一对她动了色心……

    君天澜皱眉,简直不敢再往下想。

    君无极见他不放心,拉住他又道:“我听说张祁云在乐阳身边,你对魏思城不放心,对张祁云总该放心吧?有他在,乐阳不去害人就不错了,哪里会被人害!这样冷的天,去暖阁吃杯酒才舒服,走走走!”

    君天澜早已听说君舒影把张祁云弄去了沈妙言身边,刚刚被那个消息弄得失态,如今想来,有他在的话,倒也的确能放下心。

    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,强压下心头那难耐的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大魏北郡城。

    年关前,北郡城的居民迎来了这几年里最大的喜事:平北王世子娶妻,平北王府的小郡主嫁人。

    满城都挂满了红灯笼,城中游人比往日里更加熙攘。

    家家户户门口,都挂满了一串串金色的玉米、火红的辣椒,门楣上还挂一把金黄麦穗,以祈求来年丰收平安。

    沈妙言妆容精致,身着红色凤穿牡丹的嫁衣,站在廊下,静静仰望纯白的天空。

    又有雪花飘落,逐渐在红绉纱灯笼上铺出小片积雪。

    素问走出来,轻声道:“郡主,时辰快到了,奴婢给您盖盖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妙言垂眸转身,踏进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明知这出联姻,不过是为了安稳平北王,以便拿到北郡兵权,可是心里还是有点儿不开心。

    这样盛大的婚礼,她和四哥,从未有过。

    澄光院。

    魏思城身着红色礼服坐在轮椅上,清风朗月般的俊美面庞,看起来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接住一片单薄的雪花,漆黑的桃花眼闪烁着浓浓的思念。

    “阿细,这么多年,你在那个世界,过得好吗?我没有见到那个女人,但我见到了她的女儿。如今,我就要迎娶她的女儿了。她和你长得真像,怪不得,他会看中你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晚安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