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3章 黄州城郡主收民心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虽无行军打仗的经验,然而魏思城却有统军作战的好本事,不过十二日时间,紧赶慢赶,终于带着五十万大军赶上了连澈。

    张祁云于半个月前被沈妙言派去了南境,命他率领南境大军,与他们在距离大梁城不远的亳州汇合,因此不曾与他们一道。

    连澈一身戎装,腰间挎着长刀,面无表情地前来见沈妙言。

    他站在帐中,认真拱手:“姐姐!”

    “筠儿呢?”沈妙言皱眉。

    “她在我帐中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沈妙言倒有些无言了,“咱们如今正在打仗,你再如何喜欢她,也不该带她进军营。若是叫你手底下的将领们知道了,没得要参你一本。”

    连澈垂着眼帘,“我有非带她不可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歪了歪头,暗道这厮莫非是转了性子,真爱上了筠儿?

    竟如此难舍难分,连打仗也要带上她……

    她正思量如何处理时,连澈又道:“姐姐在胡思乱想什么?我对她并无男女之情,只是她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帐外便响起一阵欢喜的骚动。

    沈妙言等人走出大帐,只见魏筠荆钗布裙混在一群负责后勤的士兵们中间,头上包着一块帕子,正开开心心地跟他们一起在不远处支起木架,把盛着白面馒头等食物的大木盆抬上去。

    北郡的士兵,性格大都单纯直率,欢欢喜喜拎着自个儿的饭盒,排着队吵吵嚷嚷地谈天说地,也有插科打诨的,同魏筠说笑道:“小郡主,你长得真好看!你给俺们打得馒头都比那些糙汉子打的要甜些!”

    魏筠小脸通红,笑着小声道:“大家要吃饱了才好,不够再来添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应是。

    沈妙言扶额:“连澈,你这是把筠儿当劳力使唤了?若给平北王知道,你要吃不了兜着走的,还是快去把她唤回来吧?”

    连澈尚未说话,魏思城摇着轮椅过来,含笑的目光扫过魏筠,“天诀,这你就不懂了。这是筠儿自己选择的路,这样的她,才是真正开心的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听你父王说,你妹妹染有重病,需得在府中好生娇养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魏思城凝望满脸欢喜的魏筠,眼中多了几分真实的笑意,“可那又如何?若你的生命原就所剩不多,你是选择开开心心地度过三天,还是选择郁郁不乐地度过十日?”

    沈妙言哑然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摇头笑道:“罢了,我就当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春日的阳光透着暖意。

    沈妙言背着手,静静望着魏筠,尽管她流了不少细汗,然而她的脸上仍旧挂着充实的笑容,面颊红红的,再不似之前在平北王府后院那般苍白柔弱。

    ——若你的生命原就所剩不多,你是选择开开心心地度过三天,还是选择郁郁不乐地度过十日?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中闪过暗光,她仰头,张开五指挡在眼前,望着指缝中透出的光芒,若让她来选,短暂却快乐的一生,亦或是漫长却悲伤的一生,她也宁愿,选择前者!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屏风后沐过浴,身着宽松的丝绸中衣,擦着头发走出来,就看到桌上静静摆着一只雕花木盒。

    她面无表情地掀开来,里面暗红色的绒布上,果然盛着一粒朱红丹药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以来,她的房中每天都会出现一颗这种丹药。

    她不想吃。

    却偏偏……

    戒不掉。

    她曾试过强忍着念头,把丹药扔进火里,结果却是冒着手被烫伤的危险,又把这粒丹药捡了回来。

    帐中无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双手撑在桌案上,浑身都在轻颤。

    理智告诉她不能再碰这粒丹药,无论它是否有副作用,它都会让她自己成为被无寂控制的对象。

    然而身体的本能,却促使她伸出手紧紧捏住丹药。

    心中不停有小人儿嘶叫:只吃一颗,就今天吃这一颗!

    从明天开始,就再也不要吃了。

    从明天起,就让素问把这丹药彻彻底底毁掉。

    这么安慰着自己,她毫不犹豫地把那粒丹药吞进腹中。

    她闭上眼,周身恍若置身云端,温暖而静谧。

    恍惚间,仿佛此生再没有比现在更快乐的时光了。

    那阵子腾云驾雾般的快.感很快过去,她睁开眼,迷离的双眸渐渐恢复清澈。

    她攥紧了双手,指甲把掌心扎破出血,也全然顾不得。

    她究竟是怎么了?!

    魏惊鸿并未给她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她究竟是怎么了,大梁城的军队,已然出现在了前方的黄州城中。

    而黄州城,是从北郡向大梁进军的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军帐中,以沈妙言为首,魏思城、连澈以及其他几位主要将领都在。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,盯着桌面正中心摆着的沙盘,静静听着他们分析如何攻下黄州城。

    众人分析得差不多了时,魏思城望向沈妙言,“郡主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与魏惊鸿的第一场战役,咱们必须赢。”沈妙言伸手摆弄着沙盘,声音淡淡,“连澈,你是先锋,我给你两万兵马,三日内,取下黄州城。”

    连澈面无表情地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其他将领皆都面面相觑,有老将劝说道:“郡主,这第一场战役至关重要,沈公子年幼,恐怕当不得大任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无表情地望向他:“军令不可改。”

    语毕,起身径直离开。

    一众将领不约而同地皱眉,目送她离开后,望向魏思城:“世子,这战争可非儿戏!”

    魏思城瞳眸深谙,唇角的笑容透着漫不经心地淡然,“放心,她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他如此说了,众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到自己的帐篷,素问端来温水让她净面。

    连澈慢条斯理地跟进来,随手抚摸她挂在衣架上的胸甲:“姐姐这身胸甲,倒是好看得紧。”

    素问端着水盆退了下去,沈妙言拿起矮几上的梨花糕吃了,随手翻开一本兵书:“让你拿下黄州城,你可有信心?”

    连澈望向她,“姐姐对父亲的兵法,可有信心?”

    沈妙言动作一顿,抬眸望向他。

    他挑起一边儿眉毛,“姐姐莫非忘了?多年前在楚国京城时,姐姐送了我一本兵书,说是父亲亲手所著。我再如何蠢笨,反复琢磨研读了这么多年,也该有所领悟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