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5章 梨花林月夜葬美人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慢条斯理地吃了半碗,忽然看见对角的绸缎庄掌柜,正冲她挥手:“张姑娘,小店新到了些丝绸,过来瞧瞧?”

    张晚梨挑眉,她从未去过那家绸缎庄。

    她心中隐隐浮现出一个猜想,于是放下几枚铜钱,起身往那绸缎庄而去。

    绸缎庄的掌柜,话也不多,在迎到她时,笑吟吟就带着人避开外面的耳目,绕进一道暗门之中。

    鬼市。

    张晚梨注视着这座活在传闻中的庞大地下都城,但见处处灯火辉煌,歌舞升平,俨然是太平盛世的模样。

    当然,要忽略掉路边那些形状奇怪的鬼市居民。

    那绸缎庄的掌柜,径直领着她往七星楼而去,一路上态度都很恭敬:“张大人,我家主人是想请您过去叙话。您是聪明人,应当知道我家主人想同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微微一笑,听闻沈妙言已经带着北郡的军队攻入黄州城,想来不日就要来到大梁。

    可大梁,向来易守难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鬼帝找她做什么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她被领进七星楼第七层的雅座,只见身着雪白丝绸对襟长衫的男人,肩上披着件暗紫色菱花暗纹锦袍,一手端着描金细烟斗,歪坐在蒲团上,正慢条斯理地吞云吐雾。

    “鬼帝大人。”她踏进去,朝他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请坐。”君天烬轻笑,“听闻张大人于一个月前辞去了官职,当真是可惜啊。”

    “鬼帝大人有事,不妨直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个爽快的女子。”君天烬眼中流露出一抹赞赏,放下烟斗,在一旁银盆中净过手,“看你的样子,似乎对魏惊鸿做皇帝颇有意见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盘膝端坐,淡淡道:“我对任何人做皇帝都没有意见。只要是对为天下百姓谋利,谁当皇帝都一样。只是魏惊鸿又重新沿用起奴隶制度,我屡次与其争执,却都无疾而终。这一点,让我很不舒服。无论是天下还是时代,都该不停进步。中原百年前就已经废除了奴隶的存在,大魏,也该变革了。”

    “英雄所见略同。”君天烬悠游自在地用红泥小炉煮起茶来,“然而魏惊鸿为了拉拢大梁及附近城池的一批士绅官僚,以便稳固他的统治,必然要顺着那些人的心意,重新启用奴隶制。张大人,大魏,需要一个更加开明的皇帝。”

    小炉中的山泉水渐渐烧开了。

    君天烬用铜勺舀起一瓢沸水,缓慢注入茶盅里,碧绿的茶叶迅速被泡开,整个雅座,都弥漫开浓郁的茶香。

    “张大人请。”君天烬轻笑。

    张晚梨盯着那盅茶,“我人微言轻,更何况如今已经辞去官职,恐怕帮不到鬼帝什么。改朝换代之事,更与我毫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改朝换代的确与大人无关,可天下黎民苍生,却与大人有关。”君天烬的声音里透出淡漠,端起自己面前的茶盅,朝她举杯,“张大人,大魏的生死存亡,就全在你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垂眸,并未应答。

    从鬼市离开后,她独自行走在熙熙攘攘的长街中,脑海中又想起鬼帝的话:

    ——魏惊鸿此人气量狭小,若张大人愿意忍辱负重,入宫恳求他允你重新入朝为官,他必定派你去做守城门这类官职,以期让城中所有人都看到你上大夫的狼狈。然而这倒是正中咱们下怀,张大人若能联合守城官员,等魏天诀的军队到来时,为她打开城门,想必新的王朝中,必然有张大人一席之地。张大人,只有身居高位,才不会人微言轻。

    她反复思索着这番话,眼见着快要到家门口了,却看见前方有男人推推搡搡着几个哭哭啼啼的小孩儿,在街头高声吆喝着买卖。

    她望着那副画面,默默无言。

    她能买下这些小孩儿,再放他们自由。

    以她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资产,她甚至能买下上百名奴隶。

    然而那又如何,她也只能救这上百人。

    其他上千个,上万个,甚至数十万的奴隶,她都救不了。

    垂在腿侧的双手攥成了拳头,她忽然转身,义无反顾地往皇宫而去。

    黄州城。

    北郡的军队驻扎在城外,好好修整了几日。

    沈妙言待在城主府内,正漫不经心地与魏思城在窗下对弈。

    魏筠端着一盅温热的牛乳进来,温柔道:“嫂嫂,快尝尝我做的温牛乳,绝对比素问做的好喝哦!对腹中胎儿最好不过了,还能美容养颜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伸手接过,揭开白瓷小盖,鲜香的牛乳立即萦绕在鼻尖。

    她笑道:“这种事,让厨房里的侍女来就好,何必亲自动手?你身体不好,又常常在军营帮忙,我本就过意不去,如今你还这般帮我准备吃食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嘛!”魏筠开心地在房中转了个圈,“嫂嫂你不知道,我从小到大,都因为身体不好而被关在王府后院,从来没有见过其他地方是什么样的。如今连澈哥哥带我出来,我认识了那么多人,还见过那么多风景,此生已是无憾!还有哇,做好吃的点心和茶点,也是我喜欢的呢!以前那些丫鬟每时每刻都盯着我,这个不让碰,那个不能摸,我也只能在书上看看,那些漂亮的点心是怎么做出来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无话可说,只得由着她折腾去,和魏思城继续下棋。

    “对了,”本来跑出去的魏筠,又跑进来,眨着大眼睛认真道,“哥哥嫂嫂,你们最好快点儿下完棋,再过一刻钟就要开饭了,今儿是我主厨哦,你们一定要给我点儿面子,多吃点饭菜!嘿嘿!”

    她说完,小鸟似的欢快奔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到开饭时分,沈妙言推着魏思城进了花厅,看见满桌菜肴色香味俱全。

    她在魏思城身边坐下来,“你妹妹手艺好像还蛮好的啊!”

    魏思城挑起一边儿眉毛:“给我夹个牛肚。”

    “腿瘫了,你的手是也跟着瘫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本世子的手是专研琴棋书画的手,岂能做夹菜这种低等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含笑夹了根牛肚在他面前晃了晃,“那你就继续金贵着好了,我要先尝尝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