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7章 梨花林月夜葬美人(3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两人沿着连澈开出来的粗糙山路,一路往山顶而去。

    魏筠从未见过春夜里大山深处的景色,不时发出惊讶而欢喜的声音:“哇,有萤火虫!这里居然有萤火虫!好漂亮呀!”

    “杜鹃花、杜鹃花!连澈哥哥,草丛里藏了一朵杜鹃花!你等等我,我要折了戴在发髻上!……你看我好不好看呀连澈哥哥?”

    “咦,跑过去的是小鹿吗?跑得好快!小鹿小鹿,你这么晚了还在山里面做什么呀?当心山里的野怪吃了你喔!”

    她一路天真地叽叽喳喳,连澈侧眸望向她,小姑娘脸上全然是纯净的欢喜,连乌黑湿漉的水眸,都弯成了月牙儿。

    及至月上中天,两人终于来到山顶。

    山顶上生长着一片梨花树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季节,枝丫上只生着几片零零星星的绿叶,连花苞都没有,更别提什么盛开的花了。

    “好累呀!”魏筠累得跌坐在地,抬起手当做扇子扇风,

    连澈在她身边盘膝坐下,仰头望向夜空,阵风吹来,那遮挡住月亮的乌云,渐渐挪开。

    霜白的月光,不经意遍撒在山野林间。

    远处的山脉被镀上一层银霜,遥遥望去银光粼粼,寂寥神秘。

    而那点点月光落在两人面前的梨花树上,树枝头像是盛开了洁白饱满的梨花,一簇簇挤挤挨挨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魏筠看得有些呆。

    连澈望向她:“你看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我看见了,梨花……真好看!”小姑娘眉眼都弯了起来,欢喜地抱住连澈的腰身,仰头望着他,“连澈哥哥,谢谢你!”

    血液从她樱红的唇角淌落,在白腻精致的下颌处留下一行血渍,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浓稠秾艳的血液,滴落到连澈的白袖上,把袖管染成了牡丹般的深红。

    连澈静静望着她,“魏筠,你就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唇角的血液越淌越多,乌黑湿漉的眼眸却弯的犹如新月:“是啊,连澈哥哥,我就要死了……连澈哥哥,你亲我一下,好不好?从没有人亲过我呢!”

    连澈轻轻捏住她的下颌,俯身印上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蜻蜓点水般的一吻。

    两行清泪顺着女孩儿的面颊滚落,她抬起蝶翼般的漆黑睫毛,“连澈哥哥,谢谢你……”

    连澈瞳眸比夜色更加郁黑,替她扶正鬓角的杜鹃花,声音低哑:“下一世,一定要健健康康,长命百岁。”

    女孩儿靠在他的怀中,满足地甜甜笑着,逐渐没了呼吸。

    连澈仰头望着明月梨花,清秀如画的脸上,不辨喜怒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终于起身,亲自在梨花树下修了一个坟冢。

    他在梨花树下,把刻着“魏筠之墓”的石碑端端正正立好。

    夜风微凉,恍惚中,仿佛吹落了无数梨花瓣,纷纷扬扬地落在他的肩上、头发上,落在那崭新的墓碑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天后。

    沈妙言带着军队,驻扎在了丰州城外。

    攻下黄州后,前方几座城池闻风而降,沈妙言未曾折损一人一马,就接连拿下了三座城。

    连澈踏进沈妙言的大帐,散漫地在软榻上坐了,“姐姐猜,那丰州城主会不会主动投降?”

    沈妙言正忙着研究一本刀法,闻言头也不抬道:“等着吧,若三天之内还没有降书送上,咱们就打过去。”

    连澈捻着软榻上的锦被,贪婪地嗅了嗅上面残留的甜香,“丰州城城主关翰良素来以老奸巨猾闻名,就算他奉上降书,姐姐也应当小心提防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妙言淡淡应了声,“军师那边,可有消息传来?”

    “军师已经统领南境军队,打过三场大仗、五场小仗了。”连澈回答得漫不经心,“八战,全胜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从书中抬起头,唇角噙起浅浅的笑容,“他倒是好本事,与他相比,咱们好像慢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姐弟二人正说着,韩叙之从外面匆匆进来:“郡主,丰州城里有使者过来了!”

    那侍者捧着投降书信进来,恭敬地对沈妙言跪下,道明了自家城主想投降的心意,为表忠心,还奉上了三箱金银。

    沈妙言端坐在珠帘后的太师椅上,闻言笑道:“他倒是有心……礼物留下吧,你回去告诉他,本郡主和世子,于明日一早进城。”

    那侍者欣喜若狂,急忙回去复信了。

    连澈仍旧歪坐在软榻上,“关翰良曾经做过魏惊鸿的部下,姐姐当真信他的投降?”

    “我没见过他,无法评判他是怎样的人。不过,既然他主动写了这封投降书,我倒也愿意给他一个机会。”沈妙言歪靠在椅背上,双指夹着那封书信轻晃,琥珀色瞳眸中掠过浓浓的算计与狠辣,“不过,若他敢欺骗我……”

    连澈轻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他:“丰州城因为濒临诸条河道,所以才能比其他城池更加繁荣。可河道多,倒也不全是好事。连澈,今晚子时过后,你带两百名精锐,从河道偷渡进丰州城,想办法隐匿在城主府外,明日听我号令。”

    连澈正色,起身向她拱手:“遵命!”

    他走后,沈妙言把玩着那封投降书信,唇角抿起浅笑,“关翰良,你最好别骗我……”

    翌日,丰州城外。

    城主关翰良亲自出城相迎,恭敬地把沈妙言迎进了城主府。

    城主府内早已设好宴席,关翰良的妻儿都在,恭恭敬敬地起身对沈妙言行礼。

    沈妙言含着端庄得体的微笑,抬手示意他们免礼。

    众人先后落座,关翰良举起酒盏,腆着一张肥脸,恭维道:“郡主乃是上苍派来拯救我大魏的人,瞧瞧,这才起兵几日,就已然拿下这么多城池!一举攻破大梁城,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沈妙言自身是懂药之人,端起酒盏,不动声色地嗅了嗅,察觉酒中无毒,才与他遥遥对碰,“良禽择木而栖,关城主肯主动投靠我,将来我若复国,必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关翰良大笑出声,“哪里、哪里!我不过是顺应天命而已!对了,平北王世子怎么没跟郡主一同进城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