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8章 沈连澈血洗丰州城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哦,他今日身体不舒服,因此在帐中休息。”沈妙言随口解释,“我们打算在丰州城稍作整顿,若关大人想见他,总能见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身体不舒服,丰州城倒是有几位名医,等午后,我就让他们去给世子诊脉。”关翰良满脸关切,抬手道,“郡主快尝尝,这桌上都是我丰州最有名的河鲜,外头吃不到的!”

    他说着话,尽管努力装出正经模样,可一双色眯眯的浑浊老眼,却几乎贴到了沈妙言的身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仿佛视而不见,只微笑着品尝菜蔬。

    用罢午膳,关翰良的夫人莫氏领着沈妙言来到一处崭新辉煌的院子,笑道:“郡主,这是城主和我特意为郡主安排的,郡主看看可喜欢?”

    “城主和夫人亲自安排的,想来都是极好的,我自然喜欢。”沈妙言微笑,“多谢二位款待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喜欢就好。”莫氏目光不着痕迹地扫过她身上的盔甲,“不过,女孩子嘛,成日里打打杀杀可不好,在家中相夫教子,才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莫氏走后,素问抬手屏退寝屋中伺候的丫鬟,轻声道:“郡主,奴婢怎么觉得,那位关城主居心不良?席间他眼睛一直瞄着郡主,分明是想占便宜的模样!”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窗边软榻上,纤纤玉指悠悠划过碧绿窗纱,低垂着漆黑眼睫:“且等着吧,看他究竟意欲何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素问点头,“奴婢去给郡主做一盅燕窝。”

    她踏出房屋掩上隔扇,山水屏风后缓缓走出一个人。

    连澈身着城主府中的家丁制服,幽幽道:“姐姐命我带人守在城主府外,可我到底放心不下姐姐,因此带着那两百人扮成家丁混进了城主府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多人,不怕被发现?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?这关翰良府中奴隶上千,多出区区两百人,哪里就能发现了。”连澈回答得不以为然,在沈妙言身边坐下,不经意地嗅闻她身上的甜香,“今夜关翰良召集了丰州城有头有脸的士绅们,要在府中举行宴会。姐姐猜,他打算如何?”

    沈妙言按住他的额头,把他推远些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在房顶上打瞌睡时,听见他与人议论,说要杀了姐姐的人,还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?”

    连澈的手按在沈妙言精致微红的眼角,指尖带着一点儿凉意,轻轻拂过她的眼帘:“还说,姐姐长得美,要把姐姐藏起来好好享用。对魏惊鸿复命时,就说姐姐跳进了大河里,尸首无存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眸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连澈的桃花眼中多了几分深不见底的漆黑暗欲,指尖顺着她的眼角一路往下,悄无声息地挑开她衣领上的盘扣:“他说姐姐一副肌肤白腻似雪,滑嫩嫩的,关起来.不叫姐姐再穿衣裳,每日把玩,是最好不过的。他说姐姐看着高傲,然而在他的调教下,一定会把姐姐调教成最下贱的——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皱眉,一把握住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连澈的指尖顿在她白细精致的锁骨上,带着几分不甘,轻轻钩挠她的锁骨。

    沈妙言推开他:“连澈!”

    少年不在意地收手,“姐姐好生小气。君天澜能摸得,偏生我不能摸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冷着脸,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连澈不在意地耸耸肩,吊儿郎当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素问端着燕窝进来时,就看见沈妙言一个人坐在软榻上生闷气。

    她把燕窝放到矮几上,“郡主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个难管教的弟弟,头疼得紧。”沈妙言一手扶额,一手拿白瓷勺搅了搅燕窝。

    素问仔细想了想,笑道:“听说有书籍是说如何管教弟弟的,书名好似是叫什么《管教弟弟的一百零一种方式》,奴婢想办法给郡主弄来,郡主看了,兴许就能管好沈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眼睛一亮:“这个倒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入夜之后。

    城主府人头攒动、热闹非凡,凡是丰州城有头有脸的人物,几乎都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场宴会本就是为沈妙言而开,她自然也要出席。

    打扮好来到宴会,只见大厅中歌舞升平,甚是热闹。

    她在主位上坐了,呷了口热茶,旁边的关翰良立即凑过来,笑道:“郡主,今夜您可要好好享受这盛宴!”

    沈妙言展唇一笑,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她的视线落在四周飘飞的白色帷幕上,但见帷幕后也都有窈窕舞女,随着乐声摆出各种各样的妖娆姿势。

    目光又不着痕迹地扫过在场所有人,她注意到前来参见这场夜宴的,都是男人。

    她以袖遮唇又喝了口茶,再抬眸时,厅中的丝竹管弦声几近淫.靡,帷幕后的舞姬们甚至大胆地褪去外裳,一个个绕到外面,对男人们投怀送抱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注意到厅中伺候的侍女不知不觉中都退下了,连门窗也关得紧紧。

    一股浓郁的异香,在大厅中逐渐弥漫开。

    那些酒客皆都失了态,任往日里如何坐怀不乱,也在此时先后拉着娇俏的舞姬,欲行那羞耻之事。

    关翰良整个人几乎都要贴到沈妙言后背,浑浊的老目盯着沈妙言,脸上已然是垂涎三尺,“我的小宝贝儿,这场欢迎你的宴会,你可喜欢?怪不得魏惊鸿再三叮嘱不得伤你性命,这般绝色,若换做我,我也舍不得伤你性命啊!放在身边把玩,真真是极好不过!”

    他说着,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抱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动声色地避让开,“关城主原来是诈降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当然是诈降了!”关翰良大笑,“大魏皇族只剩你和魏锦西两个人了,那魏锦西是个孬种,而你又是个女流之辈,说什么复国,简直是笑话!小宝贝儿,你听我的,留在丰州城与我好好恩爱,吃香的喝辣的,我绝少不了你!那魏思城是个残废,哪里能给你幸福?啧啧,你若与我**一度,定然能知晓我的厉害!”

    说着,再度伸手去抱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起身,毫不犹豫地一脚把他踹开。

    他生得肥,被这么重重一踹,便咕噜噜从阶梯上滚到厅中,看起来好生狼狈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关翰良爬起来,怒盯着沈妙言,大骂道,“不知死活的娘们儿!来人,给本官把她拿下!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地,原本娇娇媚媚的舞姬们,纷纷从衣裳里抽出匕首和软剑,凶狠地团团围住沈妙言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么么,晚安!

    谢谢宝贝们投的推荐票票和月票票,谢谢今天六位小天使的打赏哦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