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9章 沈连澈血洗丰州城(2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丝竹管弦声停了下来,众人渐渐从那浓郁而诡异的异香中醒来,不解地望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蒲团上跪坐好,优雅淡然地斟了一杯茶,“关城主好大的气概,真是吓到本郡主了。”

    关翰良抚着胡须冷笑:“若吓到了,那就赶紧过来服侍本官!伺候得好,本官就不与你计较你刚刚那一脚!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沈妙言呷了口茶,“关翰良,你助纣为虐,帮魏惊鸿谋害本郡主,背叛大魏,乃是叛国死罪。我问你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关翰良夸张地哈哈大笑,“这简直是本官听过最荒唐可笑的笑话了!魏天诀,你莫非看不到围着你的杀手们?你觉得你一个人,能敌得过她们?!本官告诉你,你今日若不.脱.光衣服主动跪爬到本官面前求饶,本官绝不让你活着离开!”

    沈妙言仍旧面不改色,把玩着手中雪盖蓝瓷盏,笑着抬眸看他:“关翰良,我也送你一句话:你现在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头,宣誓效忠我大魏皇族,我便饶你全家不死。否则,我送你全家上西天。”

    她明明是笑着说的,声音也软软糯糯,然而语气里,却莫名透出骇人森然。

    就连那笑容,都带着漫不经心的杀意。

    周身气度之尊贵,仿佛,帝王降世。

    关翰良被她的气势震了震,又很快恢复信心,一个小娘们儿罢了,他手上有这么多杀手,若连她都对付不了,他简直白活这四十多年了!

    他想着,冷声道:“敬酒不吃吃罚酒!给本官拿下她!记着,不准伤了脸!”

    众女应是,纷纷朝沈妙言袭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端坐着,慢条斯理地品茶。

    眼见着那软剑就要伤到她,屋顶上陡然响起轰隆声!

    整个屋顶塌陷大半儿,两百名精锐从天而降,团团围住厅中众人。

    “哈,原来是早有准备,怪不得这般有底气!”关翰良盯着那群人,不慌不忙地在舞姬们抬来的太师椅上坐了。

    一名貌美年轻的舞姬盈盈上前,跪趴在他脚下。

    他抖着一身肥肉,把那舞姬当成踩脚凳,两只脚搁在她的背上,双手摊开扶着椅子扶手,浑浊老目含笑盯着沈妙言:“莫非你以为,单单凭这两百人人,就能拿下本官?果然是小姑娘,天真得很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以为然地品着茶,视线漫不经心地扫过厅中其他贵客,“在座诸位,大抵都是这丰州城的大小官僚。你们呢,你们是选择效忠魏惊鸿,还是选择效忠我魏天诀?”

    这是要策反?关翰良挑眉,浑浊老目现出精光,冷冷盯向其他人。

    那些宾客一愣,有油头滑面的,立即朝大梁城的方向拱手,恭维道:“当今皇上仁德,本官听天命行事,自然是效忠当今皇上!”

    其他人唯恐慢了一步惹来关翰良猜忌,纷纷跟着大声道:“不错、不错!过去的大魏皇朝已是昨日黄花,当今皇上才是上苍承认的真龙天子!”

    “凤仪郡主,劝你还是识相一点,顺应时势,莫要和皇上作对!否则,魏成阳一家三口的下场,就是你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郡主这般好的皮相,怕也不愿意被暴尸城楼吧?然而若郡主执意以卵击石,要与皇上作对,必然就是这么个下场!”

    关翰良剔着牙,听着他们的议论,老脸上乐开了花儿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注视他们义愤填膺的模样,在那些声讨声中,忽然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这笑声太过突兀。

    众人的声讨停了下来,不解地望向她。

    雍容妩媚的女子,看起来不过双十年华,手指玉葱般也似,指甲上涂着鲜红丹蔻,轻抚过雪盖蓝瓷盏,声音软糯甘甜:“他魏惊鸿谋我家国、害我亲人,若我为了一己安危,偏安一隅苟活于世,与畜生何异?以卵击石、暴尸城楼,那又如何?!总好过被良心谴责一生一世!”

    她抬眸,那双澄净的琥珀色双眸中,盛着薄凉的憎恶,“枉你们被我表哥封为官吏享受皇禄,明明受了他的大恩,却在他出事后,这般诋毁他!在座诸位,我魏天诀一个都不会放过!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脆响,那雪盖蓝瓷盏,竟在她手中碎裂成无数瓣!

    她身上戾气渐浓,明明是尊贵雍容的美人模样,可她坐在烛火摇曳的微光中,竟莫名骇人,仿佛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浴血修罗!

    就连裙摆上绣着的鲜红牡丹,也化为了浓浓殷血!

    那群人情不自禁地抖了抖身子,因为恐惧,而下意识地吞咽起口水。

    关翰良率先回过神,冷笑道:“你也就只有现在放狠话的机会了!来人,给本官把她拿下!”

    那群舞姬一跃而上,袭向沈妙言!

    恰在这时,一身红衣的美少年从天而降,挡在沈妙言面前。

    雪亮的长刀横亘在他眼前,刀身上映照出他冰冷的桃花眼。

    长刀所向,尸山血海!

    所有人甚至来不及看见他是如何运刀的,一阵眼花缭乱的光影后,他们看见的,就是那几十个倒在血泊中的舞姬。

    她们睁着惊恐的双眼,发髻凌乱,肢体破碎,毫无美感地离开了人世。

    沈妙言扶额,这孩子,当真不知怜香惜玉啊……

    好歹,也给人家留一具全尸嘛!

    关翰良得意的表情出现了裂缝。

    他攥紧扶手,勉强维持着高高在上的仪态,冷笑道:“沈妙言,莫非你以为,这样就能吓到本官了?哈哈哈哈哈,本官府中养着上千名壮年奴隶,你这两百人算什么东西,本官这就要你好看!来人,给本官把她拿下!”

    大厅的木门被重重撞开,府中的管家哭着奔进来:“大人,不好了大人!有人在府中作乱,放跑了咱们豢养的那些壮年奴隶!”

    瞬间,关翰良肥脸僵硬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生生捏碎了扶手,冷厉的目光落在连澈身上:“不愧是魏天诀手底下第一号走狗!竟然把本官府中的奴隶,都给提前放跑了……”

    连澈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关翰良冷笑,又转向沈妙言:“没了奴隶无所谓,本官手中,还有丰州城两万名守兵!你觉得你这两百人,在本官那两万人面前,够看?哈哈,魏天诀,奉劝你一句,趁本官对你还有点儿意思,赶紧脱.光了,摇.臀摆首爬到本官脚底下——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