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0章 黄袍加身,郡主登基!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他垂眸,呷了一口茶,盯着那雪盖蓝的瓷盏盖,脑海中莫名浮现出沈妙言曾与他说过的话:

    ——祝愿我与世子这份友谊,天长地久,永无背叛。

    “永无背叛……”

    他咀嚼着这个词,漆黑的桃花眼深邃幽暗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轻笑出声,“魏天诀,但愿我没有疯掉。”

    他抬眸,淡淡吩咐:“掉头。”

    车夫立即应是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马车逐渐靠近丰州城,魏思城听见山野间铺天盖地,都在呼唤回荡着同一个名号:

    凤仪郡主。

    他挑开车帘,只见古朴的丰州城矗立在江岸之上,城郊外是广阔的平原,此刻那平原上聚集了乌压压数万人,一眼望去无边无际。

    那个风华绝代的女子,金冠束发,穿一袭胭脂红罗裙,站在江岸的高台上,声音携着满满的穿透力,清晰地落在每个人耳中:

    “大政伪朝的将军,残酷无道,竟在河水中下毒,是为丧尽天良,人人得而诛之!诸位都是我大魏子民,我魏天诀在此立誓,绝不抛弃任何老幼妇孺,绝不允许我的子民,被任何人所伤害!诸位的生与死,绝不由那群禽兽主宰!只要我魏天诀还活着,你们的生与死,便由我来定夺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江风骤起!

    高台之上,她手持绣着“大魏”二字的旗帜,巍然不动地站在那里,任由江风把她的罗裙和旗帜吹得猎猎作响,宛如天地间最艳的一抹绝色!

    所有百姓皆都情不自禁地跪伏下去。

    魏思城有片刻呆滞,很快回过神,亲自取出藏在马车暗格里的一只木匣,让小厮推着他的轮椅,缓缓往江岸边的高台而去。

    高台下方,连澈挡住了他,面无表情道:“背叛之人,因何而来?”

    魏思城轻笑,把木盒呈到他手中:“背叛之人,因悔过而来。”

    连澈接过木匣打开来,看见里面盛着的东西时,瞳眸微动。

    他望向魏思城,却见对方眼中都是肯定。

    他攥紧木匣,片刻后,似是决定了什么,陡然抽出木匣里的斗篷!

    明黄色的斗篷,在江岸边格外醒目耀眼!

    那斗篷质地精良,其上还精心绣制了九龙在天的图案。

    连澈眼中满是郑重,小心翼翼捧着斗篷,踩着台阶,一步步踏上高台,亲自把那明黄色斗篷披在了沈妙言肩上。

    黄袍加身!

    聚集着数万人的江边,竟是鸦雀无声,唯有江风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连澈率先低头跪下,声音里透着虔诚:“吾皇万岁万岁,万万岁!”

    寂静片刻后,所有百姓都争先恐后地高喊出声: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他们喊了一遍又一遍,直到天地间都回荡着他们震耳欲聋的声音,直到北风把他们的呐喊声传入云霄!

    更远的地方,北郡三十万大军同时朝这边乌压压跪倒,整齐的铠甲摩擦声之后,是北地的汉子们最恭敬的呼喊: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魏思城扶着小厮的手离开轮椅,同样拱手跪地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所有人的目光都被江岸高台上,那个明黄色的身影所全部占据!

    沈妙言轻抚明黄色斗篷,琥珀色瞳眸中掠过恍惚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做皇帝是怎样的感觉,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当好这所谓的帝王。

    然而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!

    她平视前方,微微抬起手,已然是不怒而威的模样:“免礼,平身……”

    小厮扶着魏思城坐回到轮椅上,魏思城正色道,“如今丰州的水源都已不能再饮用,咱们必须弃了丰州,率领大军退守明州。”

    几位将领纷纷赶到,一位年长的将军拱手道:“皇上,世子说的不错。前方斥候回报,徐鸿煊已经率领大军赶来,所以咱们必须在今夜返回明州城内!”

    丰州城数万百姓,不约而同地望向沈妙言,皆都面露害怕。

    有人向她伸出手,哭道:“皇上,您不能走啊!您走了,我们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那几位将领面露不忍,却仍旧狠心道:“皇上,这些百姓拖儿带女、人数众多,咱们不可能带他们一起走,否则一定会被徐鸿煊的军队追上!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您唯有割舍!”

    有百姓听见他的话,一传十十传百,江岸边顿时响起一片啼哭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目光掠过江面,只见有白鹤饮用了江水,不过片刻就毒发身亡,如短线的风筝坠下高空。

    江风瑟瑟。

    她垂眸,视线扫过那一张张带着泪痕的脸,心知肚明若把他们舍下,等待他们的,不是徐鸿煊的屠戮,就是焦渴而亡。

    而他们,都是她的子民!

    江风呼啸,她眼圈发红,忽然猛地扬起那绣着“大魏”的旗帜,声嘶力竭地大喊出声:“朕曾说过,你们的生死,由朕定夺!丰州的子民们,朕带你们一起走!你们的家园,朕一定,一定会重新为你们夺回来!”

    她磅礴的声音回荡在江面,所有百姓都呆呆望着她,片刻后,忽然一同涌上高台,冲开那些将领,不由分说地把她高高抛起:

    “皇上万岁!”

    “皇上万岁!”

    一声声呼喊,发自肺腑,带着信仰一般的虔诚!

    魏思城和连澈被挤出去,静静目视那半空中抿嘴轻笑的姑娘,漆眸中同时掠过一抹崇敬。

    不抛弃江山,不放弃子民。

    唯有这般帝王,才值得他们誓死追随!

    沈妙言很快跨上马,让几位将领派人下去组织了丰州城所有百姓,随着大军一起,逶迤往明州而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徐鸿煊得知沈妙言居然就这么称帝了,还在逃跑时把丰州的满城百姓都给带上,不禁大笑出声:“女人称帝,简直可笑!已经兵败如山,却还敢带着百姓一起走,就不怕被百姓拖累?来人,拿本将军的盔甲来,本将军要亲自追击,取她首级!”

    他动作极快地组织了兵马,毫不犹豫地率领大军前去追剿沈妙言。

    因为有百姓跟着,所以沈妙言的军队走得极慢,眼见着已是日暮西山,却还未见到明州城的影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铺天盖地的马蹄声,从四面八方陡然响起!

    魏思城皱眉,“徐鸿煊追来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么!谢谢柠檬草和风轻琳舞的打赏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