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5章 总得把你捧在手掌心,才不算辜负你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沈妙言倒像是抓住了他的尾巴,笑得格外奸滑:“大周皇帝爱朕入骨,不肯与旁人分享,然而朕到底是坐拥天下之人,为了延绵子嗣、开枝散叶,岂有不广纳后宫的道理?大周皇帝,你说对是不对?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看了良久,最后黑沉着脸起身,一言不发地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“咦”了声,抬头望向他离开的背影,这家伙竟这般不经逗的,这就走了?

    “啧,真是无趣……”她摇摇头,唇角含笑。

    暮春的夜里,晚风微凉。

    寝屋中点着几盏琉璃灯,暖白的光晕从透明的琉璃罩中透出来,在房中弥漫开深深浅浅的光影。

    沈妙言漆发垂腰,身着宽松的丝绸衫子,捧一本史书靠坐在绣榻上翻阅。

    读得认真时,却觉口渴。

    “拂衣,水……”

    她软软唤了声。

    一盏温茶被递到她唇边,她下意识地呷了一口,目光始终落在书卷上。

    那人站在床头,凝望她片刻,继而走到琉璃灯盏边,轻轻拨亮里面的灯蕊。

    琉璃灯盏的光便又亮了几分,把他的在地面的投影拉得纤长。

    雕窗并未掩紧,夜风骤起,把窗户给吹了开来。

    男人走上前,动作熟稔地掩上窗。

    沈妙言皱了皱鼻尖,嗅到夜风送来的清雅莲香。

    这个时节,哪里来的莲香?

    她抬起眼帘,这才看见自己房中竟不知何时多了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望着他的背影,只觉莫名眼熟,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数月未见,小妙妙这就不识得我了?”男人声音宛如碎玉敲冰,笑吟吟转过身,倾城绝艳的面容,在琉璃灯盏的光影下,越发蛊惑魅人。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微微放大,“君舒影?!你,你怎么也来啦?!”

    君舒影缓步走到床榻边,在锦褥上坐了,随手替她拢了拢锦被,“听闻小妙妙分娩在即,心中担忧,所以特地赶了过来,没想到,还是晚了几日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,忽然挑起一边儿眉,绽开的笑容异常艳丽夺目:“不过,我来的时机倒也不算差,正逢明州主薄在城中挑选貌美男子,要进献给大魏女帝,我自忖有几分姿容,这男宠面首,倒也当得,因此毛遂自荐,这才被他送到这里来。小妙妙可惊喜?”

    沈妙言已然是目瞪口呆的模样,好半晌才回过神,暗道惊喜没有,惊吓倒是有许多。

    她咳嗽了下掩饰尴尬,摆手道:“我并未要挑什么面首!我是正经姑娘!”

    “啧……”君舒影伸手捻了捻她的一缕漆发,低垂的狭长凤眸中,噙着满满的调笑意味,“小妙妙这话真是叫人伤心。我连献身的准备都做好了,那北幕我也不想回去了,皇帝我也不想做了,就想长伴在小妙妙身边,你负责治理天下,我负责貌美如花,多好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诱惑得起劲儿时,屋门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脸冰冷地跨进门槛,暗红色凤眸,死死盯着君舒影。

    那模样,就像是被人抢了叼在嘴里的肉。

    君舒影继续调笑:“哟,这不是四皇兄吗?莫非你也是来应选女皇面首的?这还真是巧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懒得同他多说一个字,转向沈妙言,淡淡道:“二宝哭得停不下来,奶娘也哄不好。”

    因为还没想好给小皇子取什么名儿,所以沈妙言和君天澜决定暂时叫他二宝。

    沈妙言忙道:“抱过来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瞟了眼君舒影,不阴不阳地低笑了声,“女皇陛下忙着与新面首独处,哪里有空管二宝哭不哭?罢了,我自己哄。”

    说着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沉默半晌,望向君舒影:“你来得太不是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眼见着她和君天澜的关系渐渐好了,这人却又突然冒出来……

    君舒影被她嫌弃,顿时黑了脸,“小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翻着手上的书卷,“去把二宝抱过来,我想看看他。那个男人哪里会哄孩子,他只是在生气罢了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郁闷,合着他千里迢迢赶过来,是赶来看这两人吃醋闹别扭、花式秀恩爱的?!

    他深呼吸,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,于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去抱二宝了。

    君舒影从没抱过小孩儿。

    他进了隔壁厢房,只见君天澜正坐在摇篮边,臂弯中抱着个襁褓,一个丑了吧唧的小崽子被裹在里面,捏着两个小小粉粉的拳头,正哇哇大哭,那模样,别提有多丑了!

    他凑过来,不大敢相信地戳了戳二宝的脸蛋,震惊道:“那什么,这小东西,当真是你和小妙妙的孩子?他长得好丑啊,会不会是不是小妙妙背着你,与某个丑男人私通的结晶?!”

    君天澜虽然一贯面无表情,然而细看之下,此时他的眉眼都黑了。

    君舒影犹未察觉,单手拎起二宝的襁褓,笑道:“小妙妙想看看他,我带这小崽子去见她了!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拎,二宝越发被襁褓勒得紧,小小的脸儿涨得通红,哭得更加响亮厉害。

    “君舒影!”君天澜怒不可遏,抬脚就从背后去踹君舒影。

    君舒影及时避开,笑道:“不过说几句他长得丑,皇兄何至于如此?”

    说罢,身形一动,迅速消失在房中。

    君天澜气得不轻,想跟上去,又不想看见他和沈妙言在一起,思来想去,还是闷闷在摇篮边坐了,抱起丫丫逗弄。

    君舒影提溜着二宝来见沈妙言,沈妙言顿时垮了小脸:“君舒影,有你这样带孩子的?!”

    说着,心疼地接过二宝,在怀里好一阵轻哄。

    君舒影在圆桌旁坐了,一边吃茶一边看她哄孩子,狭长凤眸中掠过恍惚。

    她生得显小,明明二十岁的年纪了,看起来却仍然像那未及笄的小姑娘,根本看不出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亲。

    而这辈子,他与她最亲近的时候,大约就是在幕村的那些天。

    若当初君天澜不曾找到他们,该有多好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终于把二宝哄得不再哭了,抬头望向君舒影,却见他神情恍惚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屋中正沉静时,君天澜终于从隔壁过来,一张英俊的脸透着冷意,在床榻边坐了,宛如开窍一般,随口道:“今晚,还是我抱着你一起睡?”

    他说着,余光不忘扫向君舒影,果然看见他怔了怔。

    薄唇噙起微不可察的弧度,他为沈妙言拢了拢被角,语调平静:“你晚上爱踢被子,从十二岁到现在,就没改过。今夜天凉,我不陪着你睡,你怕是要冻着,坐月子时最忌讳这些。你为我生了三个宝宝,我总得把你捧在手掌心,才不算辜负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