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7章 惧内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在场将领皆都眼前一亮,立即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正所谓“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”,他们征战沙场,最想要的,不过是酒和美人。

    这新登基的女帝,当真是知晓他们的心意!

    这一夜,大梁城外,四溢着魏北的酒香。

    笛声悠扬,月光如霜。

    凌晨时分,一牙弯月高挂枝头。

    一手撑额睡在软榻上的沈妙言,缓缓睁开眼,琥珀色瞳眸清冽如酒。

    她坐起身,“连澈。”

    始终守在帐外的连澈,挑开帐帘,探进来半个脑袋:“姐姐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他穿着的细铠,“你回营帐换身常服,咱俩去大梁城。”

    连澈挑眉:“现在?”

    “现在。”

    少年不再说什么,只立即照办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屏风后,褪下那身繁复艳丽的明黄色丝缎宫裙,换了身绣宝相花暗纹的锦白缎袍,玉带束腰,墨玉冠束发,一张小脸未施脂粉却已是唇红齿白。

    她对着青铜落地镜子摇开青竹折扇,背后传来少年特有的低哑磁性声音:“好一个貌比潘安的小哥哥,不知家中可有娶亲?”

    她望向镜子里连澈含笑的脸,唇角轻勾,“已有几房姬妾了,倒是缺个知寒知暖的好妹妹。”

    说着,起了玩心,旋身到连澈面前,有扇子挑起他的下颌,“这个妹妹,生得极妙,本公子似乎在哪里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连澈推开她的折扇,耳尖起了一点儿红晕,避开她的视线,正色道:“姐姐再不进城,天就要亮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不经调戏,于是收拢折扇,含笑抬步往外走去: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四周是黎明前的沉黑,城楼上点着几盏灯火,守城的官兵正是最困的时候。

    再加上两人轻功极好,纵便是守卫森严的大梁城,亦十分容易地摸黑混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里是外城,沈妙言似乎也不打算进内城去,只带着连澈,先在清晨的闹市里吃了两碗热馄饨。

    连澈边吃边道:“姐姐费这样大的功夫,就是进来吃馄饨的?”

    “非也。”沈妙言余光不停打量四周,“永安王府就在对街,我是进来找三表哥的。他娶了乔宝儿,魏惊鸿看在他老丈人乔以烈的份上,好歹是留了他一条命。可若是将来攻城,难保魏惊鸿不会拿三表哥的性命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连澈颔首,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两人吃完馄饨,已是天色大亮。

    正逢永安王府的大厨从菜市场采购完新鲜菜蔬,两人藏进那送菜蔬的马车里,很快进了永安王府的后门。

    两人脱身离开后厨,在府中转了好大一圈,循着那最高的楼阁院落找去,终于找到了魏锦西和乔宝儿居住的主院。

    沈妙言趴在房顶,轻手轻脚地揭开一片瓦,只见下方寝屋陈设奢华,乔宝儿身着宽松松的正红色丝绸中衣,正在发火,而魏锦西哭哭啼啼跪在搓衣板上,看上去可怜极了。

    “啧,这是惧内啊。”连澈轻笑。

    沈妙言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,继续盯着下方。

    乔宝儿双手叉腰,一张清秀的小脸扭曲不已,怒骂道:“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,见了我皇帝姑父要下跪,你怎么就是不听?!昨晚宫宴上,你跟个柱子似的杵在那儿,你知道我有多丢脸吗?!你反省了一晚上,我问你,你现在可知错?!”

    魏锦西只是抬袖抹眼泪,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乔宝儿气不打一处来,随手抄起一把鸡毛掸子,不由分说地就去打他:“你再哭,你再哭!没用的东西,姑奶奶打死你!”

    魏锦西吃痛,忍不住躲了下,乔宝儿立即怒火中烧:“好你个魏锦西,你竟然敢躲我的鸡毛掸子!你再躲一个试试?!”

    房中侍立的婢女们皆都低垂着脑袋,俨然是见惯了这种场景,因此皆都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魏锦西生着一副结实的身体,乔宝儿打得狠了,竟生生把那鸡毛掸子给打折了!

    她“啪”地扔掉鸡毛掸子,高高挽起袖子,怒吼道:“来人啊,再给姑奶奶拿根新的来!”

    等她终于发泄完怒气,才坐到绣墩上,一边吃茶,一边骂骂咧咧道:“魏锦西,老娘告诉你,你全家都死光了,你沾了老娘的光,才能活到今天!你若是不听话,老娘把你休了,再另外嫁人也未尝不可!”

    魏锦西始终低着脑袋,俊脸隐在昏暗中,除了从鼻尖滴落的泪水,其他表情外人无从窥之。

    过了一刻钟,乔宝儿终于吃完茶,拍拍手站起身,低眸瞟了眼魏锦西,从鼻孔里发出轻蔑的一声“哼”,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房中侍立的婢女皆都跟着她离开。

    春阳从纱窗洒进来,魏锦西扶着桌角,忍着身上的伤,慢慢地站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捡起落在房顶上的一根小树枝,轻轻丢了下去。

    魏锦西一愣,抬头望去,看见她灵动的脸,顿时惊诧道:“芽芽?”

    当初沈妙言化名“绿芽”,因此即便认祖归宗了,魏锦西也总还习惯唤她芽芽。

    他不等沈妙言说话,警惕地望了眼紧闭的隔扇,焦急道:“芽芽,你怎么到这儿来了?!魏惊鸿的人都在抓你呢!你快走,快走!”

    沈妙言眨了眨大眼睛,“表兄,我是来带你一起走的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魏锦西惊讶地张大嘴巴,“带我一起走?”

    沈妙言满脸认真:“你留在这里恐有危险,等天黑之后,我们一起离开大梁城。”

    魏锦西挠挠头,仔细想了一想,压低声音道:“那好,你们先藏起来,莫要叫人发现了!对了,隔壁不是镇南王府吗?你们就藏进镇南王府的地牢,那里很安全,不会有人去的!”

    正说着话,外面响起匆匆的脚步声,伴着女子的厉喝:“魏锦西,我叫你好好反省,你一个人叽里呱啦在跟谁说话?!”

    “砰”一声,隔扇被人推开,乔宝儿一手叉腰,一手拎着个扫帚,气冲冲地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轻轻盖上瓦片,给了连澈一个眼神,两人迅速消失在房顶。

    魏锦西余光瞟见两人走了,稍稍松了口气,而他很怕乔宝儿,慢慢往后退了两步:“我没有,没有说话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