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8章 逝者已矣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你还撒谎!”乔宝儿气得直跺脚,架起扫帚就往魏锦西身上揍,“你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?!妈的,姑奶奶貌美如花,你竟然还不满意?!我打死你个负心汉!”

    魏锦西被她打得满房间乱窜,身上到处都是淤青,最后实在是忍无可忍,干脆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,把她压在绣床上,凶狠地.吻住她骂骂咧咧的嘴。

    乔宝儿“唔”了声,面颊上腾起两朵红云,一时间竟忘了反抗。

    另一边,沈妙言与连澈溜进了镇南王府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满府无人打理的枯败景色,又想起魏长歌,一时间心绪不宁,胸腔中止不住地涌上来层层难受。

    连澈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,“逝者已矣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声道:“我想,先在府里看看。”

    连澈并无二话,只是默默陪着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穿过游廊,进了她曾住过的院落,里面的陈设一成不变,她当初临走前打开的妆奁,也并未合拢,里面还盛着魏长歌送她的红珊瑚手钏。

    她拿起那手钏戴上,明明是冰凉的温度,她却莫名觉得温暖。

    那菱花青铜镜上落了许多灰,泛黄的帐幔同样不再干净。

    阳光从高高卷起的珠帘后洒落,清晰可见在光线中飞舞的尘埃。

    她站立良久,才一言不发地离开。

    两人找到镇南王府的地牢,却见地牢的墙壁上嵌着许多颗夜明珠,把黑暗的地下照得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地牢很大,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零件,还有许多工匠方面的书籍。

    沈妙言有些惊讶地**那造型像是海燕的巨大木器,三表哥竟然把这里当成了秘密基地,背着乔宝儿偷偷在这里研究他未做完的事。

    而这架海燕看起来格外精美,也比他从前做的任何一架,都要坚固结实。

    连澈捧着食盒从角落走出来,“姐姐,这里还有很多干粮和水囊,咱们倒是不必出去找食物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沈妙言心不在焉地应了声,围着那架海燕走了几步,琥珀色瞳眸里满是惊疑,这东西,外部已经涂了漆料,莫非已是成品?

    当真能飞起来吗?

    及至夕阳西下,两人随意用了些干粮,在府中逛了会儿,直到暮色四合,才返回那座地牢。

    沈妙言盘膝坐在稻草堆上,无聊地折稻草玩,“你说,我那位傻表哥,真的能摆脱乔宝儿的眼线,翻墙到这儿来吗?”

    连澈一派淡定,抹了把圆桌上的杂物器具,望向自己的手指,“这里东西准备得如此齐全,而且一丝灰都没有,可见他是常常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暗道也有道理,于是闭目养神,只静静等待魏锦西过来。

    此刻隔壁永乐王府,魏锦西正小心翼翼和乔宝儿用晚膳。

    用罢晚膳后,乔宝儿要沐浴,命魏锦西在屏风外面候着,自个儿泡进了大浴桶中。

    魏锦西听见哗哗水声和她唱歌的声音,暗戳戳地悄悄出去,对守在门口的婢女道:“王妃命我给她弄些鲜嫩花瓣。”

    那婢女往屋子里望了一眼,不疑有他,就这么放他出去了。

    魏锦西一颗心砰砰砰跳得极快,双手揣在袖管里,沿着人少偏僻的回廊,匆匆往东边儿走。

    永乐王府和镇南王府不过一墙之隔,他费劲儿地攀上围墙,刚站到墙头上,谁知正好有几个小丫鬟过来采玫瑰花做口脂,一眼看到他,顿时骇了一跳,纷纷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魏锦西暗道不好,压根儿不敢回头看,直接跳下高墙,不顾脚被扭伤,一瘸一拐地往镇南王府的地牢跑去。

    还坐在浴桶里的乔宝儿,一边洗一边喊道:“魏锦西,赶紧滚进来给我搓背!”

    然而她连喊了三遍,屏风外面半点儿回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不由大怒,“魏锦西,你耳朵被狗吃了?!听不见我叫你?!再不滚进来,你今晚别想上床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隔扇被推开,几名侍女匆匆奔进来:“王妃娘娘,不好啦,王爷他跑了!”

    “跑了?!”乔宝儿震惊地站起身,扶着侍女的手跨出浴桶,匆匆拿衣裳往身上套,怒骂道,“好他个魏锦西,他吃了熊心豹子胆,竟然敢跑!来人啊,把王府里的家丁侍卫全给姑奶奶叫出来,定要把他给我抓回来!”

    几名侍女连忙应是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暗,永乐王府点燃了所有的灯盏,如火龙般蜿蜒热闹,乔宝儿一手拎着裙子,一手扶着梯子爬上墙头,率领她的所有仆从,浩浩荡荡就这么闯进了镇南王府。

    镇南王府的地牢内,沈妙言终于等到魏锦西。

    魏锦西喘着气,摆手道:“完、完了!乔宝儿她,她发现我逃了!快,快把它推出去!”

    说着,抚了抚胸口,站到那巨大的海燕背后,抱住它流线型的尾巴。

    沈妙言挑眉道:“这东西,是成品吗?你试验过?”

    “没!”魏锦西挠挠头,“我估摸着可以的,芽芽,你,你要信我呀!”

    沈妙言已经可以清晰听见外面的嘈杂声了,事到如今也没有办法,只得招呼连澈,一同推着海燕往地牢出口走。

    那海燕肚子底下装着八只可以滚动的木轮,再加上三人力气都不小,因此很快就把它推到了地牢出口。

    乔宝儿的人这注意到这边的动静,匆忙禀报了她,她立即杀气腾腾地冲了过来,借着亮如白昼的灯笼光,看见沈妙言居然也在这里,顿时大怒:“好你个魏锦西,原来是跟贼人勾结!魏天诀,事到如今你也敢回来?!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不等沈妙言回答,她又看见了连澈,顿时滋味儿十分复杂:“沈哥哥,枉我对你一片情深,你居然弃明投暗,投靠了魏天诀!你可知道我有多么伤心?!”

    她说着,竟不顾一切地冲过去,想要拉扯连澈的衣袖。

    可尚未碰到,连澈一柄钢刀已经架到她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沈……沈哥哥……”她结巴起来,“你……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连澈面无表情:“叫你的人退后十丈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