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3章 沈青青之死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下方的连澈面无表情,大步上前,拎住她的后衣领,就要把她往殿外拖。

    沈青青死死抱住沈妙言的腿,再不顾所谓的面子,崩溃地哭嚎出声:“沈妙言,我知道错了,我知道错了!我今后再也不敢惹你了,你放我回楚国好不好?!我再也不敢与你作对了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色转冷,朝着她的心窝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沈青青猝不及防,吐出一口血,抱着她腿的手也松了开。

    连澈拽着她,就这么一路拖出了临武殿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以后,韩叙之快步进来,俯身凑到沈妙言耳畔一阵低语。

    “喝了砒霜?”沈妙言挑眉,“大牢里,哪儿来的砒霜?”

    韩叙之淡淡道:“我查过大理寺的记录,去探望过魏惊鸿的,只有平北世子一人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落地,沈妙言抬眸,只见魏思城摇着轮椅,已经出现在大殿门口。

    韩叙之朝两人欠了欠身子,抬步离去。

    与魏思城擦身而过时,魏思城那双桃花眼眯了眯,“掌印大人果真是女帝陛下身边最忠诚的一条狗,什么事儿都这般积极地禀报给陛下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被沈妙言安排为司礼监掌印,负责执掌御章、通传旨意,算是内侍中权势最盛的人。

    他皮笑肉不笑地答道:“下官这条命本就是女帝陛下的,自当要为她竭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魏思城冷笑了声,摇着轮椅与他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正了,抬手示意殿中伺候的宫婢都退下。

    她面无表情地盯着魏思城,“我早猜到你与魏惊鸿有宿怨,可你背着我给他送去毒药,是不是太不把我这个皇帝看在眼里?还是在世子心中,我不过是你平北王府扶上帝位的傀儡?”

    “陛下严重了。”魏思城笑得露出一口白牙,定定凝视沈妙言,“在微臣心里,陛下是君,亦是友。从北郡到燕京,数月的患难与共,并非是可以随意抹去的经历。”

    “我亦如此认为。”沈妙言脸上的神情稍稍缓和些许,“魏惊鸿之死,我便不与你计较,只是今后——”

    “微臣在燕京,只这一个仇家。他死了,微臣不会再掀风浪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指尖从茶盏上拂过,见他神情不似说谎,淡淡道:“如此就好。”

    她正要同他商议一下如何答复川西厉家的婚事,殿外猛然响起嚎哭声:“我祖父一家若是死了,我也不活了我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与魏思城放眼望去,只见乔宝儿哭肿了双眼,踉跄着冲进来,“噗通”跪在沈妙言面前,“陛下,求您看在我怀了大魏皇族子嗣的份上,放过我祖父一家!”

    “宝儿,你别这样!”魏锦西匆匆追进来,想把乔宝儿扶起来,然而乔宝儿却倔强地不肯起身。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,当初魏惊鸿逼宫,乔以烈作为他的岳丈、作为大魏的丞相,在其中出了不少力,论罪当株连九族。

    她眯了眯眼,淡淡道:“乔宝儿,我就是念在你怀了表哥孩子的份上,才没要你的命。你如今,又怎敢来求我放过乔以烈全家?须知,他犯下的乃是十恶不赦的死罪。”

    乔宝儿跪在殿下,一手覆在肚子上,字字泣血:“我肚子里的孩儿若是出世,也该唤你一声姑姑。若将来这孩子问我,是谁杀了他外祖父、外祖公一家,我又该如何告知他?莫非要告诉他,是他亲姑姑动的手吗?”

    满殿静寂。

    沈妙言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,当皇帝便是这点不好了,总是有许多事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说得好听是权倾天下的九五之尊,然而哪就真的高高在上了,分明有很多事情,比普通百姓还要束手束脚不得自由。

    她沉吟半晌,缓声道:“你先回去吧,容我与丞相商议过后,再做定夺。”

    乔宝儿含泪望向魏锦西,魏锦西认真地把她搀起来,“宝儿,芽芽是皇帝,要顾全许多大事,你万万不可让芽芽头疼。咱们走吧,芽芽会想出一个万全之策的。”

    乔宝儿乖乖地点点头,哭着倚在他怀中,由着他把自己抱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走后,那厢张祁云与张晚梨过来,把燕京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沈妙言是知晓张晚梨的才华的,因此废除奴隶之事,全权交由她去做,还顺势提拔她为正一品御史大夫。

    两人听沈妙言说了乔宝儿的事,张祁云摇着骨扇,笑得像只狐狸,“此事再简单不过。陛下大可悄悄送乔以烈全家远远离开,再不准踏入燕京半步。等到上刑场时,再用别的死囚顶替乔以烈。如此,即可全了陛下与永乐王的兄妹之情,在众人眼中,亦不失公允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了点头,深以为然,“那便按丞相说的办吧。”

    之后,沈妙言又花了数天时间,带领百官制定新的律法,大魏的局势,也逐渐走向正轨。

    这日清晨,沈妙言起床梳洗罢,朝见百官后,命人摆驾燕京城外的斗兽场。

    执掌斗兽场的几名官员暗暗得意,以为她是想去看表演,因此特地提前过去,准备了好几个精彩的斗兽节目。

    皇帝专用的御驾缓缓往斗兽场而去,沈妙言端坐其中,唇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   此时斗兽场的看台上,一名衣衫褴褛、蓬头垢面的姑娘被几个大汉按在地上,光天化日之下,上演着残酷的侵犯戏码。

    那姑娘趴在地上,如狗一般,不停地发出惨叫,昔日保养得宜的朱色指甲早不知断成了几截,正深深扣进地面的泥土里。

    昔日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污垢,嘴角还有被撕裂过的伤痕。

    正是沈青青了。

    红衣美少年慵懒地靠坐在大椅上,一边喝茶,一边漫不经心地扫视那出戏。

    这几日,他把这贱人带到鬼市,扔进了鬼市的乞丐窝,任由人随意糟践。

    直到昨夜收到姐姐的消息,才又把她带到斗兽场。

    初夏晌午的风带着一丝灼热,他饮尽杯中酒,听见斗兽场外响起高昂的唱喏声:

    “皇上驾到——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