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6章 微臣恨不能亲自服侍陛下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沈妙言开完早朝,正迫不及待想去逗弄小雨点和丫丫,一名小内侍忽然慌慌地奔进来,捏着嗓子道:“陛下,川西厉家的厉老求见!”

    “厉老?”沈妙言一怔。

    厉家盘踞川西上百年,厉老乃是厉家的当家人,亦是朝廷设在川西的封疆大吏。

    她以为这厉老远道而来,约莫是有什么要紧事,于是正襟危坐道:“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过了会儿,只见一位拄着檀木雕龙头拐杖的老人,颤巍巍扶着两名美貌婢子的手踏进金銮殿,一进来就对着沈妙言跪下,哭天抢地地嚎道:“陛下,陛下啊!微臣川西厉猛,千里迢迢来给陛下请安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默默扶额,请安就请安呗,用得着哭成这样?

    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是来奔丧的呢。

    她咳嗽了声,淡淡道:“厉爱卿请起。远道而来,不知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无论如何,为了大魏江山稳固,川西厉家是必须拉拢的。

    厉老抹着眼泪,扶着美婢的手站起身,颤颤走到厉修然旁边,举起龙头拐杖就往他身上揍:“我打死你这不成器的东西!叫你过来好好服侍女帝,你倒好,这么久了也没点儿动静!”

    他骂完,又腆着脸转向沈妙言,恭敬道:“陛下,这小子虽比不得平北世子美貌,然而闺房功夫却是不错的。陛下如今后宫空置,哪有不纳妃的道理?陛下若是瞧不上修然,微臣还带了十几个族中少年,皆是一等一的好,陛下可要瞧瞧?”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摆手拒绝:“不,不必了!朕,朕其实——”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,厉老已经乐呵呵地拍了拍手,立即有十八位美貌公子鱼贯而入,皆都衣着锦绣,甚至还有傅粉涂朱的。

    他们齐齐朝沈妙言拜下,语调娇羞地口呼万岁。

    侍立在沈妙言身后的添香没忍住,“噗嗤”笑出声来,连忙低头掩饰。

    沈妙言越发头疼,“厉爱卿的好意,朕心领了,只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陛下!陛下啊陛下!!”那厉老立即哭了,扔了龙头拐杖跪倒在地,一边捶胸一边哭嚎,“陛下不肯纳我川西男儿为妃,定然是瞧不上我们!是,川西是偏僻了些,然而英雄豪杰却也是有的!若非微臣年纪稍稍老了些,微臣恨不能亲自服侍陛下,以全了对陛下的忠心!”

    满殿寂静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默默不语,何止是“稍稍老了些”,这人的年纪,分明是可以做她太爷爷的人了!

    朝中文武百官眼观鼻鼻观心,但见他们的女帝一脸懵逼,不觉暗道,莫非厉家这老货,还真打动了女帝的心?

    这么一想,朝中脸皮最厚的谏议大夫立即出列,他不过四十岁的年纪,生得高鼻深目、儒雅俊朗,依稀可见年轻时的风采。

    他拱了拱手,耳尖微红:“微臣虽已是不惑之年,可身家清白,连房妻子都没有。若陛下肯点头,微臣也愿意入后宫,服侍陛下!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其他没娶妻的大臣纷纷跟着嚷嚷起来,原本严肃的金銮殿,顿时如同菜市场般吵吵闹闹,文武百官皆争着抢着要做沈妙言的帐中人。

    “我呸,张老倌儿,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你在外面养了十三房小妾,就凭你,也配与陛下在一起?!”

    “呵,刘大人明明喜好男风,后院里还藏着几个眉清目秀的小公子,如今怎的却上赶着要伺候陛下?!”

    “我草泥马!王老三,你特么是克妻之命你不知道?!你府里都死了八房夫人了!你竟还敢妄图入后宫?!你老实交代,你是不是想要克死女帝,好继承她的绣花裙?!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,大魏男子生性暴躁,金銮殿上无论文官武官,个个斗鸡似的,瞪起眼、弓起背,两个膀子直甩直甩。

    坐在轮椅上的魏思城冷笑了声,“不知好歹的东西!陛下早就被你们吓跑了!”

    众人回过神,望向龙椅,上面哪儿还有沈妙言的影子!

    沈妙言带着拂衣等人奔进临武殿,惊恐地直拍胸脯,“我的天,大魏的男人果然凶残!若是搁在中原,女子当了皇帝,估计那些男人死都不会愿意入宫做什么男妃!哦,倒也不尽然,除了君舒影……”

    她感慨完,朝拂衣招招手:“拂衣,你去把小雨点请过来。”

    拂衣应了声是,立即去办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小雨点被领进沈妙言的寝殿,规规矩矩朝她行了一礼:“皇姑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亲自扶起他,把他抱到软榻上,软声道:“这大魏是你父皇的,自然,也会是你的。从明日起,我便带你去金銮殿,一同听政。等过两年,你学会了如何处理家国大事,姑姑就把皇位还给你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小雨点眉目如画,唇红齿白,眼神十分冷静,“姑姑,我如今年岁尚幼,就算再过个两年,也不过六岁年纪。若我做皇帝,会被朝臣算计的。”

    他早知他的姑姑会如此说,所以一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他还不够强,这大魏的江山,他暂时坐不稳。

    沈妙言托腮,她如今归心似箭,很想很想回大周去见他,实在是不想做这劳什子的女帝了……

    只是若放着小雨点一人在宫中,她也的确不放心。

    小雨点仿若看穿她的心事,抬起小手,轻轻抚上她皱起的眉宇,“皇姑姑,我会努力学习如何治理家国。只是在这之前,请你务必,务必留下来帮我。”

    面对他眼睛里的恳求,沈妙言除了应允,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沈妙言沐浴完,换了身宽松的素白丝绸居家裙子,在梳妆台上看见了一只突兀出现的锦盒。

    她在梳妆台前坐下,如同过去许多个夜晚那般,习以为常地掀开,拈起里面那粒朱红丹药,对着青铜菱花镜,轻轻放进嘴里。

    她垂眸,望着铜镜角落那一闪而过的阴柔含笑面庞,眨了眨眼睛,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般,拿起镂花象牙梳,慢条斯理地梳起长发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如果这一章和前文联不上,那就是前一章开车污污污被屏蔽了,嗷!

    谢谢柠檬草和风轻琳舞的打赏喔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