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9章 只要姐姐开口,我的刀就会为你出鞘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窗外,几朵云翳遮住了月光,整座寝殿,霎时变得沉黑沉黑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一紧,下意识地攥住连澈的衣襟。

    当初被君天澜囚禁在地牢的经历,导致害怕黑暗这种习性,已经深深烙印进她的骨髓。

    连澈顺势揽住她的纤腰,察觉到她浑身微颤,想要离开却又害怕黑暗,唇角微勾,俯身含住她的耳垂,含混不清道:“再强大的人,也不可能独自面对所有劲敌。姐姐肩上扛的东西太多了,多得我心疼…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缓缓道:“只要姐姐开口,我的刀就会为你出鞘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沈妙言努力地睁大眼睛,却仍旧看不清他是怎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连澈的指尖轻轻勾勒出她唇瓣的形状,桃花眼里,是浓浓的霸道与占有欲。

    她爱君天澜,并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他可以慢慢等,等到他们彼此厌倦。

    若他们一生都不会厌倦也没有关系,他可以等到君天澜老死在这个世间。

    总能等到的,他总能得到她的。

    哪怕那时候他们彼此都已是垂垂老矣,也并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只要那个人是她,就好。

    只要,是她……

    “连澈!”

    黑暗中,沈妙言低低唤了一声,推开他轻抚她唇瓣的手。

    连澈回过神,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脑袋,“我去点灯。”

    他刚转身,就察觉袖口处一紧。

    他回头,因为夜间视力极好的缘故,所以清晰地看见沈妙言低着头,小手正紧紧拽着他的袖角。

    薄唇轻勾,他在黑暗中笑得邪肆,“姐姐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悄悄涨红了脸,到底不好意思在小辈面前说自己怕黑,于是拼命强迫自己松手,可恐惧早已蔓延至四肢百骸,哪里能松得了手。

    掌心沁出薄薄的细汗,她咬牙,正要腆着脸把自己怕黑的事儿说出来,却觉一只带着薄茧的大掌,轻轻包覆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连澈牵着她,一同往琉璃灯盏处走去。

    夜风把他身上那浅浅的莲花香送至沈妙言鼻尖,她仰起头,知晓少年的背影定然高大而挺拔,心中暗道他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她成长为如今的模样,而他,也已从当初孤零零的小男孩儿,成长为了权倾朝野的大国将军。

    连澈取下琉璃灯罩,拿火折子点亮灯芯。

    暖黄的烛光,把黑暗的寝殿给照亮。

    他罩上素白的琉璃灯罩,那灯火立即变得朦胧雪白,将两人笼在这般光中,愈发衬得神仙也似。

    寂静里,沈妙言忽然问道:“连澈,你想不想做王爷?我封你为王爷可好?”

    他是她的弟弟,按道理,是该封为王爷的。

    连澈淡淡看了她一眼,“若是封我做王爷能让姐姐开心,那姐姐封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他是少年老成,天生一颗老辣深沉的心,无论说话做事,都自有一套规矩。

    沈妙言微微一笑,“天色不早,你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连澈行了一礼,退出寝殿。

    沈妙言重新在床榻上坐了,端详着那盏琉璃八角宫灯,轻轻把脑袋靠在拔步床上,闭眸思索起有关无寂的一切。

    第二日的朝会上,沈妙言带着小雨点,一同听政。

    张晚梨汇报了废除奴隶的进展,“……一些拥有奴隶数量众多的大族,自是不肯直接放人。于是微臣下令,把奴隶从占有买卖关系,改为雇佣关系,如此一来,世家大族皆可退步接受,而数量庞大的奴隶,也不必担心没有归处。待到以后北部的土地开垦出来,便可送不愿再被雇佣的那些奴隶,前往北部以事生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头,赞许道:“此法倒是与朕想到一处去了,如此一来,既不会引发动乱,也可推行朕的国策。此事,今后还得仰仗爱卿继续监督执行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领命!”张晚梨着正一品大员的锦袍,金带束腰,身姿朗朗,朝沈妙言拱手行过礼,重新站进队列里。

    厉修然又站了出来,持着象牙笏,拱手道:“皇上,臣有要事启奏!”

    沈妙言默默扶额,“厉卿有何事要禀?”

    厉修然昂首抬胸站在金銮殿中,笑得两只小虎牙白灿灿的:“皇上,如今后宫空置、皇族子嗣凋敝,微臣思来甚是不妥,常常担忧得夜不能寐。微臣以为,如今大魏局势已定,是时候选些妃嫔充盈后宫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原想找个借口搪塞过去,谁知话到嘴边,却莫名变了:“爱卿此言倒也有理,此事便全权交由平北世子去办吧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她自己都愣了愣。

    拢在宽袖中的手微微收紧,她这是……

    怎么了?

    文武百官都没料到,她竟然突然松口,因此回过神来时,个个喜不自禁,暗道得快些把自家儿子的画像送到魏思城手中。

    退朝时,魏思城若有所思地望了眼沈妙言的背影。

    张祁云摇着骨扇出现在他身侧,“世子是不是觉得,哪里不对?”

    魏思城挑眉:“丞相也感觉到了?”

    张祁云只摇扇不语。

    张晚梨负手而来,远山眉修长入鬓,姿态十分娴雅淡薄:“皇上似乎遇到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金銮殿内,三位朝臣静静凝视那张纯金龙椅,眼中俱是担忧。

    殿外,六月的暖阳透着灼热,天际处却有浓云密布,渐渐遮住了日光。

    凉风骤起,风雨欲来。

    魏国的动荡并未结束,或者说,正要开始。

    魏思城亲自把关,最后挑出了十副画卷送到沈妙言寝殿,让她过目。

    沈妙言歪坐在窗台上,并不想去看那些画卷,手持一杯荷叶酿,盯着远处的重重宫阙,淡淡道:“这种事,世子自己看着办就好。”

    如今魏思城与她还是名义上的夫妻,因此后宫的事,的确是该由魏思城操持的。

    他望着沈妙言淡漠的侧脸,原想请辞回北郡,可心中莫名对这姑娘生出一份担忧,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,拱手道:“臣领旨。”

    江南的莲叶铺陈开不见边际的绿意,已是八月了。

    镐京城中,君天澜批完最后一本折子,夜凉匆匆进来禀报:“主子,从大魏那边传来的消息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