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0章 这厮是君天澜的双胞哥哥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君天澜接过他呈上来的信筒,从里面取出信笺,一目十行地扫过,如远山般的剑眉微不可察地蹙起。

    信笺在他掌心化作齑粉,顺着指缝滑落。

    他盯着虚空,声音是极致的冷漠,一个字一个字的,宛如从牙缝中蹦出来般:“她立皇夫了……她竟立皇夫了!她怎敢?!”

    信中白纸黑字写得分明,说大魏女帝,立平北世子魏思城为皇夫,又册立十名大魏的世家公子为男妃,以充盈后宫。

    “砰”一声巨响,君天澜的拳头重重砸到桌面。

    上好的紫檀木龙案,立时碎裂成两半,在空气中扬起漫天尘灰,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夜凉掀起眼皮扫了眼,轻声道:“卑职有话,不知当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夜凉拱手,声音不带一丝波澜:“安排在大梁城里的探子还回报说,有人看见大魏的上将军、新近册封的昭雍王沈连澈,经常夜半时分出入女帝寝宫。除此之外,女帝还常常宿在那些男宠们的宫室中。”

    他效忠的人是君天澜,自然对他毫无保留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摩挲着指间的墨玉扳指,闻言,拇指顿在那墨玉上,“备马备船,朕要亲自去一趟魏国。”

    夜凉应了声是,转身立即去办。

    君天澜偏头望向窗外的夏景,英俊的面庞上,泛着冷白光晕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搁在扳指上的拇指缓慢挪开,那块极品墨玉扳指,已然碎裂成数瓣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镐京城皇宫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建造在御花园的蘅芜苑中,却是暗沉沉一片,连半盏灯笼都未点。

    身着墨黑绣金线盘龙锦袍的男人,拎着一壶酒,歪躺在竹榻上。

    霜白的月光从窗棂洒进来,温柔地落在他英俊清冷的面庞上,清晰可见那剑眉形状完美,漆黑的睫毛根根分明,悬鼻高挺,薄唇性感,无一处不精致,无一处不完美。

    黑金发冠跌落在地,那满头青丝在锦枕上铺陈开,与摇曳在紫竹榻下方的墨色袍摆共舞,醇厚的莲子酒酿从白玉壶口倾泼而出,在小方砖地面积聚成小小的一滩酒水,正折射出寒色月华。

    君无极撩起竹帘踏进来,看见他这醉酒的模样,不由发出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他弯腰拾起地面的黑金发冠,轻轻放到实木圆桌上,在根雕圆凳上坐了,低声道:“为兄听说,你要去魏国?”

    躺在竹榻上的君天澜仍旧闭着眼,一只细长而骨节分明的手,轻轻遮在眼睛上,低低从喉咙里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从妩儿那里听说了魏国的局势,说句公道话,她一个女孩子家,若没有世家大族的帮衬,的确坐不稳那张皇位。她立皇夫、纳男妃,无可厚非。”

    君无极一边说,一边望着君天澜。

    透过月光,清晰可见君天澜下巴上长出些许淡青胡茬,可见有多日不曾好好打理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仍旧未曾睁眼,淡淡道:“皇兄今夜前来,究竟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坐着大周的皇位,原该是世间最有权势的人,原该享尽锦绣荣华。可是,这么久以来,我从你脸上,看不到任何欢愉。四弟,若没有她让你如此痛苦,不如就去魏国,把她带回来。”君无极敛去了一切玩世不恭,神态极为肃穆,“若她不肯与你回来,就把她抢回来。她是你一手养大的,她本就是你的女人,你的皇后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睁开一条迷蒙眼缝,“抢回来?”

    君无极笑了笑,“对,抢回来。带上你能拿出的最贵重的聘礼,西渡狭海,越关山过葱岭,去求娶她这位大魏的女帝。若她不肯嫁,那就抢!”

    君天澜坐起身,静静凝望窗棂外的圆月。

    “人生百年,若不想错过,现在就要行动。去争,去抢,去把你最在乎的姑娘,从别的男人手中抢回来!”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轻勾,翻身下榻,疾步离开蘅芜苑。

    她是他的,他这就去大魏,把她抢回来!

    他离开后,韩棠之从外面进来,闻着扑面而来的满室酒香,无奈一笑:“端王爷,您在朝中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也就罢了,如今怎的,还撺掇着皇上行那荒唐之事?皇上一走,这朝中,又有的忙了。”

    君无极捡起那只白玉酒壶,仰头灌了大口,笑容灿烂:“韩大人,本王生来就是一副菩萨心肠,最见不得爱恨情仇、悲欢离合这种事儿。这一生,能不错过,就不要错过。这辈子花了那么多年岁去喜欢的少年、去深爱的姑娘,下辈子未必能再遇见。更何况,人也未必会有下辈子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把白玉酒壶抛给韩棠之,欢欢喜喜地去云香楼找赵妩了。

    韩棠之渐渐攥紧白玉酒壶,独对满室月光,瞳眸中变幻万千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释怀一笑,饮尽壶中酒,转身去追君天澜。

    千里之外,魏国燕京,圆月高悬。

    沈妙言扮成寻常富家公子,摇着柄山水折扇,带着连澈去鬼市玩儿。

    七星楼仍旧如往常般热闹非凡,她上楼找姬如雪说悄悄话,眼见着月上柳梢,告别在即,姬如雪分外不舍,拉着她的手软声道:“我近日研究了许多小孩儿喜欢的点心,真想做给小雨点吃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一双善睐美眸还不忘悄悄望向坐在窗台上吞云吐雾的君天烬,巴巴儿地就盼着他答应。

    沈妙言与姬如雪如今处得极好,也想带她去宫中小住几日,因此跟着巴巴儿地望向君天烬:“鬼帝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跪坐在蒲团上擦拭佩剑的连澈瞟了眼沈妙言,也跟着望向君天烬:“大哥,我会看好嫂子,不会叫她跑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君天烬吐出一口烟雾,完美无瑕的面容隐在面具后,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,“既想去,那便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姬如雪如蒙大赦,笑弯了一双眼,兴奋地捧着沈妙言的手:“你等着,我这就去收拾衣物!”

    她跑走之后,沈妙言托腮望向君天烬,这厮是君天澜的双胞哥哥,却从未在她面前取下过面具,也不知他俩是不是果真生得一模一样……

    若他和四哥正面相对,似乎还蛮好玩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