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3章 思你成疾,药石无医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正色道:“此丹药并不能令人延年益寿,相反,若是食多了,反而会令人脾性大变,暴怒嗜杀。然而最最要紧的,是它会令人上瘾。一日不吃,便犹如万蚁噬身。三日不吃,足以令意志最坚定的人,拔剑自刎恨不生于世间。妙妙,你没有吃这个东西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那堆朱红粉末,低声道:“没有……可我有个故友,深受这丹药的迫害。不知可有什么解药,能令她摆脱这丹药的瘾?”

    “并无解药。”姬如雪叹息,“这丹药用了九九八十一味药物,按照一定顺序炼制而成,手法独特,纵便是寻遍世间神医,也不可能制出解药。除非那个人意志格外坚韧,能够彻彻底底地戒除这丹药,否则怕是这一生都要被它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拢在袖中的手微微发抖,面上却仍是不动声色:“炼制这丹药的人,乃是一位祸害世间的妖道。他借此,控制了我那位故友。我想杀了那妖道,又怕故友失去丹药来源,而无法撑下去。若我故友实在无法戒除这种丹药,不知可有缓解之法?”

    姬如雪笑容单纯:“我这些时日不眠不休,倒也试着勉强炼出了几粒。虽效果不能与原版的相比,但是用来解瘾,却也是使得的。不过,若能彻底戒除才是顶好的,饮鸩止渴,终究不是长久之计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如雪姐姐,为我炼制百枚。”沈妙言含笑,“我代故友,谢谢姐姐了。”

    “妙妙的朋友,便也是我的朋友,说‘谢谢’,实在是太客气了。”姬如雪起身,笑容温暖和煦,“你放心,我今夜好好休息一晚,明日就开始为你的故友炼制这东西。先让她早点儿摆脱那妖道的控制,再徐徐戒除丹药,也是使得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亲自送她离开寝宫,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游廊深处,才仰头望向浩瀚的夜空。

    魏地的夜色,与中原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那高悬中空的明月,似乎也要比中原的素白清冷得多。

    庭院里的花草树木沐着月光,仿佛挂着一层霜雪,明明是仲夏之夜,沈妙言却觉得自己好像是立在深秋的夜色里,清寒,冰冷。

    她立了良久,直到韩叙之出来,替她裹上暖和的斗篷,轻声道:“魏地的夏夜是冷的,陛下站在这儿,莫要冻坏了身子,还是进去就寝吧?被褥都已经铺好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握着斗篷的丝绸系带,仰头望了他一眼,樱红的唇角轻轻漾开笑容,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眼睛里都是温柔,“臣分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没过三天,姬如雪就送来了十枚丹药。

    沈妙言屏退左右,打开那锦盒,熟悉的异香味儿立即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她盯着绸布上排列整齐的药丸,笑道:“如雪姐姐果真是巧手,能弹得一手好琴,还能跳出极妙的舞蹈,如今竟连这神奇的丹药也能制……怪不得鬼帝整日里把你放在眼皮子底下,若是我,也必定会把姐姐当成个宝贝,时时刻刻看着。”

    听到鬼帝的名号,姬如雪眼底极快地掠过一丝不自然,却又很快笑道:“我只做了十枚,妙妙先给你那朋友试试看吧,若是不行,我再改良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得温柔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刚把锦盒合拢,拂衣进来禀报:“陛下,鬼帝派人进宫,说要请姬姑娘回去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姬如雪,对方起身笑道:“呆了这么多天,我也是时候回去了。妙妙,我走了,你好生保重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她的背影,双手托腮,总觉得,她好像哪里怪怪的……

    姬如雪乘坐轿辇离开皇宫,拢在宽袖中的手,早已沁出细汗。

    她盯着虚空,抬手摸了摸发髻上的海棠玉钗,这些时日以来她泡在药庐里,不止替妙妙做了丹药,还给自己做了一份毒药。

    昔日她被君天烬囚禁在七星楼,手边连把剪刀都不曾有,更何况那些难得的药材。

    所以想杀君天烬报仇,几乎是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她攥紧那柄海棠玉钗,盈盈水眸中,满是惶惑与茫然。

    轿辇一直抬到七星楼外。

    她随着碧落上楼,隔着一道雕花门,依稀可以听见君天烬正在里面与人谈生意。

    她等了会儿,雅间的花门被推开,客人踏了出来,很快下楼离开。

    碧落低声道:“夫人,快请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抬步跨进门槛,房中茶香氤氲,身着宽松丝绸对襟袍子的英俊男人,正慢条斯理地取下脸上的白银镂花面具:“是不是我不派人接你,你便不打算回来了?”

    她在他身边跪坐下来,低垂着脑袋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君天烬抬起她的下颚,俯视着她水盈盈的眼,声音是一贯的慵懒低哑:“这么多日,可有想我?”

    姬如雪抿了抿唇瓣,并未说话。

    “啧,还真是绝情啊。本帝这几天,可是思你成疾,药石无医……”君天烬把她抱到怀里,不顾她轻微的挣扎,大掌轻车熟路地勾开她的腰带。

    姬如雪很快衣衫不整,那随处作乱的大掌还带着薄茧,令她浑身不舒服,忍不住发出嘤咛声。

    君天烬埋首于她的颈间,近乎贪婪地嗅着她的体香,辗转至她的面颊,却嗅到一丝若有若无的苦药香。

    他顿了顿,不动声色地握住她纤细的小腿,“咔哒”一声轻响,埋在矮桌下面的金环,便严丝合缝地套上了姬如雪的脚踝。

    姬如雪双手死死抵着他结实得毫无一丝赘肉的胸膛,偏头避开他的亲吻,泪眼婆娑地盯着从脚踝处一直延伸到床脚的细细金链,“君天烬,你说好了从今往后只要我听话,就不把我锁起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和曾说过?”若有若无的苦药香萦绕在鼻尖,君天烬胸腔里无端涌出烦躁,掐着她纤腰的大掌不觉收紧,惹得姬如雪痛叫出声。

    男人单掌把她的双手按在头顶,俯身凑到她的耳畔,气息紊乱而霸道:“师姐,为我生个孩子吧。我,也想要一对双胞胎……”

    红烛倾倒,蜡泪灼灼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鬼帝:想要老婆为我生个龙凤胎,嘤嘤嘤,眼馋。

    四哥:呵。

    谢谢柠檬草和勿念心安和风轻琳舞的打赏喔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