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8章 鸳鸯帐四哥戏妙言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此时,隔着花廊的另一座寝殿里,小雨点踩在绣墩上,正伸着小胳膊,费劲儿地从黄梨木书架上取出一本《论语》。

    他听着宫人禀报过刚刚发生的事情,抱着《论语》走到小书桌边,一边细细翻看,一边问道:“可检查过,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童音尚很稚嫩,然而语气却十分沉稳。

    宫人满脸惋惜:“据说是被人用匕首割断咽喉,在没死透的时候,又给吊上了屋檐。”

    小雨点白嫩的小手顿在书页上,“韩叙之是大周人,在魏国应当没什么仇家。那凶手既把他吊在姑姑的寝宫外,可见是有意吓唬姑姑。本宫猜测,应是姑姑的仇家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旁边摇篮里粉雕玉琢的小娃娃,似是被吵醒了,忽然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仍旧盯着书卷,却伸出一只小手,轻轻去摇晃那梨木雕花小摇篮。

    晃了几晃后,小娃娃又甜甜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退下吧。”小雨点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宫人行了一礼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走后,小雨点盯着书卷,漆墨瞳眸里倒映出模糊的书影,显然是没看进去。

    他沉思片刻,合上书籍,起身站在摇篮边,嗅着甜甜的奶香,低头香了口熟睡的小宝宝,继而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他未带宫人,自个儿轻车熟路地走到梧桐书院的藏书海里,拎着一盏琉璃宫灯,越过那一重重书架,直到灰暗的最尽头。

    这里满是灰尘,若不仔细观察,很难发现这尽头还藏着一扇小小的木门。

    他取下脖颈间的挂坠,那挂坠的造型乃是一把金钥匙,正好能打开这扇小小的木门。

    木门被打开,里面燃着经久不灭的金兽宫灯,上百座紫檀木书架静静矗立在光影中,其上摆着的所有书籍,皆都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珍藏孤本,其价值,远远不是外面藏书室中的书能够比拟的。

    书架上用繁文标着古籍种类,小雨点径直摸到“奇志怪谈”一类,上面统共只有十几本书,翻阅起来倒也快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幸运,他只从其中抽出了一本,就恰好看到自己想找的密辛。

    当初大魏朝代更迭,大魏皇族将前朝皇族赶尽杀绝,却独独走漏了醉心于炼丹问道的前朝皇太子。

    据说,有人看见那皇太子被逼到苍茫山巅,吞吃了他自己研制出的长生不老丹药,竟化身为神龙,踩着云雾扶摇直上,乃是成了神仙。

    也有人说不对,说是皇太子用灵魂从鬼神那里换取力量,一举歼灭前来捉他的人,继而就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其他说法也有四五种,然而无论何种猜测,结果却都是同样的,那就是前朝皇太子从此消失于世间,

    但是,之后的数十年里,竟也有人在坊间遇见过他。

    那些识得他的人说,经历了数十年,皇太子的相貌却从未改变过,仿佛长生不老一般。

    再之后,关于这位前朝皇太子的传闻渐渐少了。

    小雨点手没拿稳,那本厚重的古籍掉落在地,从里面掉出一张古老的画像来。

    他弯腰拾起那张画像,小心翼翼地展开,只见画上的男人,形容消瘦修长,穿黑色道袍,过于削薄的嘴唇带着刻薄意味,一双细长眼睛透着阴柔的笑意,像是躲在暗处的毒蛇,令人格外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细细捻着这张画像,呢喃出声:“这就是那位前朝皇太子吗?精于炼丹问道……莫非,他果真还活在世间?”

    他知晓永安寺后山那万人白骨坑是为了炼制丹药所成,也曾偷偷窥见过姑姑躲起来吃来历不明的朱红丹药。

    若这一切背后的元凶是这个男人,那么无论是动机还是手段,都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那人若果真拥有了这般恐怖的力量,不知如何才能毁了他?

    他神色微凛,把画像折好放进袖筒里,又继续往下翻。

    书中并未再继续言说那位前朝太子,只记载着一些历史上匪夷所思的怪事怪闻。

    小雨点在密室中盘膝而坐,不知不觉过了整整一天,直到外面日渐西斜,才被书中的一段怪闻所吸引。

    那怪闻说的乃是数百年前,燕京城中出了个怪物,刀剑都无法杀死他,甚至即便将他挫骨扬灰,不过数年光景,他又会重生于世上。

    他凝神往后翻,怪闻后半段说的是一位除暴安良的道长,特地出山相助朝廷抓到那个怪物,在他的指引下,将那怪物捆绑了丢进玄心火中,才彻底把他弄死。

    他盯着那几行字,久久无法回过神。

    这玄心火,又是个什么东西?

    临武殿内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外面渐渐黑下来的天色,皱着双眉在殿中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十几名宫婢战战兢兢跪在地上,皆是专门伺候小雨点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了几圈,忽而猛地把圆桌上的描金茶具扫落在地,怒视着那些宫婢,厉声道:“叫你们好好伺候太子,如今却连他的去向都不清楚,朕留你们何用?!来人啊,拖出去乱棍打死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一地的宫婢都惊恐大哭,纷纷对着她磕头求她饶命。

    小雨点扶着门框进来,柔声唤道:“姑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愣,偏头看见是他,急忙奔过去在他跟前蹲下,仔细检查过,见他并未受伤,这才放了心,一把将他搂进怀里,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她提心吊胆了一天,生怕小雨点被那无寂妖道给抓走。

    若是小雨点不在了,她将来离世,如何有脸面去九泉之下见兄嫂?

    小雨点抬手示意殿中那群哭哭啼啼的宫婢都退下,继而牵住沈妙言的手,带着她一道走到窗边软榻上坐了,雅致白净的小脸上,透着些许郑重:“姑姑,我在藏书室里,查到了一些事,想来对姑姑十分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把他下午看到的内容复述了一遍,又把那位前朝太子的画像拿给她看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那画像,琥珀色瞳眸变幻莫测。

    这副阴柔的相貌,就是无寂!

    她攥紧那画像,拧着眉尖,“只有玄心火,才能彻底杀了他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