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3章 鸳鸯帐周皇戏女帝(6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魏思城摇着轮椅出列,朝她拱了拱手,将这两日的朝中大事一一诉说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罢,笑道:“爱卿不愧为朕的左膀右臂,朝中事物都处理得极好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地,一名老臣踏出来,持着牙笏,正色道:“启禀陛下,微臣有事启奏!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他,“爱卿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那老臣官至谏议大夫,一张铁嘴分外无情,冷声开口道:“前两日,陛下明明是与大周皇帝缠绵后宫,这算什么要事?陛下后宫男宠众多,难道还不够宠幸的吗?如今与他国皇帝搅合在一处,甚至耽搁朝政,实在不成体统!”

    沈妙言到底是个姑娘家,闻言面颊微烫,硬着头皮道:“朕今日过来,也想与众爱卿谈说此事。”

    她扫了眼百官,轻轻咳嗽一声,正色道:“如今大魏有雄师百万,兵盛国强,即便放在中原,亦是首屈一指的强国。这普天之下的几位皇帝,皆都该臣服于我大魏。所以朕打算,封大周皇帝为贵妃,诸位爱卿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金銮殿中寂静片刻,陡然响起激烈的讨论声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以那位谏议大夫为首,一众百官纷纷激动道:

    “吾皇英明!如此一来,便等于我大魏征服了他大周!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!若陛下愿意,还可宣楚国、赵国国君觐见,也封他们做个妃子,岂不是一桩妙事?!”

    沈妙言讪讪,“还是先封个大周皇帝吧,楚国、赵国,容后再议。张相,你便为朕拟定圣旨吧!退朝!”

    张祁云唇角扬起,暗道这可真是给君舒影出气的好机会,于是出列应了声“臣遵旨”,继而与其他大臣一同退了朝。

    此时临武殿寝宫中,君天澜坐在窗边,正摆弄着矮几上的茶具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拂衣面色复杂地踏进来,朝他行了个礼,低声道:“皇上,那个,我们女帝陛下有旨,传旨的公公请您出去接旨……”

    “接旨?”君天澜凤眸晦暗不明,缓缓转动起拇指上的墨翠扳指。

    拂衣是知晓那圣旨内容的,此时此刻魂都要吓掉了,哪里敢与他多言,因此头垂得越发低了:“正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君天澜唇角扬起一个微不可察的弧度,起身朝寝宫外走去。

    传旨的大太监见他出来,咳嗽几声,捏着嗓子尖声道:“看见圣旨,还不跪下?!”

    君天澜高大的身影立在殿檐下,周身气势凛贵阴郁,只冷冷盯着他。

    那大太监有点儿惶恐地收回视线,暗道不愧是他们的女帝,居然连这般可怕的男人都能纳为裙下之臣!

    他想着,抖了抖圣旨,高声道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:兹有大周皇帝君天澜,有沉鱼落雁之容、闭月羞花之貌,娴雅大方、贞淑达理,兼出身名门、人品贵重,朕心甚悦,特封为贵妃,赐号澜。钦此!”

    初秋的阳光洒在庭院里,带着融融暖意。

    然而男人四周却拢着阴影,叫人看不清他的表情,微风吹动他的墨色袍摆,越发透出瘆人的冷意。

    那大太监打了个哆嗦,颤巍巍把圣旨递出去:“那什么,澜,澜贵妃,你,你接旨吧!女帝陛下,女帝陛下今夜点了你,你侍寝,你,你可要香汤沐浴,夜里才好,才好侍寝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缓缓抬起头,暗红色凤眸噙着点点笑意,声音听起来无比平易近人、温柔亲切:“澜贵妃?”

    明明是在笑,然而却比他黑着脸时更加骇人。

    那大太监的手抖得太厉害,圣旨“啪”一声掉落在地,他抱住脑袋叫了声“娘啊”,就带着身后几个哆哆嗦嗦的小内侍,飞快奔了出去!

    君天澜弯腰捡起那封明黄圣旨,目光扫过上面的字迹,笑容更深:“张祁云,拟这样的圣旨,你是活的不耐烦了?”

    恰在这时,添香领着几个手捧衣托盘的小宫女过来,畏畏缩缩道:“那什么,澜贵妃,奴婢,奴婢伺候您香汤沐浴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捻着圣旨,不阴不阳地轻笑了声,“好啊,香汤沐浴……”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殿檐下的八角琉璃宫灯在微风中轻曳,庭院里的早桂花已然盛放,米粒大小的金色花粒挤挤挨挨簇拥在绿叶间,沁人的甜香被夜风送进绿纱窗中,伴着满室月光,俨然是岁月静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偷偷摸摸在花廊下摸来摸去的沈妙言而言,今夜着实算不得岁月静好。

    她搓着汗津津的小手,就着宫灯的光晕细看,连那额角都沁着一层薄汗。

    她今日给君天澜下了那封圣旨,听拂衣说这厮竟然欣然受之,还乖乖被添香领着去香汤沐浴!

    这可真是耸人听闻,鬼知道他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,她总觉得这厮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。

    嗯,她是那只被黄鼠狼拜年的鸡。

    她搓搓小手,暗戳戳扒在隔扇外,小心翼翼在高丽纸上戳了个洞,正要朝寝宫中偷窥,低哑醇厚的声音陡然自屋子里响起:“我的女帝,你躲在外面这是要做什么?莫非是不敢进来?”

    沈妙言骇得不轻,连连倒退数步,暗道这厮的眼睛是长在了门外不成,居然敏锐至此!

    不过,如今她是皇帝,他不过是她的妃嫔,她怎的要怕成这样?

    于是她壮着胆子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龙榻上,香汤沐浴过的君天澜,被包覆在厚厚的红绸中,满头青丝铺散在枕上,英俊的面容上含着点点笑意,仿佛换了个人似的,简直温柔得令人发指!

    沈妙言哆哆嗦嗦,与他隔了老远,瞟见圆桌上有一壶烈酒,暗道正所谓酒壮怂人胆,喝点酒总是不会错的,于是她斟了碗烈酒,一气喝了个干净,这才壮着胆子凑到龙榻前。

    她戳了戳他的身子,见红绸包裹的甚是结实,料到他大约是动不了的,于是渐渐放松了,胆儿也逐渐肥起来,笑得颇有些小人得志的意味:“澜贵妃,你可知大魏妃嫔侍寝的规矩?”

    “倒是不知,不如陛下仔细与我说道说道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