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5章 女帝身体抱恙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拂衣皱眉,清晰地嗅见空气中传来骚臭味儿,望了眼那两人湿透的裤裆,立即扶着沈妙言退后两步,斥道:“没规矩的东西!休要在这里污了陛下的眼,还不快滚?!”

    那两人早磕头磕得头破血流,闻见此言如蒙大赦,颤巍巍相搀扶着奔走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上前,蹲在莫子曦身边,轻声唤道:“子曦。”

    莫子曦手指动了动,很是艰难地爬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额头被打破了,血液蜿蜒而落,糊着泥土枯叶,看起来甚是惊心。

    他抬袖擦了擦脸,笑得有些勉强,声音却依旧温柔:“让陛下担心,是臣妾不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用帕子给他稍稍揩拭过面颊,吩咐道:“拂衣、素问,带他去包扎伤口。”

    两人应是,一同把莫子曦扶起来,往明天宫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,又和柳依依一边说着话儿,一边继续赏景。

    莫子曦却忍不住回头望她,眼底深处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信仰的女帝了,总是如此善良,连他这种废物也愿意出手相救。

    她大约并不知道,她护着的废物,对她有着怎样的觊觎吧?

    若她知道他心中每夜每夜都有着那些旖旎非分之想,她还会这般待他好吗?

    莫子曦收回视线,狼狈的脸上,有冷毅的倔强一闪而过,这样的女帝,真想,真想只属于他一个人……

    夜色渐深时,沈妙言回到寝宫,正在屏风后更衣沐浴时,添香拎着桶热水进来,顺便禀报道:“陛下,奴婢已经打听清楚那莫家的事儿了!莫子曦是莫府中的庶子,一出生就没了姨娘,因此莫老爷认为他身带不祥克死生母,所以十分厌恶他。莫家的其他公子,从很小的时候就排挤他、欺负他,这么多年,他一直是畏畏缩缩长大的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懒懒应了声“原来如此”,扶住浴桶边缘站起身。

    侍候在侧的两名宫女立即上前为她裹上衣物,簇拥着她往屏风外而去,让她在绣墩上坐了。

    添香一边为她绞干头发,一边认真道:“奴婢还调查了刚刚莫家兄弟起冲突的缘故,好似是因为莫家的长公子和二公子对陛下出言不逊,说陛下能坐到这张位子上,都是出卖色相的缘故。莫侍郎当即大怒,虽然不会功夫,却仍然与那两人大打出手,这才会被打得头破血流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闻言,淡淡道:“怪可怜的孩子,既如此,朕再赐他一座府邸,从此不必和莫家人住在一块儿,想来也不会再受欺负了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也是这样想的呢!”添香轻笑,一缕一缕仔细摊开她的长发,“不过陛下生得实在太好,怨不得那莫家兄弟如此议论。奴婢听人说,朝中也有大臣,在私心里是如此认为的,说什么陛下是爬了平北世子的床才能拿到北郡兵权,又说什么相爷也是陛下的入幕之宾,简直是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她全然是当做笑话来说的,沈妙言的脸色却微微难堪。

    朝中这些谣言,她并不知道!

    添香都听说过,想必外面已然传开了!

    怪不得,怪不得四哥会忽然跑来找她,想必,也是以为她果真如传言那般不堪,与男人们勾勾搭搭吧?

    正从衣柜里拿睡裙出来的拂衣见状,暗道添香真是不会说话,笑吟吟上前换了话题,“陛下可欢喜这条丝质睡裙?这是皇上当初来的时候,特意带来的呢,好似是从海外得来的贡品,轻薄如蝉,料子极为舒服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过去,那丝质睡裙在琉璃灯火下流转着淡淡素白光泽,一如那个男人至始至终,对她的一颗纯澈之心。

    她抓了抓裙摆,低头轻声道:“甚好。”

    正难受时,素问匆匆进来,“陛下,小太子求见!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眸:“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小雨点被引进殿中,一本正经地献上宝盒:“皇姑姑昨日醉酒,因此我不得见姑姑,这份薄礼,也拖延到今夜才能献给姑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熨帖,朝他招招手,“你过来!”

    小雨点迈着方步走过去,被沈妙言一把抱到怀中,重重香了口他雪嫩的脸蛋,“我的小雨点居然还给我准备了中秋礼物,这可真是贴心得紧!”

    小雨点小脸儿涨得通红,表情十分抗拒,“皇姑姑,我已然是个男子汉了,正所谓男女授受不亲,你不能亲我!”

    “啧,毛都没长齐的小家伙,规矩道道倒是懂得多!你呀,以后少看些那什么约束身心的书,否则小小年纪老气横秋的,半点儿趣味都没有。”沈妙言不以为然,接过他手中的宝盒,“我瞧瞧,你给我准备了什么好宝贝。”

    宝盒被打开,里面静静躺着一块儿剔透香料。

    香味馥郁,沁人心脾,十分难得。

    沈妙言忍不住轻笑,“小雨点,不是姑姑说你,你才多大呀,竟然已经知道送香料讨姑娘家开心!可见将来,你身边的桃花绝不会缺了!”

    “姑姑真是不正经!”小雨点气怒,“这是百濯香,香气沾衣,弥年不绝,整个大魏,统共也只有这一块儿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脸蛋气鼓鼓的,不觉又笑吟吟亲了他一口,“好好好,小雨点送的都是宝贝,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哼,姑姑总是不正经!不理你了!”小雨点从她怀中跳到地上,迈着小短腿跑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目送他离去,琥珀色瞳眸闪烁着点点光彩。

    小雨点过得太压抑了,如今,哪怕只是生气,却也像是个鲜活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望向手中的宝盒,唇角的笑容十分温柔:“添香,把这香弄一点到熏笼里,我想用这个熏头发。”

    添香应了声好,立即办了起来。

    百濯香散发出清雅甜媚的气息,一缕缕从金丝熏笼中袅袅升起,沾染到沈妙言的长发,附着其上,其香经久不绝。

    眼见着中秋已过,朝臣们皆已准备上朝,然而却不见他们的女帝回来。

    张祁云老神在在地在朝堂上宣布,女帝身体抱恙,恐怕要在明天宫住上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元旦快乐宝宝们!!

    谢谢柠檬草和风轻琳舞的打赏喔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