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86章 神仙宴妙言施诡计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朝中大臣皆都议论纷纷,私语道这女帝身体明明好得很,怎么就抱恙了,莫不是贪图享乐不愿回来?

    又有自以为知晓内情的大臣神秘兮兮说道,女帝已然把宫中的男宠都调去了明天宫,大约每日在酒池里同他们饮酒作乐,乐不思蜀得很,自然是舍不得回来的。

    张祁云却不管他们如何议论,清了清嗓子,正色道:“女帝养病期间,一律政务,由太子殿下、本相、平北世子及张御史共同完成,诸位没有意见吧?”

    一位老臣冷笑了声:“太子年幼,若相爷你们专权擅政,我等又该找谁说理去?”

    “呵,这一点女帝陛下早有考量。”张祁云骨扇轻摇,“原本朝中,丞相负责辅佐皇帝、总理朝政,御史大夫负责监察朝廷、督查百官,而魏世子一向是主持宫廷兼分管财政,如今女帝特意吩咐,我三司行事,需得彼此过目,一份代理奏章须得至少有两方共同签字盖章,方可生效。”

    这也就是让他们三人互相监督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带有质疑的几位臣子彼此对视一眼,便也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此时明天宫内,沈妙言歪坐在金碧辉煌的大殿里,静静欣赏着后宫那些男妃费尽心思为她排演的歌舞。

    她慢条斯理地剥着一颗葡萄,余光透着几分嘲讽与清冷。

    再过几日,恐怕整座燕京城的人都知道她沈妙言不修朝纲,只知在明天宫醉生梦死、寻欢作乐。

    她不介意她的名声坏掉,只要能让无寂中计,那就是最好不过的事儿。

    歌舞一场接着一场,明天宫彻夜到亮点着上万盏灯火,每日里所耗金银钱财无数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有忠肝义胆的老臣实在受不了沈妙言,竞相结伴来到明天宫外,对着苍天怒斥沈妙言荒淫无道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高高的殿檐下,面无表情地俯视着他们,只觉这群人无比可笑。

    他们从不知她每日里忍受的是何种痛苦,既害怕那种令人上瘾的丹药却又不得不去吃,也每时每刻都提心吊胆生怕无寂毁了这盛世繁华的大魏王朝。

    她放权于张祁云他们三人,也正是害怕自己无能着了无寂的道,所以才刻意削弱君王手中的权力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那无寂妖道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她只知道,必须尽快杀了他。

    那几位老臣拄着拐杖在明天宫下滔滔不绝,由起初的讲道理,逐渐变为声嘶力竭地怒骂:

    “不肖子孙啊!大魏史上,从没有皇帝如你这般荒淫无道!你实在是大魏皇族的耻辱,是不肖子孙!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了!果然女人当不得皇帝,荒唐至此,大魏数百年的基业,怕是要败在你手中了!”

    侍立在沈妙言身后的添香气不过,叉腰道:“他们实在太过分了!他们根本就不知道,陛下才没有沉湎酒色,明明每日里,都是在殚精竭虑地策划如何杀了前朝余孽,如何保障大魏的未来!陛下,奴婢拿扫帚赶他们走!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示意不必,淡漠地扫了那些老头子一眼,唇角微微翘起:“罢了,他们敢当面怒骂朕,证明他们的确是忠肝义胆,忠诚于我大魏,由他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慵懒转身,朝殿中而去。

    添香无法,只得跟上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月,燕京城中再度翻起轰然巨浪:那登基不过数月的女帝,在明天宫寻欢作乐还不够,居然又开始寻仙问药了!

    所有百姓和朝臣皆都战战兢兢,生怕她会变成第二个魏元基,因此纷纷主动请缨,前去明天宫劝阻。

    可是去了无数人,皆都被明天宫的禁军远远拦住,压根儿不许他们靠近明天宫半步。

    朝中声讨声日渐鼎盛,甚至还有一股声音喧嚣尘上,要求废女帝,立小太子为皇帝。

    那场早朝上,张祁云不置可否,只摇着骨扇观察小雨点的表情。

    小雨点相当为沈妙言争气,虽年仅四岁半,可坐在龙椅上的气势却很是摄人,听着那些老臣们哭天抢地、捶胸顿足、仿佛天要塌了般的哭嚎声音,先是沉沉冷笑了声。

    那笑声太冷,骤然传来,令所有老臣都闭了嘴。

    小雨点扫视过众人,才缓慢开口,声音稚嫩却坚定:“我姑姑做的都是正经事,你们这群凡夫俗子懂什么?若是嫌自个儿闲得慌,本宫不介意让你们这几个在本职干完之余,去库馆修撰历代史书,诸位大人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修撰史书吃力又不讨好,也没什么油水可捞,于是这些人默默闭了嘴,再不敢提废女帝之事。

    而明天宫内,一切也都按照沈妙言的计划在进行。

    她站在雕窗前,静静目视远处黑沉沉的夜色,唇角始终挂着一抹讽刺的笑容。

    无寂看到这般不问政事的她,大约是十分放心的吧?

    他只有放了心,兴许才能降低戒备,如此,她也才好行事。

    她想着,饮酒杯中酒水,醉醺醺地歪倒在软榻上。

    虽只是不经意的一个动作,可由她做出来,却已然是媚态横生、勾魂摄魄,令人惊叹好一个妩媚妖精!

    那水晶翠玉酒盏在她白腻腻的指尖勾着,轻轻晃动,折射出莹莹灯火,仿佛下一瞬就要跌落在地。

    她抬起艳绝眉眼,口吐酒香,含笑吩咐:“拂衣,明天宫甚是无趣。朕,朕明晚要宴请那天上的神仙,你,你在摘星台,给朕,给朕置办最好的宴席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完,指尖上勾着的水晶翠玉酒盏“哐当”一声落在汉白玉石砖上,摔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带着一点翠玉色泽的水晶碎末折射出琉璃灯火,宛如千山堆雪,旖旎清艳。

    沈妙言余光扫至,抬手勾起一缕墨发与耳后,笑道:“真好看!添香,再拿同色的杯盏来,给我掷着玩儿!”

    添香“啊”了声,“陛下,这怕是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好?”莫子曦踏着黑色鹿皮靴缓步进来,随手将圆桌上的一套茶器端到沈妙言跟前,声音温柔,“不过是几千两银子的事儿,能讨陛下喜欢,何乐而不为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