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0章 莫子曦之死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小雨点从雪团子背上跳下来,懒懒扫了眼那些官员,脆声道:“你们在这里守着,本宫先进去与姑姑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说罢,带着雪团子直奔进明天宫内。

    此时连澈正大刀阔斧地坐在金殿里,目光落在对面的窗棂上,只见夕阳在天际一点点沉下去,晕染出横亘天际的热烈橘红。

    已经过了一天,可派出去搜查的人马,到现在半点儿消息都没有传回来。

    姐姐失踪的事儿之前被太多人知晓,想必燕京城里那些心怀叵测的大臣早已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他皱起眉,生生捏碎了酒盏,今夜子时之前,必须找到姐姐!

    正焦急时,小雨点闯了进来,声音清脆:“舅舅!”

    连澈望向他,皱眉道:“这里乱得很,你过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找姑姑。”小雨点正色,朝旁边的拂衣招招手,“拂衣,我送姑姑的百濯香,她可有熏?”

    拂衣立即点头,“有的!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办了。”小雨点一本正经转向连澈,“我知道姑姑不见了,但我送她的百濯香,香气沾衣,可弥年不绝,只要让雪团子闻一闻剩下的百濯香,定然能够循着香气找到姑姑。”

    拂衣忙道:“这可真是太好了,奴婢马上去拿那百濯香!”

    众人没等多久,她捧着百濯香匆匆过来,郑重地呈给小雨点。

    小雨点把那香料凑到雪团子鼻尖,香气馥郁,它立即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小雨点合拢宝盒盒盖,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,“好雪团儿,姑姑的生死存亡,可就都靠你了!”

    雪团子低着头转了一圈,最后慢慢沿着石阶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连澈怕前面有危险,因此让拂衣照看好小雨点,自己带着几名暗卫跟上了雪狼。

    雪团子先在沈妙言寝宫里转了一大圈,很快又出来,沿着花廊尽头的石阶继续往上走,直到前方现出两扇雕花门,才仰头“嗷呜”了声。

    连澈一脚踹开那雕花门,雪团子跨进门槛,出现在眼前的,赫然便是杯盘狼藉的摘星台。

    雪团子在摘星台中间转了两圈,最后朝角落的阴影处疾奔而去,对着浮雕墙壁怒吼咆哮。

    连澈示意下属拿来琉璃灯盏照明,仔细研究过那面浮雕墙壁,果然在其中找到机关,轻轻按下去,浮雕墙壁竟现出一扇暗门来。

    他正要进去,忽而垂了桃花眼,若贸然打草惊蛇,只怕那莫子曦会对姐姐不利。

    若能引开莫子曦……

    他托腮思考了会儿,转头对身后的人道:“去花园里放一把火,务必把动静闹大。”

    若能利用火势引开莫子曦,那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暗卫应了声是,立即去办。

    此时明天宫外,吴典仰头望了眼夜空星辰,又朝魏思城拱了拱手:“世子,这小太子已经进去很久了,怎的还不出来?女帝究竟在不在里面啊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其他大臣亦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魏思城慢条斯理地品着茶:“这才什么时辰,你们慌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魏世子,若女帝果真失踪了,你欺瞒我等,可是罪不容诛……”

    魏思城抬眸,含笑的桃花眼中皆是寒意,“听吴大人的意思,似是巴不得女帝失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官不过是担忧朝政罢了!”

    两人唇枪舌战间,忽有大臣惊讶道:“明天宫后面起火了!”

    黑夜中,滚滚浓烟扶摇直上,映衬着千万盏灯火的明天宫,甚是壮观。

    吴典眼底掠过深深笑意,喝道:“来人啊!随本官进明天宫救人!务必要把女帝陛下和小太子平安救出来!”

    他掌握的一支禁军立即上前,不由分说就要往明天宫里冲。

    魏思城冷笑一声,直接把手中茶盏砸到地上:“谁敢擅自打搅陛下,本世子摘了他的脑袋!”

    吴典声音不阴不阳:“魏世子,你便老实承认女帝失踪了又如何?瞒得了一时,终究瞒不了一世……若是此时扶持小太子登基,你亦有一份功绩在身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“吴大人如此迫不及待想要改立新帝,待到女帝归来,本世子定然为吴大人讨个奖赏……”

    吴典紧紧盯着他,唇角笑意越发阴冷,“我就不信,过了今夜,你魏思城还能在朝堂上说话!本官把话搁在这里,等到子夜,若女帝还不现身,那我等就立即改立新帝!”

    此时,明天宫地底。

    外面的骚动声音实在太大,沈妙言盘膝坐在床榻上,眉尖微蹙,料想定是连澈他们在寻她。

    她抬眸望向圆桌,莫子曦坐在那里,正静静翻看一本医书,完全是不为所动的样子。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,莫子曦抬头朝她柔柔一笑,“诀儿可是觉着无趣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阵恶寒,“你别喊我的名字!”

    “咱们是夫妻,我如何能不唤你的名字呢?”莫子曦笑得温柔,缓缓合上书卷,起身拍手道,“既然诀儿觉得无趣,不如咱们来拜堂可好?说起来,我很想与诀儿洞房呢!”

    他说罢,不顾沈妙言的反对,兴奋地跑到外面,换了身大红吉服,又不知从哪儿找来一对龙凤喜烛,欢天喜地地摆在桌角点上,嘴里还念念有词:“我的好诀儿,咱们先来拜堂吧,合卺酒也准备好了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盯着他,灯火下,他的眼神纯澈宛如孩童。

    若非这怪异的举止,根本看不出来,他是这般黑暗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舔了舔干渴的唇瓣,试着与他好好沟通:“子曦,你可知真正爱一个人,会努力让她得到她想要的幸福,而不是强迫她?”

    莫子曦笑眯眯转向她:“诀儿,我可是知道的,爱一个人,便该把她牢牢绑在身边,叫她眼里心里,只有我一个。若她想离开我,我就把她的腿打断,再用铁链把她锁起来;若她眼睛里照不出我的影子,我就把她的眼睛挖出来扔掉;若她的心里不肯装下我,我就把她的心挖出来毁掉,再把她做成永远鲜亮的玩偶,一直一直陪伴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缓缓靠近沈妙言,珍惜地把她抱住,“我的诀儿,我知道你是大魏皇族血统,所以我在你每日喝的茶水里,都下了莫家独有的毒药,令你失去那身怪力,这样你就不能反抗我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