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94章 姑姑好厚的脸皮!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张祁云摇扇而笑,缓缓撩袍跪了下去,“吾皇万岁!”

    一些效忠沈妙言的官员,也跟着跪下,激动地口呼万岁。

    “姑姑!”小雨点忍不住红了眼眶,努力克制着自己,才没有飞奔去拥抱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走近了,把连澈交给拂衣,又摸了摸小雨点的脑袋。

    安抚好小雨点,她才冷冷转向吴典:“敢派兵抓捕当朝世子与丞相,兵部尚书好大的气魄!视朕为无物,你吴典莫非还想改立新帝不成?”

    吴典后背沁出一层冷汗,战战兢兢地弓着身子,颤颤道:“并非如此!微臣,微臣全然是在担忧大魏的江山社稷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冰冷:“吴典,你肚子里装着什么,朕不是不知道。来人,给朕把拿下!”

    四周的禁军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吴典半垂着眼帘,暗道如今横也是死竖也是死,不如干脆拼一把!

    反正,这里的禁军都是他的人!

    他抬起头,挺直了脊背,盯着沈妙言冷笑:“自古以来,从没有女人做皇帝一说。女人就该在闺中相夫教子,哪里来的脸面与本事,敢骑到我们男人头上?!魏天诀,我等已经忍够你了!今夜,你答应也好,不答应也罢,都得把手中权力交出来,禅位于太子,退居深宫常伴青灯古佛。你若能做到如此,我等也愿意留你一命!”

    沈妙言歪了歪头,“若朕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吴典抚了抚朝服宽袖,冷淡道:“若不答应,本官这里的禁军,可容不得你活着回到燕京城!既然你迷恋这明天宫,不如就与它一道葬于这里!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沈妙言抬起下巴,望向他身后的几名官吏,又望向四周朝她亮出武器的禁军,“你们果真要站在吴典那边?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是这些人的沉默。

    她负着手,绝艳的面容噙着浅笑:“尔等食我大魏皇族的俸禄,却甘愿成为吴典这种小人的走狗!什么女子不能干政,不过都是他变相揽权的手段罢了!朕说过,这江山姓的是魏,从前是,现在是,将来也是!前朝留下的余孽妖道也好,你们这群只知揽权夺势的硕鼠也罢,谁也别想从朕手中,夺取我魏家的江山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铺天盖地的马蹄声,骤然自四面八方的黑暗中响起!

    张晚梨一袭劲装策马而来,及至跟前,立即滚下马背,朝沈妙言单膝拜下:“臣救驾来迟,望陛下恕罪!”

    无数大魏的铁骑,铁桶般将吴典等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沈妙言牵起小雨点的手,漠然转身离去:“吴典等人密谋叛国,酌投入天牢,三日后午门斩首。”

    所有铁骑都主动让开一条路,张祁云等人目送她牵着小雨点踏上龙辇,立即欠身:“恭送吾皇!”

    吴典面色惨白,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为什么张晚梨会带着军队出现?

    张晚梨起身,似是看出他的疑惑,唇角微勾:“世子与丞相早料到朝中有异动,因此特留本官随时调动军队救驾。诸位大人,请入天牢吧?”

    吴典嘴唇发抖,怔怔望向魏思城和张祁云,却见他们二人全然是风轻云淡的模样,仿佛运筹千里之外,算计着无数人心。

    他缓缓吐出一口浊气,望向在夜色中远去的明黄轿辇,浑身无力地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这世上,有的帝王武艺绝伦,亲自开疆辟土征伐四方,以此成就一代霸主的威名。

    有的帝王智谋过人、善于窥探人心,将家国治理得井井有条,以此成就一代贤君之名。

    可有的帝王,乍一眼看上去什么都不会,江山是别人为她打下来的,社稷与黎民是朝臣替她治理的。

    他轻视这样的帝王,以至于武断地认为,他可以轻而易举就把她从皇位上拉下来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……

    明黄色龙辇内,夜明珠散发出柔和的莹莹白光,照亮了这一小方天地。

    沈妙言抱着小雨点,点了点他的鼻尖,笑道:“我已经听你连舅舅说了事情经过,这次姑姑能得救,小雨点当居第一功。”

    小雨点仰头,小脸懵懂,“姑姑,朝臣们欺负我年幼无知,他们想拿我做傀儡皇帝,架空我的权势,好为他们自己谋取财富和地位。姑姑,你虽并不年幼,却也只是娇弱女子,为什么他们就欺负不到你头上?为什么你能从逃难的小郡主,一跃而复国,成为天下绝无仅有的女帝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沈妙言托腮凝思,片刻后,莞尔一笑,“运筹于帷幄之中,决胜于千里之外,我不如张相与世子;镇国家,抚百姓,给饷馈,我不如晚梨;连百万之军,战必胜,攻必克,我不如连澈。他们几个呀,都是当世人杰,我能收服并放手任用他们,所以我才能得到这天下。也正因为他们信任我,所以才心甘情愿为我驱使,为我在朝中立威,为我守住这大魏江山。”

    小雨点懵懵懂懂地思量片刻,忽而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又过了会儿,他回过神,急忙道:“姑姑好厚的脸皮,竟然照搬汉高祖的话!”

    沈妙言含笑在他白嫩的面颊上香了一口,美眸中多了几分郑重,“化雨,帝王之术各不相同。于我而言,收服人心,与臣子成为可信赖的交心挚友,这便是我的帝王之术。”

    小雨点小脸绷得紧紧,认真地点点头,“我记住了!”

    处理完吴典等人之后,魏国朝廷史无前例的君臣一心。

    废除沿袭千年的奴隶制度,按部就班地顺利进行着,大大小小的学堂、安置孤寡老人的敬院,也在全国各地有条不紊地开设。

    魏国虽尚武,沈妙言却仍旧倾力把大周那一套以诗书教化兴邦的策略推行开来,越来越多的孩子踏进书院,即便行走在乡野村落间,也能听到孩子们朗朗悦耳的读书声。

    似乎一切,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除夕夜,沈妙言与众臣把酒言欢后,回到寝宫,独自站在窗边,仰头盯着夜幕上的那轮孤寂弯月出神。

    周身翻涌着那股子对丹药的强烈渴望,压也压不住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