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00章 祸水红颜:金簪计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穿着粉色宫裙的魏文鳐颤颤奔到甲板上,牵住沈妙言的衣袖,仰头好奇问道:“娘亲,我们要去哪里呀?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,摸了摸她粉雕玉琢的包子脸,眉目温柔:“去中原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歪了歪脑袋,圆眼睛里都是懵懂:“中原是哪里呀?”

    “是鳐鳐的故乡哦。”

    “故乡……”魏文鳐睁着湿漉水眸,努力踮起脚尖望向远方的茫茫海面,“娘亲,故乡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想了想,解释道:“是人出生长大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魏文鳐若有所悟地“哦”了声,旋即拍手笑道:“那鳐鳐的故乡不在中原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怔,望着她无忧无虑地跑回船舱,不由回头望向跟随她的百万大军。

    这一次东渡狭海,返回故乡的,只有她和张晚梨等寥寥几人。

    其他将士,都是为生计而奔波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一定要,一定要夺下草原,给这些背井离乡的将士,一个最完美的交代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天穹浩渺,海面茫茫。

    沈妙言着常服,静坐在船舱的寝屋中,打开红木箱,默默把玩起里面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她将那八颗珠子在桌面一字排开,它们在烛火下散发出独有的玉质般的光泽,八种颜色混在一起,格外瑰丽幽美。

    “长生……”她咀嚼着这个词语,白细指尖轻轻拂拭过它们,“这世间,果真有长生吗?果真有起死回生吗?亦或,只是一场虚妄的念想?”

    她想不明白,于是把八颗宝珠重新收回盒子里,又从夹层中取出用黄色锦袋盛着的两枚玉玺。

    烛火幽然,女子的纤纤玉指映衬着玉玺独有的光泽,她深知它们代表着世间最名正言顺、最至高无上的权势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中,倒映出雪白的楚国玉玺,和暖红的大周玉玺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线,楚国与大周恰在草原的南北之间,若这两国容不下她大魏,她会用这两枚玉玺,告诉他们,这天下究竟是谁说了算。

    船队在海面行驶了二十多日,已然便至暮春时节了。

    这日风和日丽,张祁云身着天青色麻纱袍子,摇着骨扇来甲板见沈妙言:“皇上,听拂衣传话,说您唤微臣?”

    沈妙言正坐在甲板的大椅上翻阅兵书,听见他的声音,淡淡“嗯”了声,“司马先生说,再过七日,军队就会抵达草原边境。朕现在命你乘坐快船,先行一步去草原见阿狮兰,把朕与他合作的意愿告诉他。若有可能,从他手中拿到草原的地形图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摇了摇骨扇,这是要他做说客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他爽快应下,又问沈妙言要了十几坛魏地的美酒以作礼物,带着十几名身手灵活的侍卫乔装打扮成商人,乘坐轻快小船先行一步。

    沈妙言目送他离去,瞳眸中都是深思。

    此次东征,她留了魏思城和张晚梨在燕京城主持国事,身边只带了连澈、张祁云和司马辰。

    对付草原自然不在话下,可若是其他诸国趁魏国有难落井下石,那么这些人完全不够驱使。

    毕竟,魏国人作战虽勇猛,但是却缺少善于用兵的将领,跟诡计多端的中原人对上,必定会吃亏。

    她必须想办法,再拉拢一部分人才……

    这厢她正独自思考着,另一边,魏文鳐正不安分地在船舱中跑来跑去。

    她偷了沈妙言的胭脂水粉,宝贝似的捧到自个儿屋里,爱美地对着镜子左描右涂。

    坐在窗边读书的魏化雨瞥见她的动作,淡淡道:“你又偷拿姑姑的东西。上次偷穿她的龙袍,还把上面染了泥巴,可是没挨够骂?”

    坐在绣墩上的魏文鳐回头看他,小红唇画成了大红唇,一笑露出两个漏风的门牙豁口,甜甜道:“娘亲说我生得美,要好好打扮才不算辜负美貌呢!”

    魏化雨盯着她继续描眉的小模样,暗暗蹙了蹙眉尖。

    这等爱美的小性子,真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原就是个美人胚子,若今后再学会打扮,还不定得引来多少桃花。

    可她是他从小就预定好的小未婚妻,怎么能让别的男人觊觎。

    他不悦地把书卷翻得哗哗作响,听闻中原有很多出色的男儿,其中有个叫花思慕的,虽然才九岁,可小小年纪却已是文武双全,还格外爱招惹小姑娘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这次去中原,决不能让那个家伙碰到他的鳐鳐!

    但愿姑姑和他的父亲花容战没有交集……

    七天之后,沈妙言率领着百万大军,靠近了草原西岸。

    清晨海面上的浓雾已逐渐散去,沈妙言笔直站在船头,清晰地看见远处连绵无际的草原,和戍守沿岸的兵营、角楼。

    连澈身着银色盔甲立在她身后,那双漆黑桃花眼只有在望向她时,才会流露出难得一见的温柔。

    十艘快船作为开路先锋,已经驶在了龙船前方。

    沈妙言淡淡道:“若情报没有出错,戍守草原西岸的,乃是拓跋烈手底下一员猛将耶律雄,据说他曾经徒手与狮子搏斗,剽悍无比,深得拓跋烈信赖。”

    连澈勾唇:“跳梁小丑,无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折身走到圆桌旁,亲自斟了杯温酒递到他面前,仰头望向他,眼中都是坚定:“第一战,不可败。”

    连澈并未接那杯酒,瞥了眼酒盏中的热气,又凝视向她的双眸,“待我为姐姐拿下耶律雄的人头,再来喝这杯温酒。”

    语毕,他握住一杆雪银长枪,一跃而下龙船,运着轻功飞快踏在水面上,领着十艘快船,如一柄出鞘长剑,凶猛地袭向草原西岸的驻兵。

    那角楼上的草原哨兵正打着盹儿,半梦半醒间张开眼,陡然看到逼近岸边的十艘快船!

    他一愣,将目光放远些,顿时骇得魂飞魄散!

    只见黑压压上千艘巨船,在清晨的薄雾中缓缓靠近,绣着“魏”字的旗帜,在海风中翻卷飞扬!

    他咽了口口水,双手发抖,恐惧地敲响了青铜钟。

    沈妙言负手立在船头,望着那身穿银色盔甲的年轻公子一马当先上岸,手中长枪舞若梨花,所经之处,草原驻兵血流遍野。

    他带着百名轻装精锐,一手执枪一手持盾,豹子般敏锐前行,轻而易举破开草原兵匆忙之中摆出的箭阵,在晨曦金色的阳光中,一枪挑下了那名猛将耶律雄的人头!

    大魏的旗帜被插上角楼,首战告捷,上百万士兵的欢呼声震彻海面!

    龙船靠岸,连澈一跃而上船头,拿过沈妙言斟的酒一饮而尽,含笑望向她,“酒还尚温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抿唇而笑,见他脸上还沾着血珠,不由拿起锦帕,下意识地为他擦拭。

    连澈瞳眸深谙,忽然握住她纤细的手腕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