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0章 你是没娘疼的坏孩子!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行至一处操练军队的空地前,张祁云突然当着三军的面,顿住步子,转身盯着她。

    谢陶一愣,与他保持五步远,怯怯道:“怎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祁云漫不经心地朝她走近。

    谢陶盯着他的大胡子,一颗心悬在嗓子口,害怕地连连往后退。

    张祁云拽住铁链子,她无处可退了,才缩成鹌鹑样,仰头战战兢兢望着他,舌头直打转:“大大,大大叔,我我我我,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?”

    张祁云抬手,轻轻从她的唇角揩拭过,柔声道:“这里还黏着一粒米,你莫不是打算留着中午吃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是吗?”谢陶惊恐。

    那群正在操练长矛的魏国小兵,正是十几二十岁的年纪,顽皮得很,见谁都喊一声大哥,又爱热闹爱起哄,见两人这般,纷纷笑嘻嘻大喊道:

    “大哥对大嫂真好!”

    “大嫂,我们大哥挂两国相印,排兵布阵无所不精,你何时嫁给他啊?!”

    “大哥还未娶亲,身边连个通房都没有,乃是咱们魏国首屈一指的黄金单身汉呢!”

    谢陶更加惊恐,躲在张祁云背后,臊得脸儿通红,生怕被那群小兵给看见了笑话自己。

    张祁云唇角轻勾,眼底掠过腹黑的暗光,见目的已然达到,佯装生气地训斥道:“小兔崽子瞎嚷嚷什么?!还不赶紧滚回去操练!”

    那群小兵嘻嘻哈哈地继续演练长枪,目送两人远去,高喊着起哄道:“大哥大嫂走好!早点儿成亲,咱们也好喝杯喜酒啊!”

    谢陶鹌鹑般奔到前面去,无奈张祁云偏偏走得不紧不慢,她又拽不动那铁链子,只得含泪跟着磨磨唧唧地走。

    终于走出那群小兵的视线时,她长长吁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张祁云一本正经,拢着宽袖朝她作了个揖,“不好意思,小兔崽子们太过顽皮,胡言乱语之话,若是冲撞了谢姑娘,我替他们陪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谢陶本以为刚刚在三军面前的举动,是他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可如今见他如此,暗道这人大约并非是刻意在三军面前对她亲近的,他肯这般真心诚意的致歉,可见是她冤枉了他,他的确是个正人君子。

    她想着,忙道:“不不不,我并没有怪他们的的意思,他们都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姑娘不介意就好。”张祁云微笑,修长入鬓的英挺双眉下,一双如星般的双眸含着点点笑意,“草原风景极好,若谢姑娘有空,不如我带你去看看各处美景?”

    “好啊……”

    谢陶暗道这大叔真是个好人,知晓她在军中无趣,竟然肯舍得花时间带她出去看风景,果然是谦谦君子呢。

    彼时的谢陶并不知晓,不是每个女人,都值得张祁云花时间对待的。

    他的时间无比宝贵,只舍得花在值得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念念骑着灰毛巨狼,山一程水一程,终于赶到了草原。

    不过是七八岁的小孩子而已,草原上数道关卡的守卫,只当他是被狼群喂养长大的狼孩儿,因此未做盘查,轻易就放他进了拉缇帕斯。

    巨狼灰灰威武地站在高高的山坡上,念念坐在它的背上,静静俯视搭着无边无际白色帐篷的拉缇帕斯。

    那双凤眸泛着冷意,小脸清寒如霜。

    他盯着中间最大的一顶帐篷,摸了摸背上的弓箭,淡淡道:“灰灰,咱们走!”

    巨狼仰头“嗷呜”了声,从草坡上直冲而下。

    炎炎夏日,沈妙言正坐在帐篷里,翻阅魏思城从大魏寄来的文书。

    角落摆着座青铜冰鉴,添香一边儿打瞌睡一边儿拿团扇轻轻把冰雾扇开,因此帐中颇为凉爽适宜。

    拂衣端了一碗冰镇的乌梅桂花饮子进来,柔声道:“陛下,您看了整整一个时辰的文书了,歇歇吧,奴婢做了您爱喝的乌梅桂花饮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合上文书,抬手揉了揉眼睛,轻声道:“大魏局势不容乐观,咱们这儿半个月也不落一阵雨,可是大魏,却已是连着半个月不见晴了。我这些时日以来,一直在做同一个梦——”

    她话未说完,素问匆匆从帐外奔进来,福了福身子,禀报道:“郡主,巡逻军营的士兵,发现了一个小贼。那小贼说他是从镐京来的,要来与你做个了断。”

    “小贼?”沈妙言诧异,旋即莞尔一笑,“我倒要瞧瞧,镐京来的小贼,要与我做个什么了断。把他带到这儿来。”

    素问扶额,轻声道:“那小贼功夫了得,拿箭射伤了咱们五六个士兵,昭雍王爷亲自擒他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沈妙言难得起了几分兴致,放下文书笑道,“走,咱们也过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添香拿来仪伞为她遮阳,一同随着素问往热闹处而去。

    军营外围,连澈骑在枣红骏马上,正冷冷盯着那坐在狼背上耀威扬威的小子。

    不过七八岁的年纪,尚未褪去婴儿肥的鼓鼓脸儿稚嫩清秀,五官和眉宇间的凛贵清冷,像极了君天澜。

    真叫人……

    不爽。

    而念念在阳光下拈弓搭箭,冰冷的金属箭头直指向连澈,高声喝道:“穿衣红衣裳的,速速去把你家主子叫出来!否则,本宫一箭射穿你的脑袋!”

    连澈眯了眯桃花眼,随手抽出腰间佩剑横在身前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整个人犹如离弦的弓箭,拎着长刀直奔向念念。

    念念见他浑身杀气腾腾,毫不犹豫地拉满弓弦。

    长箭“咻”一声离弦,直直射向连澈的面门。

    连澈抬手用刀隔开那支羽箭,念念暗道不好,急忙抽出他父皇特意名人为他打造的小佩刀。

    他原想架住连澈的长刀,谁知“哐当”一声响,手中的小佩刀竟直接被打得掉在地上,震得他虎口发麻。

    连澈看他不爽,铁了心要给他一个教训,因此下手毫不客气,直接把他从灰灰后背挑落!

    念念滚了满身的灰,却咬着牙不肯服软,捡起地上的小佩刀,拼命要和马上的连澈分个胜负。

    连澈冷笑一声,从马上跃下,毫不客气地将他一脚踹翻在地:“没大没小的东西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