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12章 喜欢到不容任何人伤害她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念念抬起头,握着他手腕的少年,看起来不过九岁,身着宝蓝色织锦窄袖劲装,脚蹬一双鹿皮靴,约莫是大魏人,生来就比中原人要高上些许。

    他敛去脸上的愤怒,不动声色地抽回手。

    魏化雨低头,把还在大哭的鳐鳐拎起来,转身朝帐外走去。

    念念盯着他的背影,冷冷道:“你就是魏国的太子,魏化雨?”

    魏化雨顿住步子,侧眸望向他,唇角轻勾:“本宫的名号,连周国的太子都听说过,当真是荣幸。”

    念念忽然冷笑一声,整个人化作离弦的弓箭,抬脚就狠狠踹向他!

    魏化雨把鳐鳐丢到不远处的软榻上,疾速倒退几步,抬手捏住念念的脚踝,两人竟就这么打了起来!

    鳐鳐呆呆望着帐篷中桌椅乱飞,吓得张着小嘴儿,急匆匆跳下软榻,飞快奔去找沈妙言劝架了。

    魏化雨动作不紧不慢,却偏偏招招遏制住念念,趁着帐中无人,声音清冷:“怎么,看见你娘亲待别的孩子好,你吃醋了?君念语,那是你亲妹妹,你也能下得去手!”

    君念语并不言语,只抬拳揍向他的脸。

    那双凤眸中盛着浓浓的戾气,什么亲妹妹,他在镐京时都听说了,娘亲身边还有个魏国小太子,和她所谓的亲妹妹一块儿从小养到大。

    娘亲把他视如己出,每日里教他读书写字,还请了最好的师傅教他功夫!

    可她的亲儿子却在镐京城,常常被玩伴们背地里嘲笑没有娘亲。

    若仅仅有个魏文鳐也就罢了,可魏化雨是个什么东西,凭什么也能得到娘亲的疼爱?!

    积蓄在胸腔中的怨恨持续发酵,他手中招式越发凌厉,仿佛要把魏化雨彻底打趴下,好宣泄自己这些年的不满。

    然而魏化雨,很强大。

    他仍是不紧不慢地同他周旋,清寒的声音,透着无法遮掩的冷意:“世上没娘的孩子不止你一个。君念语,收起你那副窝囊样!我最后一次警告你,若你再敢动鳐鳐,我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他说罢,双眸陡然发狠。

    他是魏北的男儿,自幼没了爹娘,在风沙中孤单长大。

    世道于他而言,是残酷的。

    可就是那般残酷的黑白世界中,有一朵娇嫩的小花,盛开在了他那贫瘠的心田间。

    她会对他笑,会软软糯糯地唤他哥哥,还会鬼灵精地告状,说他凶。

    他,喜欢她!

    喜欢到不容任何人伤害她,哪怕是她的亲哥哥,也不行!

    草原的风带着灼热,帐篷中,两个小少年为了守护心中不同的念想大打出手,俨然幼兽间一副生死相斗的凶狠姿态。

    沈妙言很快赶了过来,看见两人身上都挂了彩,顿时骇了一跳,急忙冲上前将两人分开,皱眉道:“好端端的,这是做什么?!若是再敢打架,把你们两个挂在角楼上,叫三军都好好笑话你们!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哼了一声,各自扭过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魏文鳐小脸上还挂着可怜兮兮的泪珠,指着念念,摇着沈妙言的手,软声道:“娘亲,这个坏哥哥,推了鳐鳐!他推我,还凶我,还要打我……都是他不好!他是没娘疼的坏孩子!”

    原本平静下来的念念,一听见这话就急了,红着眼圈就要去打她!

    沈妙言却先一步,弯腰盯着鳐鳐的眼睛,一字一顿:“你是大魏的公主,这种刻薄的话,是你能说的吗?”

    念念顿住步子,紧攥的拳头垂在腿侧,咬着唇瓣,盯着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摸了摸鳐鳐的小脑袋,“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,给人造成的伤害,却再也收不回去。鳐鳐,娘亲罚你给哥哥道歉,还要蹲马步,你可服气?”

    鳐鳐吸了吸小鼻子,忍泪道:“鳐鳐知道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委委屈屈地转向君念语,朝他福了福小身子,真诚道:“哥哥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念念轻哼一声,把脑袋转到一边儿,不肯看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又走到他身边,同样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“念念,你身为哥哥,却欺负妹妹,同样不对,你也要对妹妹道歉。”

    念念鼓着腮帮子,嗅到她身上独有的甜香。

    这香味儿他日思夜想,这是娘亲的味道。

    烦躁的心,莫名平静下来,他别扭地转向魏文鳐,闷声道: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如此乖巧听话,暗道这孩子大约并不厌恶自己呢。

    她心中越发欢喜,望向魏化雨,魏化雨摊开手,无辜道:“我身为兄长,没有冷静处理好弟弟妹妹的争吵,反而和弟弟打了起来,也该罚。”

    他总是最懂事,最令人放心的那个。

    “你呀!”她轻轻揉了下魏化雨的小脑袋,唇畔忍不住扬起笑意。

    一家人,这样子才对。

    于是黄昏时分,经过大帐的士兵们都看见,三个小孩儿一起在大帐门口蹲马步,脑袋上还各顶着一碗水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脸上半点儿怨意都没有,圆忽忽的大眼睛里,都盛着暗暗的欢喜。

    晚膳时,沈妙言特意吩咐御厨做了满满一圆桌好菜。

    除了三个小孩儿,张祁云、谢陶、连澈也过来了,帐中极为热闹。

    鳐鳐爱食甜的,因为没有侍女布菜,所以只能自个儿撅着小屁股,费劲儿地伸筷子去夹对面的糖饼。

    沈妙言下意识就帮她夹了一块到碟子里,鳐鳐欢喜不已,道了声“谢谢娘亲”,就要开吃。

    一道冷光嗖嗖射过来,沈妙言回望过去,只见念念正迅速收回视线,仿佛刚刚那道充满嫉妒的目光,并不是从他眼睛里流露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唇角弯起,挽袖为他夹了些肉片,“这些都是魏北的菜式,是你外祖母的家乡菜呢,快尝尝,你也应当是欢喜吃的。”

    念念盯着自己碗里逐渐堆成小山高的菜肴,冰冷小脸这才稍稍缓和,不动声色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魏化雨眼瞅着鳐鳐吃完一块糖饼,还要再吃,抬起自己的筷箸,按住她探出去的筷箸,“一天只许食两块糖饼,妹妹莫不是忘了?”

    “上次是你挖陷阱给我跳的,明明,明明我说的是一顿一个,一天该有三个的!”鳐鳐小小声抗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