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20章 口头上的娃娃亲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大雨倾盆。

    上百万军民,挤挤挨挨地站在雨水中,呆呆望着她在黑暗中屹立的身影。

    连澈率先跨下马,拱手朝她单膝跪下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其他将军也纷纷沉默着跪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百姓们左右观望后,尽皆安静跪下。

    雨水剧烈浇打在草原上,铺天盖地的雨声,从游龙般的灯火中,一直蔓延到远处无边无际的黑暗里。

    沈妙言已听不见自己的声音,语气却十分平静低沉:“明日,朕亲自带你们越长白山脉,南下楚国。现在,把旗帜升起来。”

    绣着“魏”字的旌旗,在风雨中缓缓展开,迎着初秋的寒凉,招展飞舞。

    军民们离散的心,随着那旗帜的升起而再度被聚拢。

    他们共同目送那个胭脂红的纤细身影踏进远处的雨幕中,目光虔诚,宛如目送他们的信仰。

    拂衣给沈妙言举着伞,踏着木屐,急急朝大帐走去。

    连澈身着银白细铠追了上来:“张祁云尚未回来,姐姐怎敢夸下海口,说要越长白山脉?顾钦原花了五年时间,都没能越过去,你——”

    沈妙言揉了揉差点儿被青铜钟震破的耳朵,已经能隐约听见连澈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她顿住步子,面无表情地偏头望向他:“那你说,要怎么办?若是今晚叫他们打起来,不消楚华年出手,大魏就会自取灭亡。连澈,回去收拾东西,明日一早,我与你共同南下。”

    连澈尚未说话,张晚梨匆匆赶了过来,“陛下,张丞相已经回来了,正在大帐内等您!”

    沈妙言眼前一亮,急忙加快脚下步伐。

    而此时偏帐内,地面铺着柔软厚实的织花锦毯,魏化雨和君念语盘膝对坐,中间隔了张棋盘,正聚精会神地下棋。

    鳐鳐坐在魏化雨身边,闭着眼睛,嘴角一串涎水,小身子摇啊摇,最后还是魏化雨主动按着她小脑袋,让她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魏千金双手托腮,盯着碟子里最后半块花生酥咽口水。

    烛火轻曳。

    帐帘忽然被卷起,穿着红色劲装的小少年,风一般席卷进来,“哇塞,草原的夜晚好冷哦!”

    他是自来熟的性格,见锦毯上有床褥子,急忙一骨碌拥起褥子把自己裹紧。

    暖流顺着褥子暖和了他的四肢百骸,他舒服地长长呼出一口气,这才转向君念语:“太子殿下,你见着我来了,怎么也不看我一眼?”

    君念语在棋盘上落了一子,声音淡淡:“你又不是银子、又不是粮食,本宫看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啧,人家越关山而来,路途艰辛,你可真没良心!”花思慕挑了挑眉头,“我爹爹已经投靠你娘亲了,如今正在率兵攻打楚国呢!楚国危急之时,楚华年一定会和你娘亲结盟,请你娘亲入楚国。到时候我爹爹与你娘亲里应外合拿下楚国,如此一来,就能解了草原上的困局。”

    他自顾说着,余光望向对面的魏化雨。

    魏化雨虽只有九岁,却生得清秀英俊。

    那眉宇之间,已初初显露出魏北男儿特有的深目高鼻,唇线薄凉,眉毛根根分明,举止之间都是凛贵不可侵犯。

    他挑了挑眉,又顺着魏化雨望向魏文鳐。

    小小的女孩儿,不过六岁,穿粉色的织纱宫裙,衬着雪腻肌肤,粉粉嫩嫩像个团子。

    睫毛很长,纤细弯曲犹如两汪新月。

    鼻尖微翘,红润润的小嘴儿微微张着,许是因为帐中暖和,因此睡得脸蛋红红,仿佛在诱着人去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神,冷不防一道冰冷视线投过来,令他莫名脊背一凉。

    他迎着那视线看去,正好看到魏化雨凉薄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呵,”他不避不躲,反而凑到魏文鳐面前,伸手捏住她的小鼻子,“太子殿下,这就是你的亲妹妹吧,真是可爱呢!”

    君念语盯着棋盘,心思浑然不在他的话上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魏文鳐呼吸不过来,蝶翼般的眼睫眨了眨,醒了。

    漂亮的琥珀色水眸中还透着初醒时懵懂茫然的水光,可爱兮兮的模样,叫花思慕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他无视魏化雨能杀死人的目光,眉眼弯弯地朝鳐鳐歪了歪脑袋,“小公主,我叫花思慕,今后咱们会一起长大哦!”

    他天生一双桃花眼,看着就是温柔多情的人。

    便是不熟的人,见着他也会不自觉卸下三分防备。

    鳐鳐不过六岁大的稚童,只觉这个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小哥哥,看起来亲切温柔得紧,因此嘴儿甜甜地就唤了出口:“思慕哥哥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她困倦地揉了揉眼睛,自个儿倒在地毯上,继续酣眠。

    花思慕拿起不远处另一床小缎被,仔细地给她盖好,意味深长道:“太子殿下,我爹可是说过了,从前你娘亲曾许诺,要与我爹爹结成亲家呢。”

    君念语一门心思全在棋盘上,闻言只是简单地哦了声。

    魏化雨低垂眼帘,原就清冷的眉眼,越发冷漠薄凉。

    花思慕似乎嫌自己添的堵还不够,又凑到棋盘前,指点江山道:“太子殿下,你瞧,这儿不就有个空档吗?你该下在这儿,如此就等于吃了他一半江山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说,我也知道。”君念语抬手将棋子落在了那处。

    魏化雨却没急着下棋,含着讽意的目光从花思慕脸上掠过,继而把鳐鳐摇醒,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呀?”鳐鳐在睡梦中含混嘟嘴。

    “在地上睡要着凉的。”魏化雨拎着她的衣领起来,直接把她拖到屏风后的床榻上。

    他亲自把她抱上床,弯腰给她解开外裳和鞋袜,掖好被子后,又俯身轻轻吻了下她红扑扑的面庞。

    亲吻罢,他唇角轻勾,余光抬起,徐徐落在屏风上。

    这屏风是半透明的织纱,可以朦胧看到个影像,却看不清楚全部。

    而花思慕坐在棋盘边,此刻正一眨不眨盯着这扇屏风。

    原本秀致秾艳的小少年,对着屏风不满地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说起来,那个小甜瓜般的小公主,似乎真的与他有口头上的娃娃亲。

    可那个大魏来的太子,居然敢从他手上抢女人……

    真是叔可忍,婶不可忍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