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32章 初遇楚云间的地方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凉风穿廊而过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沈妙言低头,轻轻抚了抚裙摆,淡淡道:“有又如何,没有,又如何?”

    张祁云声音轻慢:“臣平生抱负,只愿辅佐这天下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张相如今说这话,真是可笑。”沈妙言抬起弯弯眉眼,“你若只愿辅佐天下之主,当初何不直接去镐京向君天澜投诚?”

    “君天澜身边已有个顾钦原,臣就算去投诚,也不会受到重用。”张祁云抚了抚胡子,表情无辜,“恕臣直言,若陛下有称霸天下之心,那么现在就有个绝好的契机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背着手往前走,“你且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跟在她身后,“与花容战联手,可吞并楚国。占据这江山之后,陛下可借口妖道未死、恐贻害苍生的借口,召集诸国皇帝进京,共同商讨如何对付妖道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顿住步子,“然后?”

    “然后,一举控制住他们,号令诸国。”

    明黄裙摆被吹得微微翻卷,沈妙言挑眉,“挟天子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张祁云抚须而笑,“大周皇帝和北幕皇帝,向来听信女帝,宣他们进京,他们必然不会反对。而赵国皇帝,虽是个心机深沉之辈,可区区赵国,兵少马弱,又哪里敢与女帝作对?”

    沈妙言垂眸,白细的指尖,轻轻拂拭过丝绸裙摆。

    此计,不可谓不毒辣。

    一针见血,直接就定了天下格局。

    不愧是与顾钦原平分秋色的男人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她紧攥住裙摆,琥珀色瞳眸中隐隐可见挣扎之色。

    然而,什么称霸天下,什么号令诸国,她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啊!

    她平生所愿,不过是与心爱的人,好好在一起。

    爹娘在天之灵,大约也希望她能得到幸福吧?

    捻了捻裙摆,她轻声道:“此事非同小可,容后再议吧。”

    语毕,便大步离开了游廊。

    四周寂静。

    谢陶望着身前的张祁云目,听见他在风中恨铁不成钢地轻叹了声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,娃娃脸惶恐不已。

    她刚刚好像,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阴谋!

    恰在这时,张祁云回转身,慢条斯理地捻着两人之间拴着的铁链子,“刚刚可有听见什么?”

    谢陶脸儿涨得通红,连忙摆手:“没有听见,我什么都没有听见!”

    “哦?”男人抚了抚胡子。

    双十年华的小姑娘,盯着他垂在胸口的大胡子,惊恐得连连往后退:“我真的,真的什么都没有听见!你,你千万不要杀我灭口!”

    张祁云攥住铁链子,一点一点收拢。

    谢陶被拽到他跟前,圆眼睛里越发惊恐。

    男人抬扇勾起她的下颚,俯身盯着她的双目,像是在仔细研究什么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谢陶看见他收了折扇,在宽袖中掏起什么东西来。

    他半垂着眉眼,垂在胸口的大胡子被风吹得撩动起来,像极了她爹爹她生气时吹胡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小姑娘吓得腿都软了,暗道他大约是在袖子里掏刀子,因此哭兮兮站在原地,声音弱弱:“嘤嘤嘤,妙妙快来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哭了半晌,忽然听见张祁云淡淡道: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细弱的哭声陡然一滞,她抱住脑袋蹲了下去:“呜呜呜大叔不要杀我!我不会把你的阴谋说出去的!”

    可是等了半晌,却也不见大叔说话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从臂弯里抬起脑袋,只见胡子大叔单膝蹲在她跟前,手中还拎着个软乎乎、毛茸茸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男人声音是一贯的清朗:“昨儿看见有嫔妃在逗弄,就派人出去寻了一只,想来你该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两个月大的小奶猫,浑身纯白无瑕,半根杂毛也无。

    懒懒缩在张祁云的掌心,宝石蓝的圆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谢陶,圆乎乎的猫脸上都是傲娇。

    谢陶睁大眼睛,忍不住又结巴起来:“好,好可爱,可爱的猫,猫猫……”

    张祁云把小奶猫递到她怀里,小姑娘立即宝贝似的捧住,爱不释手地轻轻抚摸。

    “这是,这是送给我的吗?”

    她抬头,眼儿里隐隐有着难掩的激动。

    “嗯,喜欢否?”

    “喜欢!”谢陶从没有哪一刻,看他这般顺眼亲切,抱着小奶猫,欢喜地站起来,“谢谢大叔!”

    “给它取个名儿吧。”

    谢陶低头仔细瞅着小奶猫,欢喜地结巴道:“它,它这么白,就叫它,叫它小年糕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祁云微微挑了挑眉头,“好名字。”

    两人并肩往前走,谢陶始终欢欣地凝视怀中捧着的小年糕,而张祁云则用余光凝视她的侧脸。

    大胡子掩住了他上翘的唇角,只是清远如竹的眉目之间,却透出淡淡的温柔来。

    若此生皆能如此,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楚华年果真约了沈妙言,去给沈国公的陵墓上香。

    沈妙言欣然赴约,二人同乘一辆马车,往京城郊外而去。

    沈国公一家的陵墓是后来重新修建的,就建在国安寺附近。

    而楚华年为彰显自己贤良圣德之名,所以将那陵墓修建得十分端严宏伟。

    沈妙言随他下了马车,他抬手道:“妙言,那里就是你爹娘和祖母休息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目光扫视过,笑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沈氏一族,为楚国贡献巨大,祖上还曾是楚国的开国功臣,本就值得如此,你又何须言谢?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眉眼温柔谦和,抬步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进去后,在陵园中认真拜祭了爹娘和祖母。

    焚香时,不知怎的,她总觉得这陵园似乎哪里不大对劲儿。

    拜祭过爹娘祖母,已是晌午。

    楚华年提议道:“这附近就是承恩寺,不如妙言就随朕前往寺院,尝尝那里的斋饭?”

    沈妙言微微一笑,仿佛没看出他眼底暗藏的**,柔声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因为国安寺就在旁边,所以两人并未乘坐马车,只徒步而往。

    踏上高高的青石台阶,沈妙言仰头望向半山腰上的国安寺,脑海中不禁思绪良多。

    这里,是她当初初遇楚云间的地方呢。

    楚华年早已安排了承恩寺接待贵客,因此寺中并无游客。

    主持领着一众僧弥,正恭敬立在山门前等待二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