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36章 楚华年之死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楚华年回过头。

    原本柔美温和的少女,用刚刚还为他斟过酒的纤纤素手,持一柄漆黑弯刀,猛地砍向他的脖颈!

    那艳绝的眉眼间,透着铺天盖地的杀意,凛冽若冬日霜雪!

    人的脖子有多脆弱呢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在半空中高速旋转,他看见平原上的数十万兵马,都默默望着他。

    身后那些亲卫,早不知道被谁放倒。

    他平生最爱的骏马,也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他垂眸,看到穿着龙袍的无头尸,还呆呆矗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满腔热血,从无头的脖颈间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视线落地。

    他彻底没了意识。

    沈妙言弯腰拎起那颗脑袋,面无表情地转向远处兵营。

    那里还驻扎着楚华年带来的两千禁军。

    连澈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侧,淡漠地从她手中接过那颗人头,“我来吧,莫要脏了姐姐的手。”

    他又扶着沈妙言跨上骏马,一声号令,便率领千军万马,往兵营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西南的秋风呼啸着迎面而来,带着万物肃杀的萧瑟之意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青丝在风中飞扬,她听见连澈在问她:“那两千禁军,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视线中的青灰色兵营,渐渐近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不远处勒停骏马,声音极轻:“若他们肯降,便收为己用。”

    此时,那两千禁军已经从帐中出来,拥堵在兵营前,垂手静望着沈妙言等人。

    连澈就在沈妙言身侧,包裹着楚华年脑袋的布袋挂在马鞍旁,有殷红血液从布袋中洇出,黏黏稠稠地滴落在地。

    那里面装着什么,那些禁军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连澈一手挽着缰绳,一手拎着马鞭,声音是面对外人时,一贯的清冷而没有起伏:“吾皇有令,尔等若肯投降,俸禄爵位等一如从前。若是不肯降,楚华年那昏君的下场,便是你们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足足两千人,此时此刻却半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。

    只能听见,那盘旋在上空的呼啸风声。

    西南的天空,蓝的纯粹。

    两千禁军在犹豫两炷香后,一部分零零散散地出列,跪在了沈妙言的马前。

    剩下的上千人,蹙着眉头一动不动,俨然是不愿投降。

    沈妙言淡淡道:“拿玉玺来。”

    随军的拂衣,立即恭敬捧出一方明黄绸布盖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,在马上掀开绸布,微微抬起下巴,朗声道:“朕有楚国玉玺,乃是名正言顺的楚国新帝!伪帝已死,尔等面见新帝,为何不拜?!”

    那玉玺盛放在红木托盘中,素白美玉雕琢而成,只有一角呈现出浅浅的碧青。

    阳光下,美玉的光泽柔和悦目,不似作假。

    不肯投降的禁军们纷纷皱眉,这个女人,怎会有楚国的玉玺?!

    听闻他们国家的玉玺,已经丢了数年,难道果然是苍天有意,让这个女人,来做他们楚国的帝王?

    连澈舔了舔唇瓣,手掌已然覆在刀柄上:“姐姐与他们废话什么?既是不肯投降,那便全杀了好了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悦地扫了他一眼,旋即继续和那些禁军讲道理:“你们是士兵,即便是死,也该光荣地死在战场上,马革裹尸荣耀而还,而非是毫无价值地死在这种内斗之中。你们的妻儿,还在京城盼着你们平安回去。朕再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,你们仔细想想,究竟要如何选择。”

    她一身明黄劲装,青丝高束,骑在马上的模样英姿飒爽,很是风采夺人。

    眉宇间的光明磊落,也不似作假。

    那群禁军跟了楚华年多年,早已受够他的压迫。

    虽不大情愿跟随女人,然而事到如今,他们又能如何呢。

    里面的侍卫长领头,原本忠于楚华年的禁军,悉数倒戈向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唇角轻勾,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不费一兵一卒,就完成了权力过渡,她兴致极好,是夜命人运来数千坛美酒,在夜里犒劳三军。

    她自己同样喝得醉醺醺,一手扶额,抱着酒坛子,歪倒在帐中的软榻上。

    连澈从外面进来,正好看见她娇颜酡红,琥珀色水眸偶尔从睫毛间隙透出,眼尾微扬,别有一番勾人滋味儿。

    这般绝色,自然不是楚华年送他的那个女人能比的。

    男人喉头滚动了下,下意识上前,动作极轻柔地替她褪下外裳,拉过锦被要替她盖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喝多了,只道伺候她的人是拂衣,因此娇声嘟囔了句什么,自个儿滚到床榻里侧去了。

    这副可爱模样,让连澈又是一阵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这些年,不是没有遇见过可爱的姑娘。

    可独独没有一人,如她这般,叫他如此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这份感情深藏心底,并非是随着时光流逝就能消弭的。

    相反,如酒酿一般,岁月弥深。

    桃花眼中暗光流转,他忽而褪去自己的外裳,掀开被褥,做贼似的,轻手轻脚地躺了进去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沈妙言宿醉方醒,头疼欲裂地睁开眼,就看见自己被人搂在怀中。

    清雅的莲花香氤氲在鼻尖,是连澈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一颗小心脏剧烈颤了颤,老天爷,她不会酒后乱性,把连澈睡了吧?!

    仿佛要印证她的猜测一般,连澈低头,唇角的笑容透着四分满足、六分娇羞:“姐姐,你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默了几瞬,她猛地坐起身,不顾一切地往被子里钻:“一定是醒来的方式不对……等我再睡一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连澈慢条斯理地一手托腮,静静望着躲进被子里的姑娘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沈妙言猛吸一口气,悄悄睁开眼,缎被里的黑暗中,她小心翼翼伸出手,朝前面摸了摸。

    正好摸到男人肌肉紧绷的大腿。

    连澈低哑的声音缓慢响起:“姐姐,这大清早的,你这般摸我,我可是受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猛地掀开被褥,受惊的兔子般退到墙角:“你你你你你,沈连澈,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床上?!”

    “姐姐忘了吗?”连澈无辜地眨了眨桃花眼,“你昨夜喝醉酒,我好心进来给你盖被子,你拉着我不放,然后把我压在身下,扒了我的衣裳,又夸我身材好、皮肤好,不顾一起地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住口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