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37章 姐姐睡了我,不打算负责?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连澈非但不住口,反而凑近沈妙言,轻佻地用两根手指挑起她的下颚。

    此时他中衣敞开,胸膛上麦色肌肉分明,半分赘肉也无。

    他低头凑近沈妙言,桃花眼透着无辜的水光,“姐姐真是残忍,占了我的清白却不想承认,天底下哪有这般好的事?便是去酒铺喝酒,也该付账才对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因为宿醉的缘故,本就头疼欲裂,压根儿不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,只惊恐瞪着一双琥珀色水眸,努力地拿被子捂在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她真的有那么混账,见色起意把连澈给睡了?!

    舌头在口腔里打转,她憋了半晌,才讪讪道:“那,那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连澈松开手,退后半尺距离,抬手利落地褪下了中衣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要捂住眼睛,男人声音正经而平静:“姐姐,睁开眼,仔细看着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从指缝中悄悄望去,只见他背过身,紧实的后背上,是纵横交错的伤疤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我跟随姐姐南征北战,从镐京到大魏,从魏北到草原,死在我刀下的亡魂,成千上万。而最好的见证,就是我身上的伤疤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又慢慢转到前面,指着胸口上依旧狰狞的暗红旧疤,“这是当年在明天宫地底,无寂亲手所伤。若是当时再往上半寸,就是心口位置,我就该殒命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伸出手,用指尖细细触碰那道狰狞伤口。

    寂静中,她轻声道:“对不起,我从没有关心过你。”

    她只看见了连澈在战场上的英勇,只看见他了以一当百的威武,却忘记了,原来他也会受伤。

    连澈慢条斯理地合拢中衣,眼底有算计的暗芒一闪而逝:“姐姐,我平生所愿,并非封侯拜将,亦非金银财宝。我想要的,从我还是当年楚宫里的小太监时,就已经确定。即便如今我身居高位,我想要的东西,却从未改变过。”

    他目光灼热,带着一丝压迫。

    沈妙言垂眸,一手拢着锦被,沉默良久,才轻轻道:“连澈,我的心意,从当年到现在,亦是从未变过。你若是要别的东西,哪怕你要这楚国的皇位,我也能给你。可独独那一样,给不了。”

    那是她的心啊!

    她的心早就给了四哥,又如何能再给连澈?

    帐中,陷入了诡异的沉默气氛中。

    连澈忽而低笑一声,“那么姐姐睡了我的事,是不打算负责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皱眉,红着脸细声道:“你又不是黄花闺女,至于这样吗?而且,而且谁让你进我帐篷的?我明明都说过,不许你进我帐中……”

    事实上,她警告过无数遍,不许连澈进她帐篷、进她寝宫,可这厮全然把她的话当成耳旁风,全然把她的住处当做他的卧室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浑然不把她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她也曾试图在他面前立威,然而这厮油盐不进,若是训得狠了,他还会给她玩消失,十天半月找不到人!

    她已然不知该如何与他相处,只觉哄小孩儿都比哄他简单!

    连澈挑着半边儿眉,脸上神色冷了几分,“姐姐吃干抹净就不肯认账,我今日真是涨了见识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见他绕来绕去又把话绕了回来,几近崩溃道:“全天下都知道你是我弟弟,你让我怎么办?我总不能突然封你做皇夫吧?!更何况四哥若是知道我封你做了皇夫,我——”

    连澈伸手遮她的嘴,说出的话无比耿直:“我最讨厌姐姐提起那个男人。罢了,你不肯认,就当我昨晚被狗咬了一口。”

    说罢,面若寒霜地拿起搭在床架上的外裳,随意趿着鹿皮靴,青丝披散在脑后,竟就这么堂而皇之、衣衫不整地出了大帐!

    沈妙言有片刻失神。

    等回过神时,谢陶拽着铁链子,拖着张祁云奔进帐中,娃娃脸上满是骇然:“妙妙、妙妙,你你你,那个连澈,他他他,你和他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扶额,不知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张祁云抚须而笑,“没想到女帝这般好兴致,竟然在军中临幸了昭雍王爷,这可真是喜事一桩啊,不知可要行册封大礼?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黑如水,弯腰捡起靴子,直接砸向他。

    张祁云避开那只鹿皮靴,敛去几分笑意,正色道:“如今楚国已经是陛下的囊中之物,不知微臣之前的提议,陛下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想到他说的称霸天下,就又开始头疼了。

    她“唔”了声,拢了拢锦被,淡淡道:“此事事关重大,朕觉得等时局稳定之后,再议也不迟……”

    张祁云轻笑一声,“微臣发现,凡是陛下不肯答应的事儿,都推说容后再议。可是陛下,时不我待,你等得起,这天下却不肯等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半垂着眼帘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张祁云摇了摇骨扇,“天下大势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。如今诸国并立局面也该结束了,就看谁有本事,重新一统天下。陛下须知,这般好的机会,数百年也难得一遇,你——”

    他早已准备好了一肚子劝说的话,然而沈妙言却是越听越烦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终是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究竟想如何?!张祁云,我只是个女人,我只是个普通女人,我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啊!什么一统天下,我要那天下做什么?!我只想把魏国子民安顿好,再去镐京寻四哥,这就是我所有的心愿了!”

    从前对四哥心怀怨愤,所以才去魏国寻求强大。

    谁知这一去,却把自己陷进了拔不出的漩涡里。

    她想走,可肩上却多了复国的重担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复了国,却因为小雨点年纪尚幼,她生怕朝臣欺辱他,因此一直陪伴他长大。

    她花了五年时间,终于将他调教成一个合格的储君,原想离去,可魏国却发生了从来没有过的天灾**……

    年复一年,她把最美的青春与年华,都献给了大魏。

    如今她或许可以去找自己的幸福了,却又被告知,她该一统天下。

    她安顿了数万万黎民百姓,成全了无数人的性命与幸福,可谁又能来成全她呢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