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0章 小小的少年,狼崽子似的凶巴巴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薛远皱眉:“你不要命了?!她是大魏的女帝,手握雄兵百万,你拿什么与她斗?!”

    薛宝璋平静地在圆桌旁坐下,继续梳理头发,“兄长错了,女人的武器,从不是什么雄兵。更何况,就算我今夜跟你逃走,我此生也都将活在不甘之中。我想要成为他的皇后,哪怕要我为之付出性命的代价,我亦甘之如饴!”

    薛远盯着她,良久后,冷冷道:“不可理喻!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薛宝璋梳着头,唇角笑容疯狂。

    七年啊,那个贱人,离开了整整七年啊!

    而她,也被君天澜锁在冷宫,长达七年!

    七年,谁也不知道她过的是怎样凄惨的日子!

    她日夜都在诅咒沈妙言与她的孩子,日夜都恨不得沈妙言那贱人死无全尸……

    而如今,她终于有了重新接近那贱人的机会,她怎么可能逃走?!

    长夜浓浓。

    军营在夜色下整肃宁静,帐中烛火静静燃烧,直至悄然熄灭。

    长亭外,最后几片柳叶,从细枝上悄然凋落。

    已是初冬了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安地坐在仪元寝殿里,双手搅着锦帕,俨然是坐立难安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坐了会儿,又忍不住望向先一步进城的张晚梨:“我真的不能去迎他吗?”

    张晚梨含笑:“您是权倾天下的大魏女帝,大魏有雄师百万,踏平大周绰绰有余,您实在无需亲自出城迎他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对着窗户托腮,权倾天下的大魏女帝啊,真是怎么听怎么陌生。

    她安静地坐了半晌,又起身,拎着裙摆奔到梳妆台前,仔细地又给自己脸上添了些妆。

    昨夜知晓他就在城外,她彻夜难眠,只在天明时睡了会儿,早上起来时,眼下全是青黑,也不知这妆容能否遮盖好……

    正手忙脚乱时,添香从外面奔进来,欢喜地嚷嚷道:“陛下,皇上他进宫了!张相在御花园那边设了宴席接待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一颤,忙道:“快,快领我过去!”

    刚往前面迈出两步,她又急急奔回到铜镜前:“添香,我穿成这样真的可以吗?会不会太庄重了?总觉得露一点是不是比较好……”

    大魏的女帝服制,出自魏思城的设计,虽然出于端庄高贵的考虑,但从女子角度看来,层叠繁琐,的确偏于保守。

    她火急火燎,想要把竖领子上的几粒盘扣解开。

    然而尚只解开一粒,刺斜里伸出一只修长如玉的手,直接按住了她。

    她诧异地望过去,只见多日未曾出现的连澈,面无表情地站在她身侧,声音清冷:“姐姐这样激动做什么?没得失了大魏的威风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拂开连澈的手,正要说话,连澈抢先道:“我奉军师之命,前来看着姐姐。军师说了,不许姐姐擅自出现在君天澜面前。等到正式国宴时,再见面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他可是怕我丢了大魏的脸面?”沈妙言不悦,“可我与他多年不曾相见,连澈,我想见他!”

    日.日夜夜的刻骨思念,几乎要把她淹没。

    她爱他,从初见时的金钗年华,到如今的花信之年,这一点从未改变。

    病痛之苦尚能忍得,可相思之苦,如何忍得?

    连澈并不多言,只淡漠慵懒地坐在圆桌上,抬起皮靴踩住椅背,默默把玩一柄精致匕首:“姐姐大约并未忘记,如今大魏实行的是什么制度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噎。

    当初她觉得君王权力过大,容易造成决策失误和滥权,因此将君王的权力扩散到了群臣中。

    朝中以张祁云、魏思城、张晚梨三人为首,君王有决策下达,若其中任何两方认为决策有误,皆可驳回,拒绝执行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她真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跳。

    她默了默,垂头坐下,咬唇不语。

    连澈瞟了她一眼,嘲讽般嗤笑出声,“姐姐,你大约也尝到身不由己的滋味儿了吧?我对你的感情,亦是身不由己呢。”

    而另一边,宫女引着君天澜一行人,正往御花园而来。

    穿过一座座蜿蜒的雕花游廊,君天澜看见前方有座八角木凉亭。

    穿粉色宫裙的小姑娘,看起来不过六七岁,坐在实木圆桌旁,抱着本书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她对面坐着的少年,眉清目秀,从书卷中抬起头,见她的小脑袋往桌面一点一点好似钓鱼,伸手就捏住她的鼻尖。

    小姑娘呼吸不过来,一下子醒了,慌慌张张地摸了摸鼻子:“哎呀你做什么呀?!我正用功读书呢,太可恶了!”

    她睡得双颊酡红,萌萌的小脸儿,苹果般甜兮兮的,格外招人疼。

    “呵,妹妹睡得真香,大约是在梦里用功读书吧?”魏化雨拿过她抱着的书,翻了两页,随口道,“我且问你,‘吊儿郎当’,当做何解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鳐鳐眼珠一转,很快笑道,“我知道了!就是把儿子吊在屋檐下,让他发出铃铛一般的声音,我答得可对?”

    魏化雨冷笑了声,“我倒是很想把妹妹吊在屋檐下,让你发出铃铛一般的声音……”

    他把书本丢到鳐鳐怀中,“去,顶在脑袋上蹲马步。”

    鳐鳐嘟嘴,委委屈屈地把那本厚厚的书本顶在脑袋上,乖乖走到旁边蹲马步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情,暗红凤眸中却起了波澜。

    甜包子样的容貌,圆圆的琥珀色眼睛,不肯老实读书的性子,不消多想,就知道她是谁。

    他喉头微动,负手踏进亭中。

    鳐鳐正委屈着呢,不期然面前投下一片阴影,不禁抬头好奇地张望。

    她从未见过君天澜,只觉得这个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大叔,看起来一丝表情也无,格外凶,怪吓人的。

    她怯怯躲到魏化雨背后,悄悄探出小脑袋去瞅君天澜。

    既觉得他凶,又觉得有种莫名的亲切。

    君天澜按耐住躁动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柔和悦耳:“你就是鳐鳐吧?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呀?”鳐鳐揪着魏化雨的衣袖,圆眼睛中都是好奇。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扬起,暗道幸好自己进城时早有准备,于是低头在宽袖暗袋中掏起东西来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他掏出一只喷香的油纸包,“甜酥饼,可爱吃?”

    鳐鳐一下子觉得他不凶了,欢喜接过,正要吃,却被魏化雨夺了去。

    小小的少年,狼崽子似的凶巴巴把她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谢谢小天使们一直以来的支持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