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2章 你们看我蠢笨,都想着欺负我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顾钦原声音越发冷漠:

    “他心狠手辣不下于我,死在他阴谋诡计里的人命,成百上千!这么多年,他脚踏官商两道,利用两国丞相这个位置,给张家商号大开方便之门,不知挤垮了多少小商铺,你以为他果真就是谦谦君子了吗?!”

    面对他刀子般刻薄的评价,张祁云摇扇而笑:“能被顾相如此夸赞,真是在下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谢陶跪坐在蒲团上,紧紧咬住唇瓣,娃娃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顾钦原拽住那节铁链,打了个手势,立即有暗卫出现,拔剑斩断了它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他拉住谢陶,不由分说地把她往水榭外面拖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、我不走!”谢陶手脚并用,使劲儿抱住一根廊柱,哭得小脸通红,“你娶了谢昭,我不想跟你回家……我不喜欢你,钦原哥哥,我不喜欢你了!”

    顾钦原一阵心烦气躁,“我让你读的《女戒》、《女德》,你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?!为人妻者,当贤淑明理,不妒不骄,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谢陶只一个劲儿地哭。

    从前她若是犯错,就会被他罚抄《女戒》、《女德》。

    书上那些话,她都能倒背如流了!

    可会背诵是一回事儿,能不能接受,又是另一回事儿啊!

    哪个姑娘,能够容忍夫君宠幸别的女人呢?

    顾钦原没办法把她从廊柱上扯下来,只得冷着脸道:“男子纳妾,天经地义。更何况这么多年来,你从未为我生过孩子,再加上口吃恶疾,已是犯下七出中的无子、恶疾、妒忌这三条。我便是休了你,世人亦是无话可说,如今我不过是纳妾,你又怎敢如此抵触?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哄骗我!”谢陶情绪越发崩溃,双手双脚死死抱住廊柱,冲他哭嚷,“钦原哥哥,我的记忆早就恢复了!每次行房,你都会哄我喝避子汤,却骗我说那是补药!我一回回地信你,如今无子分明是你的错,你却说我犯了七出之条!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,我再傻,你也不能这样欺负我啊!!”

    她哭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顾钦原站在初冬的冷风中,竟是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呵,”张祁云收拢骨扇,起身笑道,“顾丞相家中这出大戏,当真精彩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走到谢陶身边,笑得格外温柔,“乖乖,与我走吧,我总不会辜负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走开!”谢陶哭得嗓音沙哑,努力地往廊柱上爬,“你也是坏人,你把我拴在身边,分明是故意欺负我!你们看我蠢笨,都想着欺负我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边哭,一边手脚并用地往上爬,一直爬到水榭的横梁上,抱着横梁伤心大哭。

    聪明人又怎么样,聪明人也不能随便欺负不聪明的人啊!

    顾钦原仰头看她,耐着心道:“你先下来,咱们有话,回家说。”

    张祁云朝她伸出手:“乖乖,上面危险,当心摔着了。你往这边跳,我接着你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冷冷望向他,“我的女人,何时要你接着了?”

    “人家小姑娘不愿意做你的女人,难道你看不出来吗?”张祁云挑眉。

    顾钦原抬手捣了他一拳:“本相家事,不劳你来操心!”

    张祁云不甘示弱,回手捣他一拳:“我看顾相爷还是趁早和离得好,你不喜欢她,我可是喜欢得紧!”

    顾钦原被他捣痛了胸口,蓄力朝他脸颊就是一拳!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张祁云退后几步,摸了摸被打疼的脸颊,丢了骨扇,扑上去揪住顾钦原的衣领,直接朝着他眼睛就是一拳!

    堂堂两位大国丞相,竟然就这么在四面通风的水榭中,大打出手!

    二人皆不会功夫,互揪着衣领,在地上滚过来滚过去,你捣我一拳,我再捣你一拳,衣冠散乱,哪里还有刚刚的翩翩风度!

    隔着池塘,花容战和韩棠之各自抱着剑,默默立在秋海棠旁。

    花容战讪讪:“原来这就是文人打架的方式,我可算是长了见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上去拉架吗?”韩棠之扶额。

    “拉什么啊,由他们打吧!”花容战笑容焉儿坏,“若不是我没立场出手,我也想揍顾钦原一顿啊!”

    韩棠之笑了笑,“话说回来,你果真投靠了皇后娘娘?皇上知道你倒戈的事儿,可是不大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不以为意地挑了挑眉,“别只说我。你呢,听闻那张晚梨快要和魏思城订婚了,你当真不打算去告白?这么多年过去,若说你还在为慕容姑娘伤怀,我可是不信的。”

    韩棠之唇角的笑容淡了些,没说话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,他在镐京,偶尔也会听到大魏燕京传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听闻魏思城对她很欣赏,渐渐地,那欣赏就化为了喜欢。

    她和他在一起,郎才女貌,又共同效忠大魏,可不比她和自己在一起相配的多?

    而水榭之中,谢陶泪兮兮趴在横梁上,望着下方那两个男人捣来捣去、菜鸡互啄,仿佛完全沉浸在打架之中,全然忘了她还趴在高高的横梁上。

    她想下去,望了眼下方高度,又很害怕。

    小年糕灵巧地跃上来,从她后背上优雅地跳过去,立在前方朝她骄傲地“喵”了声。

    她哽咽了下,试着朝前爬,好容易爬到横梁尽头,原想顺着廊柱爬下去,谁料想一个没抱住,径直摔了下去!

    这水榭四面邻水,她径直往池塘跌去!

    还在打架的两个大男人只听得一声“噗通”,立即望向水面,就看见正在水中沉沉浮浮大呼救命的姑娘。

    两人毫不犹豫,立即脱下薄细袄,几乎同时跃进水中!

    谢陶挣扎得厉害,张祁云率先游过来想要抱她,却被她一把推开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抓住顾钦原的衣袖,顾钦原揽着她的腰肢,细声哄道:“没事了,没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温柔哄着,一边把她带向岸边。

    张祁云在水中,静静目送他们远去,瞳眸深谙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他的贴身小厮焦急地在岸上喊:“相爷,水里凉,您快些上来呀!”

    张祁云面无表情地浮上岸。

    那小厮正要扶他,却被他推开。

    他褪下湿透的衣裳扔到小厮怀中,寒着脸大步往宫室而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