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3章 父皇,娘亲在那个位置上,并不快乐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顾钦原抱着谢陶回到自己暂住的宫殿,命宫女们立即准备温水沐浴。

    谢陶泡了个热水澡,换了身干净温暖的衣裙,被宫女们送到寝殿。

    顾钦原坐在窗边的软榻上,正翻着书卷。

    谢陶站在他跟前,悄悄抬眸,见他面容冷峻并不说话,心中不觉害怕。

    尽管扪心自问,她并没有对不起他的地方,可面对他时,莫名的,就是心虚紧张。

    小手不安地捏着裙摆,直到把裙摆都捏得发皱了,她才小心翼翼抬起头,正要鼓起勇气说话,却听他冷冷道: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圆眼睛霎时充盈了一层水雾,她仰着刚沐浴后红扑扑的娃娃脸,嗫嚅道:“为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顾钦原翻了一页书,仍未抬头,“你自己不知道错哪儿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没有错,明明是你,是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顾钦原合拢书卷,严厉地转向她,“刚刚已有暗卫向我禀报过,这么多天,你独自跑到外面,竟是一直和张祁云待在一起!甚至同寝一顶帐篷,同食一张饭桌!”

    他猛地提高音量,厉声道:“谢陶,你妇德何在?!”

    谢陶吓得双腿一哆嗦,猛地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顾钦原居高临下,双眼充血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这么多天,她居然都是和张祁云那厮形影不离地待在一块儿,他胸腔中就仿佛压了一块巨石,重的他喘不过气!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像是吃醋。

    可他明明,并不喜欢她……

    谢陶回过神,仰起小脸,结结巴巴想要辩解:“我,我妇德还在,我和大叔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住嘴。”顾钦原冷冷打断她的话,“去把《女戒》、《女德》各抄写二十遍,没抄完不许出门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,再不搭理谢陶,又翻开书继续看。

    谢陶茫然坐在地上,透过泪雾去看他,只觉这个男人就像山一样,严丝合缝地挡在自己面前,不仅叫她看不见外面的世界有多大,甚至压得她快要呼吸不过来。

    宫女捧来小佛桌和笔墨纸砚,在她面前摆好。

    谢陶觉得自己没做错,于是不肯抄,使劲儿将那两本书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顾钦原斜眼看着她,待她撕完,又让宫女再捧两本来,“总归这两本书不过几个铜子,你可劲儿撕,撕完再给你拿新的来,一直撕到你愿意抄书为止。”

    谢陶泪水簌簌落下,一把夺过那宫女捧来的新书,再度给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顾钦原轻笑了声,他原本乖巧听话的小夫人,跟着张祁云和沈妙言混了这么些天,连性子都变坏了。

    不过变了又如何,到他手上,他总能给她掰正过来。

    他起身理了理细袄袍,大步踏了出去。

    谢陶以为他终于放过自己了,正要站起来,却见四五个膀大腰圆的婆子,抬着满满两大筐《女戒》、《女德》进来,重重搁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一名婆子手持戒尺,粗着嗓子严厉道:“相爷有令,说夫人既然爱撕书,就让您把这两筐书全都撕掉。若是日落前撕不完,就挨戒尺二十尺!”

    谢陶呆呆望着那小山般高的两大筐书,终是忍不住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她什么都没有做错,她不过是想去草原给钦原哥哥送镐京城的点心吃,结果阴差阴错被大叔给抓到。

    可大叔光明磊落,他们之间分明清清白白,凭什么钦原哥哥一来,就要她抄这些书?!

    她不服气啊!

    结果到黄昏时,她终究没撕完那两大筐书,小手红肿,盘膝坐在小佛桌后掉眼泪,直哭的双眼肿如核桃。

    而顾钦原从外面回来,面无表情地穿过珠帘,冷冷道:“没撕完?”

    正晕乎乎趴在小佛桌上打瞌睡的谢陶,听见他的声音,下意识地抖了三抖,醒了。

    眼睫上犹然挂着泪珠子,她擦了擦脸,仍是坚持:“我,我没有错……”

    那侍立的婆子,立即将手中戒尺奉给顾钦原。

    顾钦原抬手示意她们都退下。

    殿中只剩两人,他上前,在谢陶身边盘膝坐了,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“为夫也不是果真要罚你,只是你身为相爷夫人,却与别的男子厮混在一处,就算你们之间清清白白,可传出去,终究会被人诟病,于声誉着实有损。”

    谢陶一怔,呆呆望向他。

    顾钦原眼底掠过精明的暗芒,唇畔却浮起温和的笑容,“至于昭儿,她曾有恩于我,我总得报答她不是?但我心中所爱,只有陶陶一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垂眸吻了吻谢陶的额头。

    所谓打一巴掌再给颗枣儿,大约说的就是顾钦原这般行径了。

    可终究是谢陶先付出了自己的真心,她依赖他,也信任他。

    面对他的示好,她根本无从反抗。

    大约爱一个人,就会不停为他辩解,不停为他调整自己的底线。

    她吸了吸鼻子,抬袖擦了擦眼睛。

    顾钦原又亲了亲她的脸蛋,见她安静乖巧不再反抗,这才安了心,带她去用膳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甘泉宫中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在临窗写字,君念语踏进来,仰头道:“父皇,我见到娘亲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眼眸微暗,“你娘亲,过得可好?”

    君念语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父子俩都是寡言少语的人,几个眼神接触,君天澜便知晓,他的小姑娘,正处在烦恼中。

    “魏国的朝臣虽是为了大魏好,却并不肯为娘亲考虑。”君念语小脸严肃,“父皇,娘亲坐在那个位置上,并不快乐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不知想到了什么,眼神复杂,意有所指,“很快,她就可以摆脱这种烦恼了。”

    夜色渐浓。

    父子俩用罢晚膳,君天澜打发了君念语去睡觉,自个儿换了袭夜行服,潜行在皇宫夜色中,去仪元殿找沈妙言。

    仪元殿在月色中巍峨耸立,仍是多年前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寝殿中。

    寝殿中铺着柔软的地毯,角落燃着安神花香,帐幔低垂,依稀可见里面睡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影。

    他上前,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,轻轻挑开帐帘。

    独属于她们的甜香,扑面而来,是极温馨的味道。

    锦被里,他深爱多年的姑娘,搂着他们的小女儿,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烛火轻曳,初冬的夜晚静谧安详。

    年轻冷峻的帝王站在榻前,凤眸中皆是怜惜和柔软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听说有小宝贝要期末考试了,祝大家考试顺利哦,成绩越来越棒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