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7章 我的乖乖心肝小宝贝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魏化雨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“鳐鳐爱吃糖饼,再给小雪人做个糖饼吧?”

    “嘻嘻,太子哥哥这会儿子倒知道我爱食糖饼了,平日里你都是凶巴巴不许我食糖饼的!”

    魏化雨挑了挑眉,“糖饼食多了对牙齿不好。我是你的太子表哥,我不多看顾你,谁还来多看顾你?没得将来牙疼,又该哀哀叫唤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望着他们,脑海中忽有灵光。

    当初她和表哥的婚约并未能好好履行,外祖母若是泉下有知,怕是要成她心中的一桩憾事。

    如今,鳐鳐和小雨点青梅竹马,若是给他们订下婚约,不知他们可愿意?

    也算是弥补当初的遗憾。

    她自个儿点点头,觉得这个想法甚是可行。

    而魏化雨和鳐鳐堆好雪人回到寝屋,小少年搓了搓鳐鳐的双手,“可冻着了?”

    鳐鳐单纯地歪了歪小脑袋,“一开始玩雪挺冷的,不过玩着玩着,就热乎起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魏化雨低头朝她的双手呵了几口热气,目光落在她嫩藕似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他想起什么,从怀里取出两只金镯子,先套了一个在自己腕上,又对鳐鳐道:“手拿来。”

    鳐鳐不解地伸出小细手,魏化雨调了调金镯子的直径,给她套了上去,“这是从前师娘送咱们的,当时你还小,戴不了,如今戴着倒是正好。”

    他师娘正是姬如雪了。

    鳐鳐好奇地望向金镯子,上面雕刻着两颗圆滚滚的青梅。

    再伸脖子看看魏化雨腕上的,那上面则雕刻着一只竹马。

    她还小,并不懂青梅竹马是甚意思。

    魏化雨捏了捏她的鼻尖,让素问帮忙把暖手炉拿来。

    因为沈妙言不放心不知底细的宫女来做鳐鳐宫中的女官,所以一早就把素问拨到鳐鳐身边,专门服侍管束她。

    魏化雨接过掐金丝的珐琅彩手炉,觉得有些烫手,于是自个儿取来一个毛绒绒的套子,套在了手炉上,才递给鳐鳐。

    鳐鳐欢实地抱着手炉,悄悄抬眸去瞅魏化雨,“太子哥哥,我总觉得你今天好像格外温柔。”

    魏化雨盘膝坐在小佛桌对面,单手托腮望着她,唇畔笑容温和,“是吗?可欢喜这样的太子哥哥?”

    “唔,欢喜是欢喜,就是觉着有点儿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魏化雨没说话,只拿起小碟子里的糖饼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咦?”鳐鳐惊讶地挑起眉头,不可置信地望了眼魏化雨,才小心翼翼伸出手接过,“给我吃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鳐鳐欢喜不已,急忙小口小口认真地吃起来。

    魏化雨凝视她半晌,把两人中间的小佛桌挪走,上前轻轻抱住她。

    他闭着眼,漆黑修长的眼睫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他自幼早慧,亲眼目睹了爹娘是如何死在宫变中的。

    血腥的场景,烙印在他脑海深处,根本无法忘却。

    那是一场背叛,是一场以下犯上的屠戮。

    见识过死亡的孩子,经历过刻骨铭心背叛的孩子,如何还能回归当初的纯真呢?

    他的心是冷的,唯有面对一心爱他的姑姑和这个小粉团子时,才忍不住地柔软热乎。

    想要把这小粉团子好好保护起来,想要护住她眼睛里的单纯,让她永远不用去面对外面的腥风血雨与至亲背叛。

    “鳐鳐,以后都和太子哥哥在一起,可好?我会努力待你好,努力保护你,绝不叫你被人欺负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圈微红,抬手替她理了理搭在额前的碎发。

    鳐鳐全然不知他这是怎么了,嘴角还沾着饼屑,茫然问道:“太子哥哥,你怎么了呀?咱们一起长大,难道以后要分开吗?”

    她歪着小脑袋,眼神懵懂地幻想了下没有魏化雨的生活。

    虽然那种生活,或许会很自由,可是……

    可是,不会再有人在夜里给她盖好小被子,把她的小脚丫子捧在怀里按暖,在清晨盯着她喝能长身体的温奶,花很多很多时间教导她好好读书,

    那样的生活,空落落的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笑弯了眉眼,甜兮兮地抱住魏化雨,“太子哥哥,我们才不会分开呢!虽然我很笨,可你不能因为嫌弃我笨,就不要我!”

    她身上带着甜甜的奶香味儿,扑了魏化雨满怀,格外好闻。

    魏化雨扳正她的脸蛋,亲了亲她的额头,又抬袖给她擦去唇角的饼屑:“只要你愿意与我相伴,此生无论风雨安宁,咱们全都一起走过,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人的一生很长,他或许会慢慢厌倦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从出生到老去,唯独他的鳐鳐,他永远不会厌倦。

    窗外落起了细绒绒的雪。

    温暖的寝屋里,鳐鳐闹着要自己烤红糖糍粑吃,宫女们手忙脚乱,给她取来金丝细炭和红泥小火炉。

    魏化雨稳稳地坐在软榻上,一边拈着茶盅吃茶,一边临窗读书。

    小小年纪,格外沉稳大气。

    而他所有的余光,都被那个跑来跑去的小粉团子所占据。

    若问暗恋一个人是什么滋味儿,他大约会这么回答:眼神中或许无她,可余光里,却满满都是她。

    眼见着天色渐晚,外面的风雪越发大了。

    隔壁寝屋中点着几盏琉璃灯,沈妙言坐在软榻上,拥着被衾仔细研究楚国地图。

    如今大魏的难民,正有条不紊地朝西南而去,以便赶在开春前,开垦出合适的良田,好在春天时种上庄稼。

    楚国西南和南蛮地广人稀,再加上偌大的草原,容纳魏国人,应当够了。

    她正聚精会神地想着,忽被拥进一个宽阔暖和的怀抱里。

    男人便是坐着,也比她高出一个头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下巴正搁在她的发顶,目光落在她手中的地图上,声音淡淡:“可有想好如何安置魏北的百姓?”

    沈妙言还在为他金屋藏娇的事儿生气,使劲儿挣开他的怀抱,冷笑道:“大周皇帝这是做什么?这样晚了,到朕寝屋中也不知通报,莫非压根儿不曾把朕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君天澜挑了挑眉,强势拉她入怀,俯首用薄唇贴着她的唇角,“妙妙作何这样见外?那魏化雨有意离间咱们夫妻感情,莫非你瞧不出来?依我看,妙妙还是尽快把那崽子打发走,才不妨碍咱们一家团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挣了两下没能把他挣开,仰头望着他,小脸清寒:“没见过如你这般做人姑父的!”

    君天澜再度挑眉,薄唇扬起浅浅的弧度,“姑父?妙妙果然是承认我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噎,意识到自己说错话,立即别过脸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晚来天降大雪,天地素白,宛若晶莹的琉璃世界。

    千山暮雪,万径人踪灭。

    天地间皆是簌簌白雪,唯有这山庄里灯火三千。

    君天澜蹭着她的脖颈,嗅到她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幽香,只觉这香比世上任何助情药物都要媚人。

    凤眸中暗欲无边,反正薛宝璋已经被他藏好,不怕妙妙看到与他算账。

    他想着,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,灵巧地挑开沈妙言的衣带。

    “呀,你做什么呢?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愣,抬手重重拍了下他的手背。

    君天澜仍旧紧紧箍着她的腰肢,叼住她细嫩柔软的耳垂,嗓音低哑性感:“我的乖乖心肝小宝贝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脸蛋一红,清晰察觉到背后的男人,宛如蓄势待发的野兽。

    他嘴里说着哄她诱她的好听话儿,可她分明知道,下一瞬,他就会凶残地把她吃干抹净!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小雨点不会变坏的,大家放心。

    另外小雨点和鳐鳐也不是近亲哈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