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48章 这是宠她,宠她而已!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君天澜用带着淡青胡茬的下巴,不停轻蹭她白腻细嫩的脸蛋,大掌游走着,非得要她也动情不可。

    沈妙言死死护住衣襟,费劲儿地从他怀中钻出来,站在熏笼旁,朝他挑眉:“自个儿悄悄地在这处金屋藏娇,如今也好意思来与我欢好……君天澜,男人都是你这般德行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压下心头的贪欲,冷峻的面庞难得浮上温柔之色:“天地可鉴,我并未金屋藏娇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看见了,你还在这儿哄我,我才不信你的鬼话。”沈妙言扬了扬眉毛,“拂衣、添香,把他请出去。”

    两个侍女卷了厚实的棉布帘子进来,为难地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男人死皮赖脸地盘膝坐在软榻上,一派我自巍然不动的模样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手叉腰,抬起小下巴命令他:“君天澜,你出去!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,这副娇俏刁蛮的任性的小模样,真是一如当年。

    他用指关节敲了敲紫檀矮几,还要与她仔细辩驳,小姑娘已经冲过来,把他从软榻上扯下来,推着他往门外走:“出去出去!”

    她的双手软绵绵的,那点儿力气,在他眼中其实是不够看的。

    然而不知怎的,他竟就真的任由她把自己推出了门。

    莫名的,就想让着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门槛后面,把雕花隔扇掩上,隔着门笑道:“君天澜啊君天澜,这么多年不见,你也跟着花容战学坏了。我可是知道的,他背着温姐姐,逛遍了西南的花楼,不知被温姐姐逮住罚跪了多少次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歪了歪脑袋:“你逛没逛花楼我不知道,然而金屋藏娇的事儿,我却是实打实看在眼里的。我的寝屋,再不许你进来。”

    她打定了主意,在君天澜认错之前绝不原谅他,因此拍了拍手,转身利落地往暖榻上走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独自站在门廊下,红绉纱灯笼散发出的柔光,洒了他两肩。

    虽是被赶出来,但很奇怪,他并没有失落的感觉。

    反而觉得,这才是正常夫妻之间的相处方式。

    他独自站了会儿,听见有嗤笑声响起。

    偏头望去,只见魏化雨那崽子插手立在房廊下,语调带着嘲讽和揶揄:“啧,外面的雪这样大,皇帝姑父怎的不进去?站在这儿不嫌冷吗?哦,莫非是被我姑姑赶出来罚站了?真是可怜呀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他身后的隔扇“吱呀”一声被打开,鳐鳐探出气鼓鼓的粉嫩小脸,嚷嚷道:“罢了罢了,看在外面雪冷天寒的份上,不让你在外面罚站了!可是太子哥哥,你再不许弄翻我的宝贝珍珠玉露膏!我晚上都没得敷脸了!”

    说罢,又气鼓鼓钻回屋子。

    魏化雨嘲讽君天澜的笑容,霎时僵在脸上。

    鳐鳐一向是怕他的,可唯有她护肤的那些瓶瓶罐罐,容不得他沾染。

    更别提,他今夜还不小心打碎了她的一瓶什么珍珠膏的鬼玩意儿,小粉团子从来没有发过那么大的火,真是吓坏他了!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他,薄唇勾起刻薄的弧度,“呵,被个小姑娘罚站,魏太子真是好有男子气概。”

    魏化雨不愿在未来岳父面前失了颜面,骄傲道:“这是宠她,宠她而已。这不,鳐鳐到底心疼我在外面受冻,还不是马上就请我进去了?皇帝姑父,您便好好在外面站着吧,本宫就不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语毕,转身进了寝屋,还不忘把隔扇锁好。

    君天澜自觉在小辈面前失了颜面,拢在宽袖中的手攥成拳头,暗道这崽子就是专门来膈应他的。

    而早些时候,红枫山庄的地下密室内。

    几盏油灯照亮了潮湿阴冷的密室,薛宝璋坐在小榻上,正拥着被衾,对着跳跃的烛火发怔。

    君天澜手段果然够狠,在得知沈妙言来到这里之后,竟然直接把她锁进了地下室!

    这就是他对心爱女子的态度了,几乎称得上是宠溺。

    胸腔中,逐渐弥漫出熊熊嫉妒的火焰。

    论相貌,论出身,论心性,她与君天澜才是最相配的!

    她曾是镐京最耀眼的一颗明珠!

    可是凭什么,凭什么最后得到君天澜爱情的,却是沈妙言那个贱人?

    她胸无点墨,不过是仗着先认识君天澜而已,她究竟有什么资格成为他的皇后?!

    更何况如今她在魏北那种蛮夷之地待了多年,听闻魏北的风沙不养人,她定然失了从前的容貌,成了个皮肤粗糙、身材壮实的粗鲁女子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人,根本不配和君天澜在一起!

    恰在这时,外面响起开锁声。

    密室的大门被打开,君念语抱着一床棉被从外面进来,“薛母妃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阴狠的表情,立即被温柔取代,柔声道:“这样冷的天,念念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听夜凛叔叔说,你被父皇关在了这里,今夜天冷,我给你送一床锦被,叫你不至于冻坏了。”

    君念语把棉被给她放在榻上,犹豫片刻,轻声道:“我找到娘亲了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眉头一挑。

    君念语低垂着眼帘,白嫩小脸上现出一抹温柔笑容,“薛母妃,娘亲她很好……我,欢喜她!”

    薛宝璋眼底掠过浓浓的阴郁,旋即绽出一个微笑,“恭喜太子殿下。听闻她身边还有个女儿,不知是真是假?她生得好看,她女儿必然也生得好看,平日里一定很宠她。”

    君念语眉心一跳,立即想起鳐鳐窝在娘亲怀中撒娇耍赖的模样。

    魏文鳐自幼就能在娘亲怀中撒娇,可他却从未见过娘亲。

    如今他已是个男子汉,更不可能与娘亲撒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心里像是打翻了一瓶陈醋,冒着酸酸的气泡,闷在胸口,难受得紧。

    薛宝璋将他表情尽收眼底,唇角微不可察觉地勾起。

    她拉起他的一只手,柔声道:“你们一家团圆,我却因为过去犯下一点儿错误,被你父皇锁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。念念,薛母妃自问这么多年待你也算是极好,你若念着我的好,就请你在你娘亲面前,为我美言几句,放我离开这里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