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52章 当年的罪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晌午时分,薛远给薛宝璋送来了午膳。

    他打开食盒,沉默着把一样样精致菜式摆上圆桌。

    薛宝璋坐在梳妆台前,穿上薛远这段时间给她买来的精致衣裙,又把自己最贵重的首饰,一一戴上鬓间。

    她盯着铜镜中的薛远,淡淡道:“兄长送来这般丰盛的菜式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妹妹最后的午餐。”

    薛远面如远山,始终半垂着眼帘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他的妹妹太过聪慧。

    可,慧极必伤。

    薛宝璋轻笑出声,目视向铜镜中那张敷了细珍珠粉的脸,这脸仍如从前般美艳,面若银盘,眸若秋水,一颦一笑间清丽夺人。

    她仔细扫过眉黛,起身坐到圆桌旁,“兄长可要与我一道用午膳?”

    薛远默然坐在她对面,给她夹了鸭舌,“你小时候,最爱吃这个。尝一尝吧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眉间浮起淡青色,重重把木筷掷到桌上,声音冷冷:“兄长,你是不是觉得,我就要离开人世了?!”

    薛远轻轻吐出一口浊气,并不言语。

    一顿饭在兄妹俩沉默诡异的气氛中度过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薛远见她吃饱了,于是起身收拾好圆桌,临走前,却从袖管深处取出一个小纸包,轻轻推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薛宝璋盯着那纸包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砒霜。”薛远直视她,一字一顿,“璋儿,我总觉得,你的孩子之所以流掉,是因为你行事太过恶毒。这些年,我日夜抄经忏悔,也总觉不能赎当年的罪。而你……皇上不会放过你的,到时候你若受不了,吃下这味砒霜,也算是兄长送你最后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猛地抬起头,面容霎时变得狰狞可怖:“你觉得我会输?薛远,你觉得,我会输?!我薛宝璋是镐京城第一才女,我怎么可能输?!”

    薛远越发觉得这样的妹妹陌生不已,只得沉默着离开。

    薛宝璋一气把圆桌上的茶具抚落在地,踉跄着奔到梳妆台前。

    她的双手撑在梳妆台上,怒视着铜镜中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比从前苍老憔悴许多,昔日明亮的杏眼,此刻遍布阴毒的算计。

    昔日红艳精致的唇角,微微下垂,清晰可见刻薄之色。

    昔日雍容华贵的世家气质,则被戾气与怨愤所取代,宛如生活在嘈杂市井中的怨妇。

    狰狞的表情,立即变得惊恐。

    她抬起手,不可置信地捂住面颊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,这个女人不是她,她不是这样的!

    她是薛宝璋啊,她是镐京城最耀眼的明珠!

    她的举止与穿戴打扮,皆是世家贵女效仿的典范!

    当年她及笄时,半个镐京城的世家,都遣了媒人前来说亲……

    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贵公子,不计其数!

    可如今……

    她呆呆摸着下垂的唇角,摸着眼角处隐隐的鱼尾纹……

    可如今,这个陌生的怨妇,究竟,是谁?

    当年那个才华横溢的雍容美人,去了哪里?

    她从梳妆台上,缓慢地滑落在地,两行清泪潸然而落,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她忽然起身,补好精致妆容,从柜中翻出件红锦斗篷系上,夺门而出。

    薛远,并没有留人看守她。

    午后,雪停。

    天地间茫茫一色,君天澜吩咐人在问情亭里置了暖炉,特意把几个萌宝差遣出去,自个儿携着沈妙言,一同上了问情亭。

    问情亭坐落在山庄高坡上,有青石台阶蜿蜒而达。

    台阶上的积雪早被侍女打扫干净,两侧遍植低矮枫树,红枫落雪之景,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君天澜扶着沈妙言的手,慢条斯理登上了亭台。

    从这里俯瞰,但见山庄东面的山谷中,有大片火红枫树林,枝桠上堆积着晶莹玉雪,当真是晶莹剔透宛如琉璃。

    天际处,山峦起伏,山头皆是寒白。

    有白鹤扑棱着羽翅从天空掠过,鸣叫着穿过群山、良田与冻结的湖泊,直抵未知的远方。

    一尾小船泊在湖面,有着斗笠蓑衣的渔翁坐在边缘垂钓,独对着一川寒江积雪。

    此景怡人,沈妙言心胸倏然开阔,萦绕在心头的烦恼,也在此时皆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君天澜在亭中轻唤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只见暖亭四面垂着薄纱,中间设一红泥火炉,上面正烫着壶枫叶梅花酒。

    火炉边置着雕花矮几,上头摆着两碟酥点。

    君天澜盘膝坐在对面蒲团上,正慢条斯理地试着酒温。

    她吸了吸鼻子,在他对面落座,“这儿果真是个好去处。”

    天地茫茫,两人安静地对饮小酌。

    世间人千千万万,可唯有彼此,才能带给彼此温暖。

    再没有谁,比他们更般配。

    酒过三盏,沈妙言看见下方有美人着红锦斗篷,正踏雪而来。

    面若银盘,眸似秋水,虽比从前减了三分雍容,却因为消瘦的缘故,别有几分清丽之美。

    正是薛宝璋了。

    她歪了歪脑袋,唇角微扬,“四哥,你老相好来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垂眸看去,果然看见了薛宝璋。

    他微微挑眉,大掌从矮几底下探过,捉住沈妙言的小手,“我说过,与她毫无瓜葛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他也不知道薛宝璋怎么忽然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而薛宝璋定定站在雪地中,抬头望向问情亭。

    君天澜仍旧英俊如昔,而她原以为变得丑陋的沈妙言,却分明比从前更加美丽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由内散发出的美。

    雍容,尊贵,自信。

    极致艳丽的容颜配上这般气质,就仿佛映雪怒放的梅花,恣肆秾艳,是天地间最夺目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缓缓抬手,摸了摸自己的面颊。

    很清楚地意识到,自己比不过她。

    她忽而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她抬步,意欲踏上青石台阶。

    守在下方的添香立即拦住她,嫌恶道:“你这人打哪儿来的,我家女帝正与皇上闲谈,你还是别上去打搅得好!”

    薛宝璋脸上呈现出不悦的淡青,“你这贱婢,你可知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自然知道!不就是昔日的薛家小姐,如今的废妃吗?”添香不屑,“当年你对我家主子作出那种恶毒的事,你也有脸面来见她?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