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55章 宝璋番外:机关算尽太聪明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镐京的秋天,枫叶落了满街,处处透着慵懒与墨色古意。

    临近傍晚,敬仪书院散了学,世家贵女们纷纷步出大门,上了各府的马车回府。

    年仅十二岁的薛宝璋,生着一张圆润小脸,穿与其他贵女们同样的浅蓝色学子服,怀抱两本书,眉眼弯弯地站在枫树下。

    对面的男子学堂也散了学,无数贵公子勾肩搭背呼啦涌出来,在看见那枫树下站着的小姑娘时,纷纷红了脸,急忙整了整衣衫,状似斯文内敛地走向各自的骏马。

    却还不忘在走路时,悄悄去偷窥薛宝璋。

    她生得美,气质也美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雍容典雅的气质,举手投足间都是从容,是那些青涩小姑娘学不来的。

    薛宝璋保持着甜美的微笑,冷不防背后传来嘲讽稚嫩的声音:“薛姐姐,你又站在这里勾引男人!”

    她微微侧目,来者身材高挑,五官艳丽,正是谢昭。

    她微笑,“这话可不是世家贵女能说出口的。谢妹妹,正所谓修身齐家治国,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,这修身慎言,都是第一要紧事。”

    “哼,”谢昭冷笑,“对面那些男人又听不见你这番话,你又何必在我面前装贤惠?”

    两人正斗着,对面忽然响起嘈杂声。

    她们望过去,只见身着霜白锦袍的美少年,正被前后簇拥着步出学堂。

    他容颜如皎月,一双狭长凤眸潋滟尽天地间所有艳色,微微一笑倾倒众生,天赐的容貌,堪称上苍最得意的杰作。

    他扫了眼对街的两个女孩儿,在看见她们呼吸一滞后,唇角轻勾,潇洒地翻身上马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谢昭捧住滚烫的面颊,“薛姐姐你看见没有,宣王殿下刚刚对我笑了!”

    薛宝璋挑眉,淡淡道:“怕未必是对你笑。”

    “啧,薛姐姐自诩是女子典范,怎的这就沉不住气了?”谢昭语带嘲讽,“果然什么贤良淑德都是装出来的吧?薛宝璋,你活得不累吗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薛宝璋看见自己兄长赶着马车过来,不再理会谢昭,抬步离去。

    她自幼就立志做皇后,所以随时随地都以皇后的教养约束自己。

    要端庄,要从容,要笑不露齿。

    要才华横溢,要精于人心。

    她努力学习这些,直到把自己彻底炼化成这样一个精致的女人。

    直到自己也以为,自己果真是这般好的女人。

    然而这份自信与雍容,却在十四岁那年,尽数崩塌。

    因为皇上突然下旨,赐婚宣王与谢昭。

    可宣王是将来的皇帝,他若娶了谢昭,谢昭就是皇后,她薛宝璋算什么呢?!

    她不懂,明明相府势力远超谢府,她的美貌与才华也皆都不输谢昭,可为什么最后成为宣王妃的人,却是那个贱人?!

    那场赐婚的花宴,她喝得半醉,在无人的游廊堵住君舒影,红着眼圈问道:“为什么不是我?”

    明明她付出的,比谢昭付出的更多……

    她每天都会掐算着宣王进学堂的时间,与他擦肩而过,让他每天都能看见她,以至于彻底记住她。

    她利用薛家暗卫,搜集他所有的癖好,再以兄长的名义,送给他他喜欢的那些东西。

    难道她做的这些,还不够吗?!

    君舒影闲散地倚在廊柱上,随手掐了廊外一朵牡丹赏玩,“娶你或者娶她,于本王而言,一点区别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薛宝璋,你聪明外露,自以为能算计人心,殊不知那愚蠢的模样,尽被旁人看在眼里。你是不是觉得你付出了很多?可惜,你付出再多,都不是为我这个人而付出。你只是,在为你自己的前程付出,你只感动了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的女人,不会有人爱的。比起你,本王宁愿娶谢昭那个蠢货。”

    他淡漠离去。

    薛宝璋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,跪坐在地,捂脸痛哭。

    十四年来,她所有的脸面都丢在了这里,被那个叫君舒影的男人,狠狠践踏……

    心中渐渐生出浓烈仇恨,她立志要嫁给另一位王爷,辅佐他登上皇位,将君舒影和谢昭通通踩在脚下!

    而没过几年,君天澜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于她而言,仿佛雪中送炭一般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起他,可他终究是皇后嫡出,比起其他皇子,更能名正言顺地登基为帝。

    她把此生所有的希望,都寄托在了这个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随着他容貌恢复、双腿痊愈,随着他渐渐权倾朝野,她终于承认,他的优秀足以配得上自己。

    然而当她喜欢上他时,却惨然发现,原来他早就有心爱的姑娘了!

    可她,又怎么甘心屈居人下呢?

    她算计人心,在宫中布下杀局,原以为终于毁了沈妙言,却在那个男人的深情面前,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即便沈妙言不在了,那个男人,也仍然不肯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被打进冷宫,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,再不复昔日光鲜。

    她以为她大约翻不了身了,却在一个滴水成冰的冬日里,看见了误闯进冷宫深处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他生得极好看,约莫是书没背出来被长辈打了手心,眼圈红红地问她是谁,是不是也挨了戒尺,躲在这里哭。

    薛宝璋莫名想起,她还没睁眼就已离开人世的宝宝。

    若他还活着,一定跟这个娃娃一样大吧?

    心中从没有此刻这般柔软,她拿出自己仅有的面饼给他吃,摸着他的头,眼睛里都是温柔。

    外头天降大雪,小娃娃与她坐在一块儿烤那熏人的焦炭,却因为教养极好的缘故,半点儿怨言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小口小口咬着面饼,用稚嫩圆润的眼睛悄悄瞅她:“姑姑,你真好,你若是我娘亲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娘亲吗?”

    小娃娃笑了笑,“父皇说,我娘亲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,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呢。”

    薛宝璋垂眸,霎时知道了这个小娃娃的身份。

    先前的怜惜与宠爱,全然被算计所取代。

    他是沈妙言的儿子啊,若好好利用他,将来,她是否能离开冷宫?

    小娃娃性情极温柔,在临别前,把兜里的糖果全送给了她,还与她约定,等天放晴时,一定再来这里看她。

    她目送他远去,唇角笑容讽刺。

    等他再来时,她如母亲般,竭尽全力待他好,倾尽才华教他琴棋书画,用心得仿佛是在培养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可这所有的温暖,其实都是欺骗。

    多年的亲近,不过是一场预谋良久的背叛。

    薛宝璋一直觉得自己心性坚定,为达目的可以蛰伏多年,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可直到她被沈妙言逼入死角,昔年的小娃娃勇敢站出来为她求情,她才开始茫然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果真爱吗?

    果真恨吗?

    她这一生,究竟是为了得到什么而斗争到现在?

    当年与念念亲近时,她其实也是快乐的吧?

    并非是为阴谋得逞而快乐,而是一种发自肺腑的幸福。

    坠下问情亭的刹那,她抱着念念,忽而醒悟。

    她辜负了父兄,辜负了上苍赐予的美貌与才华,还伤害了太多不相干的人。

    若她此生皆是罪孽,那就容许她在临死前,做最后一点善事。

    至少,至少让那个温柔纯净的小少年,好好活下去。

    在冰冷而不见天日的冷宫里,在那些黑暗潮湿的年岁里,他也曾,孺慕地唤她母妃呢。

    他也曾,捧着她皲裂的手轻呵热气,说念念吹一吹,母妃就不冷了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要上pk,明天要加更,然后过年前要爆更,要最少存十万字出来。

    感觉时间完全不够用,这几天拼命喝咖啡,嘤嘤嘤……

    看见评论区差评好伤心哦,一整天都不在状态,写了六千字,脑子里一直盘旋着那些差评,感觉不在状态写得不好,又给删了,嗷,存稿怎么办……要疯了,请赐菜一根可以变出存稿的仙女棒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