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56章 为何偏要与你一块儿睡?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红枫山庄,寝屋温暖。

    沈妙言沐浴罢,身着单薄的杏色寝衣,青丝垂落在腰后,正静立窗前。

    窗外是无边夜色,借着窗檐下挂着的琉璃灯,隐约可见空中飘零而落的细雪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温泉中泡过澡,身着墨色纹金边中衣,趿着一双缎面细绒布鞋,从背后抱住她纤瘦的腰身。

    大周皇族的男子,皆都生得高大修长。

    再加上沈妙言娇小玲珑,因此她才恰恰及到他的心口位置。

    需要他微微俯身,才能把下巴搁到她的发顶。

    “在赏雪?”他垂眸望向她的面庞,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沈妙言抿抿小嘴,没说话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捏了捏她的小脸,小丫头沐浴过后未施粉黛,肌肤摸起来细滑娇嫩,宛如最顺滑的绸缎。

    沈妙言忽而仰起头,直视他暗红色的深邃双眸:“我问你,薛宝璋死了,你心中可难过?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挑眉,“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哼,你把她藏在这里,却不许我发现,分明就是想要金屋藏娇,坐享齐人之福!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揉了揉眉心,转来转去,她的心结还是没解开啊。

    他低头吻了吻她的脸蛋,“我对妙妙的情意,天地可鉴。至于薛宝璋,你可还记得她那个没出世就死掉的孩子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!”沈妙言直言,“那不是你与她的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并不是。”君天澜把手掌搁在她脑袋上,“当年我与薛宝璋根本没有发生过关系,与她有苟且的人,是君舒影。那个孩子,也是君舒影的。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又道:“我之所以不肯让你与她相见,就是想等到君舒影过来时,令他们二人当面对质。妙妙,我对你的感情,容不得玷污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神情怔了下,又很快鼓起腮帮子,撇了下嘴,淡淡道:“人都没了,可不就随你怎么说了。我要就寝,你走开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自是舍不得走的,箍着她的纤腰,低头盯着她:“本就是夫妻,咱们该宿在一处。”

    “呸,”沈妙言娇嗔,仰着小脑袋,满脸骄傲,“朕三宫六院,为何偏要与你一块儿睡?你再不走,我喊人了!”

    “啧,”君天澜不悦挑眉,忽而在她轻呼声中把她抱起,让她站到一张绣墩上,平视她道,“沈嘉,三天不打上房揭瓦,你是越来越嚣张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手底下有百万雄兵,自然是不怕他的,因此双手叉腰道:“总之薛宝璋就是我心头的一根刺,我还没有原谅你,自然不许你与我一块儿睡。说起来,你为啥要把我抱到绣墩上站着?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极淡:“你太矮,与你说话时一直低着头,脖子难受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:“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后,守在外面的拂衣和添香,陡然听到一声愤怒大喊:

    “君天澜,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屋檐边缘的积雪,霎时抖了些下来。

    屋子里,君天澜正要设法哄她高兴,紧掩的窗户忽然被打开。

    连澈携着风雪落在屋子里,就跟进自家门一样随意。

    他背着两人,慢条斯理地掩上窗,“丞相怕姐姐在这里受人欺负,因此叫我来看看姐姐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眯了眯眼,不动声色地坐到床榻上,俨然一派男主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连澈对他视而不见,转身望向沈妙言:“对了,再过几日,张御史要和魏世子订亲,会在京城举办订亲宴,姐姐可要过去瞧瞧?”

    张御史正是张晚梨。

    沈妙言惊喜:“果真是要订亲了?他们早该订亲的!”

    张晚梨和韩棠之的事儿她是知道的,只是,韩棠之始终不声不响,既不说喜欢,也不说求娶,晚梨不可能一直等他。

    女子最珍贵的,无非就是青春年华。

    连澈在太师椅上坐了,自个儿挽袖斟了杯茶,似是随口提起,“姐姐这里真暖和。对了,今夜可要弟弟留下?我会伺候好姐姐,就像在西南军营里的那晚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噎,下意识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床榻上,君天澜也仍旧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势,此时手持一卷书,仿佛看的入神。

    只是眉宇间,却清晰可见浮上了青灰色的怒意。

    她暗道这两个活祖宗碰面,这可真是糟糕了!

    说起来西南那晚,她醉得厉害,自个儿也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丧心病狂地睡了连澈,但醒来时,连澈的确是在她床上没错……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她纠结地转向翻着书卷的君天澜,张张嘴不知该如何解释,又茫然转向低头品茶的连澈,“那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似乎都很专心致志地做着自己的事儿,可偏偏,屋子里落针可闻,气氛诡异至极。

    她弱弱举起小手,“外面天气好像,好像还不错,我,我去晒晒太阳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做贼一般,小心翼翼退出了寝屋。

    出来被冷风一吹,面对茫茫夜色,她忽然一愣,她是大魏女帝啊!

    她是手掌百万兵权的大魏女帝啊,她干嘛要怕那两个男人?!

    她正欲转回去讨个公道,指尖触及到厚实的棉布帘子,又莫名恐慌起来。

    总觉得那两个人,她谁也惹不起……

    她默默吐出一团白气,在拂衣和添香同情的眼神中,怂怂地溜去厢房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,君天澜与连澈同时抬头,盯向对方。

    连澈把玩着茶盏,莞尔一笑,眉梢眼角尽是羞涩:“让大周皇帝见笑了。那晚荒唐,都是姐姐主动,我实在是躲不过,才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薄唇勾起,炫耀,他这是在赤.裸.裸的炫耀!

    他强压下心头的杀意,面容一如平常冷峻,可眉宇间却多了几分温柔宠溺:“妙妙向来热情。朕与她多年未见,这几夜,小东西每晚都在榻上缠着朕,真是叫朕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连澈眼底掠过一抹狰狞,又很快掩去,淡笑道:“我怕是很快就要被封做皇夫了,届时与大周皇帝共同伺候姐姐,真是无上殊荣啊!”

    他生得清秀白净,桃花眼含着水光,左眼角下的朱砂痣平添妖娆,是个很容易令人产生好感的面相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