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57章 问情亭,问情,亦问心(1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可看在君天澜眼中,却分明是个不知廉耻的恶狼模样。

    他强压下阵阵往外翻涌的杀意,摩挲着指间的墨玉扳指,似笑非笑地换了话题:“今夜大雪,昭雍王还是早些回院落休息。天寒地滑的,若是路上摔死了,岂不是倒霉?”

    他刻意加重了“摔死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连澈挑了挑眉头,意味不明道: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。大周皇帝千里迢迢前来京城朝见,也请务必好好做客,莫要想着反客为主。”

    说罢,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反客为主?”君天澜瞳眸深谙,余光扫了眼床榻,鼻尖还萦绕着沈妙言身上残留的幽香。

    薄唇勾起,他低笑出声,“夜凉。”

    夜凉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寝屋中:“主子?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而另一边,魏化雨和鳐鳐早已回了自己的寝屋。

    魏化雨见鳐鳐捧着衣裳去屏风后沐浴,自个儿看了会儿书,又把好奇的目光投向梳妆台。

    他的小青梅是越发爱美了,这上面瓶瓶罐罐放了许多东西,也不知道都是干啥用的。

    魏北的男儿生来潇洒,身上半分胭脂气也无,十分不解女子的那套护面东西、珠钗玩意儿的都是何物,又唤做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他看了一会儿,觉得那些瓶瓶罐罐煞是好看,于是三两步跃到梳妆台前,好奇地打开了一只密封瓷罐。

    雪白的瓷罐里,盛放的是艳红玉露,甫一打开,馥郁浓甜的玫瑰香霎时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魏化雨皱了皱鼻子,打了个喷嚏,把这玩意儿盖好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又拿起一只掌心大的瓷盒,打开来,里面盛放的是素白膏体,淡雅清甜,很是好闻。

    他抬眸想了想,好似常常看见鳐鳐拿这个东西涂脸,据她说好像是能让皮肤变好?

    他伸手就挖出两大坨膏体,撸起裤腿,径直抹到自己小腿上。

    一盒膏体,很快被他用光。

    鳐鳐洗完澡出来,欢欣地迈着小莲步走到梳妆台前坐下,刚朝自己那堆宝贝伸出手,小脸骤然变得惊恐。

    她颤颤拿起空荡荡的瓷盒,“魏……魏化雨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小少年捧着书看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个混账东西!你把我的九仙玉露膏弄到哪里去了?!”

    魏化雨放下书卷,撸起裤腿,“你不是说我腿糙嘛,我拿你那个抹一抹,兴许就不糙了。”

    鳐鳐盯着他的小腿看了半晌,忽而一笑,白牙森森。

    厢房里,沈妙言正拥着被衾坐在榻上,苦思冥想西南那晚究竟发生了啥。

    外面忽然响起叩门声:“姑姑。”

    她回过神,“小雨点?快进来。”

    魏化雨一瘸一拐地进了屋子,小脸上满是隐忍:“姑姑,我能和你一块儿睡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沈妙言说着,拍了拍身边的位置,“快上来,这屋子里没有地龙,冻人得紧。你腿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魏化雨为难地躲进被子里,“被兔子咬了一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下次逗兔子可得小心呀。”

    被褥里,魏化雨闷闷应了声是,小脸通红。

    他发誓,再也不碰小青梅的那些宝贝了!

    雪夜漫长。

    连澈从梨花院出来后,冒着风雪,径直往后院而去。

    刚踏进后院,身后的大门重重合上。

    无数黑衣暗卫,手持刀剑,从阴影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?”连澈笑得玩味儿,“君天澜居然这么看得起我,还给我准备了这般大礼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,右手缓缓按在了腰间长刀上。

    为首的夜凉面无表情,“主子有令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所有暗卫,同时朝连澈一拥而上。

    问情亭内,君天澜系着貂毛斗篷,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那处偏院火光冲天,正无声地进行着紧张的厮杀。

    背在身后的手,轻轻摩挲着墨玉扳指,他凤眸幽深,周身更是隐隐有杀气弥漫。

    那年,他看在妙妙的面子上,才放这厮离开。

    没想到,竟是放虎归山。

    云香楼的暗道消息,查不出这个男人的来历和底细,但这并没有关系,只要他死了,他就不会威胁到他和妙妙的幸福。

    然而连澈功夫极好,不过一刻钟的时间,他一手培养出的暗卫,竟有大半折损在他手中!

    君天澜深深吐出一口气,提刀,纵身跃下!

    厢房中,沈妙言剪短了灯芯,忽而竖起耳朵:“小雨点,你可有听见什么声音?”

    魏化雨小脸严肃,冷静道:“是厮杀声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动作极快地穿上外裳,“我出去瞧瞧,你在这儿,不许出门!”

    说罢,飞快离开。

    魏化雨拿起自己外裳套上,姑姑总是把他当成小孩子,可他是个男子汉,若有大难,也该他挡在前面,保护姑姑和鳐鳐才对。

    他想着,快速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循着声音,很快找到了那处偏院。

    灯火如游龙,雪地里横七竖八躺着十几具尸体,身着墨衣的高大男人,正与着红色劲装的男人在半空中相斗。

    双刀摩擦而过,散发出明亮的火星子,照亮了两人冷漠的眉眼。

    那副宛如吃人的表情,好似对方是自己的仇寇般,一派定要不死不休的架势。

    沈妙言气得跺脚,“好端端的,怎么闹成这样?!你俩住手,听见没有?!”

    两人谁都不理睬她,像是两头被侵占了领地的雄师,怒气冲冲地从偏院凌空而上,一路打到问情亭顶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把拉住夜凉的衣袖,“他们这是在打什么?”

    夜凉声音幽幽:“小舅子挖了姐夫的墙角,姐夫能不动怒吗?皇后娘娘,这事儿您就别操心了,我家主子自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安排?安排就是在院子里埋伏这么多人杀他?!”沈妙言不悦地扫了一圈剩下的十几名暗卫,“见你们杀不了他,所以干脆亲自动手?”

    夜凉不语。

    大雪纷飞,夜如泼墨。

    魏化雨仰头望着那两人,他们的刀法皆是极致绝妙,有太多值得他学习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看了会儿,眼见着连澈出于下风,于是拉了拉沈妙言的袖管,“姑姑,沈舅舅要输了。”

    雪光中,君天澜的长刀,直逼向连澈的脖颈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