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4章 此物最相思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她原是恐慌得要命,忽而灵机一动,用广袖掩住半张脸儿,探出一双湿漉水眸,捏着鼻子,嗲声道:“顾相爷认错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祁云噗嗤一声,笑了。

    顾钦原脸色铁青,“你给本相滚下来!”

    谢陶被他吓得泪兮兮,红着眼圈,小心翼翼地下了楼。

    越靠近顾钦原,浑身就越是抖得厉害。

    顾钦原一把将她拉到身边,仰头冷笑:“张祁云,本相带来的兵马,足以杀了这里所有人。把张晚梨交出来,本相这就撤兵。”

    他对张晚梨早就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年纪轻轻,却已位至大魏御史。

    若是稍加琢磨,其前程不可限量。

    这般人才,该想办法挖到大周,为表兄效力才是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利用棠之对她的感情,设计了这么一出局。

    “啧,顾相可是要图穷而匕见了?可惜,本相早就算到你会如此,所以本相不怕你。”张祁云冷笑,骨扇一摇,醉香楼外立即出现五百精兵,把顾钦原的人马包围在内。

    顾钦原冷笑,“本相亦早就算到你会如此,所以本相在外围还埋伏了一千精兵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又有大周的禁军涌出来,团团包围住张祁云的人手。

    张祁云再度冷笑,“可惜,本相亦早就料到你会如此,本相还有两千兵马,已经封锁了这条长街!”

    顾钦原冷笑:“本相也早就算到你会如此,所以本相还有——”

    在围观的吃瓜群众们震惊的目光中,忽有一柄雪亮的细长钢刀,猛地从半空呼啸而下!

    那钢刀笔直插进地面,刀身带着夺人心魄的余音,震了几震!

    顾钦原望向上方,韩棠之立在扶栏上,眉宇之间都是戾气,“都给我住口!”

    连澈与他打成平手,缓缓落在对面扶栏上。

    醉香楼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韩棠之从栏杆踏到二楼,充血的双眸望向身着新衣、立在不远处的张晚梨。

    魏思城坐在轮椅上,把玩着一只玉盏,同样在看张晚梨。

    两人面前的圆桌上,搁着两只红漆木盒,里头盛着他们二人各自的庚帖。

    龙凤庚帖封面,一张用金粉书就“恭候金诺”,一张则写着“仰遵玉言”。

    张晚梨在所有人的目光中,负着手坦然而立。

    那份气度风华,让她仅仅只是清秀的面庞,意外变得动人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一种由内到外散发出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她低垂眼帘,合上面前红木漆盒的盖子,在两个男人灼热的视线中,缓缓道:“韩大人来晚了一步。庚帖,已经交换过了。我张晚梨是守信之人,既然答应了魏世子的求婚,就绝不会反悔。”

    漆黑睫毛,遮掩住了眼底的神伤。

    要怪,只怪他来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要怪,只怪他这么多年,从不曾主动提一句他喜欢她。

    只要他说出口了,哪怕要她等上地老天荒,也是使得的。

    韩棠之手中的钢刃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他弯腰,慢慢把钢刃拾起,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张晚梨余光注视着他的背影,却觉手掌一热。

    她低头,魏思城的大掌轻轻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却有眼泪滴落在手背。

    魏思城松开手,神色与平常无意。

    可眼底,却半分喜意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个倔强多才的女人,拒绝韩棠之的借口,是守信,而非她喜欢他魏思城。

    她心中,分明忘不掉韩棠之……

    顾钦原望向大步离去的韩棠之,心中莫名涌出愧疚。

    若非他怂恿,兴许棠之也不会在大庭广众面前如此丢脸吧?

    他抬手,示意所有围兵都退下。

    长街的兵也全部撤了,街道重新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谢陶被顾钦原紧紧箍着手腕,心中忐忑,走路时小身子还在不停地抖。

    顾钦原冷冷瞥向她:“冷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冷的……”谢陶紧忙摇头。

    顾钦原收回视线,松开她的手,大步往皇宫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他腿长,谢陶费劲儿地跟在他身后,一双圆圆的眼睛还不忘好奇地打量四周的街景。

    谁知道,却被她看见几个偷偷摸摸躲开巡街禁军,顶着竹筐猥.琐前进的小萌宝!

    鳐鳐与她最亲近,看见她发现了他们,紧忙打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顾钦原没听见她跟上来的脚步声,皱眉回头望向她。

    谢陶心肝儿都要吓出来了,紧忙指着他背后的摊子大叫:“哇哇哇,那个好好看!钦原哥哥你快看快看!”

    顾钦原嫌弃地望了眼她略带疯癫的小模样,才转身望向那个摊子。

    摊子上,摆着琳琅满目的素银首饰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径直落在角落一只素银蝴蝶发簪上。

    蝴蝶造型倒是没什么稀奇的,只是蝴蝶翅膀上还嵌着两粒圆滚滚的红豆,看上去颇为讨喜。

    他把那根银簪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谢陶一边回头顾望着几个敏捷跑走的小萌宝,一边往前走,却一头撞到了顾钦原后背上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额头,望向顾钦原手中拿着的东西,小脸上全是欢喜:“钦原哥哥,你要送我发簪嘛?”

    顾钦原一怔。

    红豆生南国,春来发几枝。

    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

    红豆是相思之物,他原是想带回镐京,送给昭儿的……

    “钦原哥哥,这支发簪真好看……”谢陶却越看越喜欢,凑上来,圆眼睛里都是欢喜与期待,巴巴儿地仰头望向男人,“钦原哥哥,你是不是知道我生辰快到了,所以想送我这个?”

    对上她那双纯净湿漉的水眸,顾钦原忽而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半晌后,他沉默着将那红豆发簪插到她的发鬓间。

    卖发簪的老婆婆笑容温暖,“公子真有眼光,待夫人很好呢!愿夫人与公子恩恩爱爱,白头到老!”

    谢陶心中甜蜜,欢喜地谢过了老婆婆。

    而顾钦原却面无表情,只抬步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谢陶摸了摸发鬓间的红豆,娃娃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,小跑着跟上他,亲亲热热地挽上他的手臂,“钦原哥哥,你待我真好!我好欢喜你!我要一辈子与你在一起!”

    她是天生的忘忧之人,谢昭带来的烦恼早被她忘在脑后。

    她眼中看到的,心中想到的,唯有身边的夫君。

    夫君这么多年来,从未送过她什么礼物。

    今日忽然送了她一柄红豆发簪,在她眼里,就是极好的事。

    而顾钦原下意识地想抽回手臂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嗷,谢谢今天打赏菜菜的七位小天使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