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69章 笑起来近乎慈祥的君天澜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花思慕跟在后面,双手筒在窄袖筒里,小老头似的弓着个背,凶巴巴盯着魏化雨的背影。

    盯了会儿子,他拿胳膊肘捅捅君念语,老神在在道:“太子殿下,这家伙把你的风头都给抢光了……”

    君念语淡淡瞥了他一眼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花思慕自讨个没趣,吐舌头“略略略”了下,鼓着腮帮子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几个萌宝顺着乡间土路,一路找过来,隔着木栅栏,看见里面的情景,顿时惊讶地张圆了小嘴。

    此时沈妙言仍然穿着她那件膨胀胀的大花棉袄,脑袋上还裹着块厚实围巾,双手托腮坐在梅花树下,眉眼都笑弯了。

    而那位一向冷漠威严的大周皇帝,居然在菜地中,握着把菜刀,正弯腰割一棵圆白菜!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他的脸上,居然还浮着慈祥的笑容!

    对,他们几乎从没看过君天澜笑,如今他笑起来,在几个萌宝眼里,诡异得近乎慈祥!

    花思慕连忙揉揉眼睛:“我一定是在做梦!”

    君念语已经迅速奔进去,“爹爹,娘亲!”

    白嫩小脸上满是欢喜。

    他记得从懂事起,父皇就常常给他描述这座小城。

    从很小的时候起,他的脑海中就有这么一幅画面:

    一座木屋人家,几厢碧绿菜地,后门是一条清澈溪流,门前植着几株花树,更远的地方,是不见边际的棉花田,和连绵起伏的群山。

    他们一家三口,就幸福地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扑进沈妙言怀里,漆黑凤眸里是掩不住的欢喜。

    这是距离他梦境,最近的地方!

    虽然……

    他从沈妙言怀中悄悄偏过头,余光扫了眼那几个傻愣着的萌宝,虽然,多了几个碍事的人……

    他摇摇头,嗅着沈妙言身上的甜香,一颗心几乎要轻快欢盈地飞上天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眼底满是震惊,“你们怎么来了?!”

    她记得,这几个小家伙该好好呆在京城皇宫里才对啊!

    君念语的情绪渐渐平静,羞着脸儿从她怀里出来,自觉刚刚失态,躲到梅花树后不说话。

    这副萌态,简直让沈妙言的心快要萌化了,把他扯出来抱在怀里,望向最懂事的魏化雨,“小雨点,你们自己找来的?”

    魏化雨点点头,“是的,姑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再度好奇,“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儿?”

    君念语望了眼自己老爹,自觉这是个帮他的好机会,于是仰着小脸认真道:“父皇常常与我说起娘亲的喜好,父皇说,娘亲喜欢棉城,若将来有机会,一定再带娘亲来棉城小住。所以我才猜测,你们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眨了眨眼,望向君天澜,却见他不自然地咳嗽了声,将脸别过去。

    而鳐鳐看见自己娘亲抱着君念语,有点儿羡慕,也奔过去抱住沈妙言,声音软糯:“娘亲,鳐鳐也要亲亲抱抱!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容温柔,把她抱到她身边,在她嫩滑滑的脸蛋上重重嘬了一口,“路上可发生什么好玩的事儿了?说与娘亲听听?”

    “有好多呢!”鳐鳐睁着同她一般的湿漉圆眸,兴致勃勃地准备开讲。

    谁知旁边的君念语,却忽然重重推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鳐鳐没稳住,一个趔趄跌坐在地。

    她穿的不厚,地上又恰好有块凸出来的尖锐石头。

    那石头划破了她的裙子,连小腿都给划伤了。

    殷红血液顺着粉色小裙子晕染开来,她呆呆望着,下一瞬,陡然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沈妙言惊了惊,急忙要去扶她,却被君念语扯住衣袖。

    她回过头,只见君念语小脸涨得通红,死死扯着她的衣袖,不让她走。

    漆黑的凤眸里,全是和君天澜一般的霸道。

    地上的鳐鳐还在哭,魏化雨尚未来得及过去抱她,君天澜已经先一步把她抱起来。

    小小的粉嫩团子坐在爹爹结实的臂弯上,一边哭一边指着君念语:“爹爹,他是坏哥哥!”

    君念语咬着唇瓣,憋着一口气,怒道:“你都霸占了娘亲那么久,凭什么现在还要来与我抢?!”

    他被君天澜一手带到大,比同龄人都要懂事。

    可是,沈妙言是他的逆鳞,谁也触碰不得。

    “哇——!!”

    鳐鳐透过泪眼望见他凶狠的模样,吓得紧忙搂住君天澜的脖颈,哭得越发厉害。

    沈妙言手足无措,还是君天澜严厉道:“给你妹妹道歉!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君念语躲到娘亲身后,小脸倔强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手抱着鳐鳐,一手就提起挂在外墙上的鞭子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君念语一看他拿鞭子,立即死死抱住沈妙言手臂,也跟着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小院子里闹得人仰马翻,直到天色彻底暗了下来,才算是结束。

    晚膳是君天澜亲自煮的,鳐鳐和念念一左一右坐在沈妙言身边,彼此脸上还挂着通红泪痕,如死对头般,连眼神都不给对方一个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两个,君天澜与魏化雨又是死对头,君天澜把甜饼夹到鳐鳐碗里,又被魏化雨给夹出来,如此反复,弄得君天澜差点当场摔筷子。

    而花思慕同样看魏化雨不顺眼,于是这顿晚膳里,吃的安心的,只有沈妙言与魏千金两个人。

    因为在座的人里,大部分都有魏国皇族血统,所以食量着实惊人。

    君天澜前前后后煮了好几锅饭,眼见着这群大魏皇族个个儿捧着汤盆吃饭,把米缸里的米粮给吃了个精光还不够,还嚷嚷着要吃烤番薯。

    他望向被萌宝们包围着,笑得甜兮兮的姑娘,沉默片刻,还是抬步乖乖去厨房给他们烤番薯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君天澜天还未亮就从集市上重新买了米面,给他们煮地瓜粥喝,煎甜烙饼吃。

    沈妙言原本打算吃完后带几个小家伙却棉城里逛一逛,夜凛忽然匆匆过来,附在君天澜耳畔一阵低语。

    他鲜少会打搅他们的生活,如今出现,必然是京城里出了大事。

    几个小孩儿也察觉到了,纷纷茫然望向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摩挲着指间的墨玉扳指,抬手示意夜凛退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给他盛了碗粥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君舒影快要抵达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明天回京城见花美男和小花美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