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74章 没办法哄好的小家伙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否则,仿佛显得她这个娘亲很多余……

    而幕昔年抱着新衣服,在宫婢的引领下,穿过御花园,往东面的文华宫而去。

    小小的人儿极爱干净,怕弄脏鞋袍,宁愿多绕些路从游廊走,也不愿从外面的大理石小径上抄近路。

    君念语等人,则一直暗戳戳跟在他后面。

    幕昔年拐过廊角时,忽然顿步。

    领路的两名宫女不解地转过身,就看见他小脸清寒,绣花宽袖如风般抚过廊外草木。

    五根矮松柏的针叶,从宽袖下射出,笔直掠向君念语等人!

    魏化雨瞳眸一动,抽出腰间弯刀,在昏暗的琉璃灯光影下,用刀身准确地把针叶全部挡下!

    幕昔年转过身,双目幽幽地盯着他们:“跟着本宫,作甚?”

    鳐鳐在国宴上时,就看见他与自己生得有**分相像,知晓他是自己的同胞哥哥,因此觉得十分亲近。

    她欢喜地奔过去,想要抱他:“哥哥,我是鳐鳐啊!娘亲说,我只比你晚出生半刻钟!”

    幕昔年侧转过身,鳐鳐抱了个空,差点儿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冷冷盯着鳐鳐,“男女授受不亲,姑娘请自重!”

    鳐鳐震惊:“男女啥?!”

    花思慕震怒:“卧槽,这人有病吧?!”

    君念语沉默:“……”

    魏化雨挑眉: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魏千金茫然:“呃,今晚的甜饼好好吃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哥哥,你在胡说什么呀!”鳐鳐从地上爬起来,不大敢靠近幕昔年,小心翼翼指了指他抱着的衣裳,“你瞧,你这套衣裳,娘亲也给我做过一套同样颜色的呢!”

    廊外飘了细雪。

    北风吹来,把细雪全都吹到了廊中,落在鳐鳐脸上,冻得她忍不住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幕昔年从小就生活在比这里冷上数倍的地方,即便身着薄薄锦袍,即便细雪吹进了他的脖子里,他也仍旧不觉得冷,全然是面无表情的淡漠。

    他就如这场细雪般,毫无感情地望了眼鳐鳐,继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鳐鳐莫名其妙,“喂,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?难道你不喜欢我吗?你不喜欢娘亲吗?”

    “从未相处过,谈何喜欢?”幕昔年声音清冷,脚步压根儿未停。

    鳐鳐遗憾地望着他离开,谁知却有个身影忽然从她身边呼啸经过,径直扑到幕昔年背后,把他摁在地上,朝着他的脸蛋就是狠狠一拳!

    君念语小脸发狠:“不许你不喜欢娘亲!”

    他的娘亲是世上最好的娘亲,这个家伙,怎么敢不喜欢?!

    幕昔年看清骑在他身上的人,狠狠皱起眉,把怀里抱着的新衣裳扔到旁边,转手与他扭打在一块儿!

    这些年,北幕与大周倒也算和睦。

    两国皇帝是同父异母的兄弟,所以偶尔会在边境举办国宴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跟着彼此的父亲,算是见过好几次。

    君天澜也曾生过把幕昔年带回镐京的心思,只是小家伙却不肯答应,非得跟着君舒影。

    他试了几次都没办法哄好小家伙,只得放弃。

    如今君念语与幕昔年滚在地上大战,吓坏了几个宫婢,想要上前拉架,可两人打斗得好生厉害!

    虽然小小年纪,却因为身怀两国皇族血脉而天赋异禀,破坏力之强大,生生弄塌了一根廊柱!

    鳐鳐慌得团团转,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,转头求救地望向魏化雨,对方抬起靴子踩在扶栏上,正饶有兴味儿地观战,半点儿上前拉架的心思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又望向花思慕,花思慕撸起袖子,大步冲进尘埃飞扬的战斗圈:“小公主放心,我定然把他们两人分开!”

    他一头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尘埃太浓,鳐鳐看不清里面的战况,只听得花思慕惊叫了声:“哎哟哪个不长眼的打我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里面的打斗声更加激烈,显然花思慕也掺和进去了!

    她咽了口口水,鼓起勇气,仗着自己也曾练过几天拳,叫了声“别打了”,无所畏惧地冲了进去!

    从战斗圈中飞出一块断木头,径直把魏千金捧着的甜饼打落在地。

    白胖胖的小姑娘呆呆望了眼地上的甜饼,捂脸嚎了声,也掺和进去,大打出手!

    几名宫婢早吓得跌坐在不远处,这些小家伙,真的只有点点大吗?!

    魏化雨终于皱了皱小脸,淡淡道:“退下。”

    宫婢们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魏化雨把脚从扶栏上放下,一边从容不迫地往尘埃四扬的战斗圈走,一边缓声道:“若是不走,等会儿本宫也保不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宫婢们浑身抖如筛糠,这些太子公主们打成这样,若是被皇上他们知晓,挨板子都是轻的!

    如今见这魏太子发了话,她们犹豫片刻,便纷纷行了个礼,快速退下。

    魏化雨站在战斗圈外,漆黑双眸盯着里面,伸手那么一捞。

    浑身衣裳都被扯破了的鳐鳐,就这么被他捞金鱼似的给捞了出来,气喘吁吁,发髻散乱,珠钗首饰都不知丢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她眼圈通红,抬手指着战斗圈,跺脚道:“太子哥哥,快,快把千金也捞出来!”

    魏化雨让她退后,自个儿拔出腰间弯刀,潇洒掷进战斗圈中。

    原还在打斗的众人,被那刀光吓到,纷纷退了开。

    弯刀笔直插进青砖铺就的地面,半截刀身都嵌了进去!

    花思慕紧拉着君念语,念念双眼通红、面容发狠,一副还要冲过去继续打的架势。

    而隔着一柄弯刀的对面,魏千金则用小胖手死死抱着幕昔年的手臂。

    幕昔年白嫩面庞上浮着一层薄怒青气,冷声道:“小胖女,放开!”

    魏千金一愣,小,胖,女?!

    是在说她?!

    其他四人皆都一愣。

    鳐鳐默默抬手,捂住眼睛。

    幕昔年全身心的注意力,都还在对面君念语身上。

    冷不防,魏千金突然大喊了声“走你”,竟生生把幕昔年扛起来,直接把他给丢到外面池塘里喂鱼了!

    鳐鳐从指缝中悄悄望过去,幕昔年正满脸茫然地在水中沉浮,全然不知道自己哪儿做错了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,千金最讨厌别人说她胖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回宫睡觉了。”魏化雨牵起她的小手,抬步往长廊一端而去。

    五人很快离去。

    幕昔年茫然地爬上岸,抖了抖湿透的锦袍,望向打斗前被他扔到角落的新衣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